《「大」人物》:電影太「透」,難免失了趣味

原標題:《「大」人物》:電影太「透」,難免失了趣味

前不久,原定於和2018年度熱門影片《水行俠》同期上映的國產電影《「大」人物》突然宣布延後,於2019才與觀眾見面。年末票房市場向來廝殺慘烈,《「大」人物》延檔的用意不言自明。

    

延檔策略卓有成效:這部翻拍自韓國電影《老手》的作品,在同期大銀幕沒有強悍對手的情況下,豆瓣評分達6.8,以國產電影平時的及格線來看算是成功了。

    

作為2015年度韓國國內票房冠軍,《老手》是韓國電影工業高度成熟的典型例證:導演柳昇完精於故事和影像,以「小警察惡鬥財閥公子哥」的正邪二元對立故事為「骨」,適當加入黑幫打鬥、職場情誼、官商勾結等橋段做「肉」,再輔以韓影獨特的快速鏡頭與凌厲分鏡,讓黃晸玟、劉亞仁兩位主角和柳海鎮、吳達洙一眾黃金配角的演技得以最大程度地發揮。

    

《「大」人物》整體的故事脈絡照搬了《老手》,兩部電影在某些橋段的推進與銜接上甚至可以精確比照到分鐘級別。有前作純熟的劇情設計珠玉在前,該片完成度較高且沒有重要缺陷,並不讓人意外。但此次翻拍最多也只能稱作無功無過,且細究起來,電影本身在本土化和人物塑造等方面仍有不足。

《「大」人物》海報。圖源網路

    

用力過猛的本土化改編

    

和許多求同存異的翻拍作品一樣,《「大」人物》也對一些情節做了本土化改編。例如推動二元矛盾激化的重要情節,《老手》中是警察好友因討薪而被財閥羞辱,《「大」人物》則設定成警察好友因拆遷被克扣租金才與富二代碰面。在這個全民關心「房市」的年代,拆遷橋段顯然比討薪戲份更能引發共鳴。除此之外,《「大」人物》也加入了「學區房搖號」、「警民聯歡晚會」等特色橋段,令不少觀眾在電影院會心一笑。

    

另一個有較大差異的本土化改動,在於兩部影片對於「官商勾結」本質的描述。《「大」人物》規避了在韓國是全民共識、在國內卻缺乏社會認同基礎的「財閥問題」,將這部分視角更多地轉移到了反腐以及對警察天職的堅守等線索上,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這些合理、機敏而又意味深長的改編,能夠看出劇組頗為用心,但其中最明顯的問題在於,本土化的部分有些「用力過猛」,以至於流露出了某種反客為主,甚至欲蓋彌彰的味道。

韓國電影《老手》海報。圖源網路

    

例如《老手》中,警察朋友的絕望不僅僅是因為討薪而被富人羞辱,更來自於社會底層民眾長久面對艱難世道所累積起來的酸楚苦痛,《「大」人物》因為過於突出強拆的無理與暴力,讓觀眾認為警察朋友是因房屋遭拆一時腦熱才走上悲劇道路,反而失掉了某種意蘊。

    

再如兩部影片所表現出的重要精神內核——對於正義的信念,《老手》中的表現是沉默卻有力的:警察雖然吊兒郎當,從未說過大道理,但內心始終堅定,即使前路艱難迂回也毫不畏懼。而《「大」人物》中借上司之口大聲疾呼警察的神聖職責,話說得太滿太透,不免乏味。

    

層次感欠缺的人物塑造

    

除了橋段「透」,《「大」人物》在人物塑造方面則更是毫無複雜度,「透」到讓人一眼望過去便知,警察一方是正義鋤奸甘灑熱血的好,富二代一方是無惡不作一黑到底的壞,缺乏複雜性與層次感。

    

作為在社會上摸爬滾打數十年的老警察,演技純熟的王千源對於「外顯江湖氣息,內守赤子之心」的整體處理基本到位。問題不在他,在於警察角色自始至終的「偉光正」設定:從最初有求於富二代,到執著追尋真相,再到最後暴打惡人發泄,其中還夾雜著送禮行賄、綁架親人等軟硬兼施的戲份,情節如此曲折,人物心態本應是遞進著變化的,但我們絲毫看不到警察哪怕流露出一絲絲的掙扎與震動。

王千源飾演的警察。圖源網路

    

相比之下,《老手》中由黃晸玟出演的警察一角,其核心競爭力就在於「嬉皮笑臉的社會性外表下突然迸發出的劇烈而正經的真情」,這是非常高級的反差感,讓人物自身的矛盾性更激烈,也更有張力。

    

該片最大的敗筆人物是包貝爾飾演的富二代。「看一壞到底的包貝爾如何被暴打」甚至成為了該片前期的行銷話題,連片方都已經把這個角色定義為「一壞到底」了,觀眾也只能攤手看包貝爾在銀幕前的生硬演技。

包貝爾飾演的富二代。圖源網路

    

《老手》中的財閥三世由當時剛踏上事業正道、現已成為韓國頂級青年演員的劉亞仁出演。這是一個自私陰鷙、有嚴重心理問題的人物,透過劉亞仁扭曲的眉毛、抽搐的嘴角和令人不寒而栗的冷笑,觀眾會下意識探尋財閥三代背後的悲劇性人生,繼而對人物的複雜甚至世間的無常有進一步認知。反觀《「大」人物》里的包貝爾,像一個因為家長無法給自己買糖吃而大哭大鬧的滑稽小孩,不僅沒有任何層次感,反而壞得異常膚淺。

    

《「大」人物》從整體上來看,是典型的「體現派」作品,它想表達的道理,都向觀眾實實在在地挑明了;敞亮通透,沒有絲毫猶疑,也就沒有令人回味與咀嚼的空間。但電影始終是一門藝術,調動的是觀眾的潛意識,傳達的是微妙的共感,太「透」,難免失了趣味。

    

□沈持盈(影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張彥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