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相劉羅鍋》的劉墉是個假宰相,他父親劉統勛才是真宰相


在民間,劉墉劉羅鍋可以說家喻戶曉。再加上電視劇《宰相劉羅鍋》的渲染,劉墉想不出名都難。不過,在真實的歷史里,劉墉的父親劉統勛名氣要比劉墉大多了。

咱們的問題是:劉統勛和劉墉這爺倆,誰的官場地位更高?

劉統勛生於康熙三十八年(1698年),雍正二年的進士(1724年),時年27歲(虛歲),授翰林院庶吉士。這一點,劉墉和父親差不多。生於康熙五十八年(1719)的劉墉,在32歲時參加會試、殿試,中了進士,也授翰林院庶吉士。

不過,劉墉參加考試的身份是恩蔭舉人,也就是說,劉墉是靠著父親劉統勛的關係才獲得的考試機會。當然,憑劉墉的才華硬考,也能中進士。只是有這個便利,為什麼不用?真要憑能力硬考,不是得罪了一大批要靠恩蔭考試進入官場的二代了嗎?

劉統勛雖也是官宦之家出身,父親是劉棨曾任四川布政使,但劉統勛考試並沒有籍父之名。進入仕途的比較,劉統勛略勝一籌,而劉墉顯然是吃了虧的。

劉統勛進入仕途後不久,就獲得一個重要職位——南書房行走。這個官沒有品級,卻可以入值權力中樞的南書房(不是電視劇里經常出現的上書房),在皇帝面前成天晃悠。能入值南書房,對士大夫來說絕對是巨大榮譽。之後,劉統勛任上書房行走,也就是皇子們的老師(上書房總師傅的副手)。而雍正在三阿哥弘時出事後,只有兩個兒子——四阿哥弘歷、五阿哥弘晝(不算被稱為圓明園阿哥的幼子弘瞻,生於1733年)。

劉統勛和四阿哥弘歷關係很好,弘歷即位後,就升劉統勛為內閣學士。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劉統勛是皇帝的紅人,出將入相是早晚的事。尤其是乾隆六年,1739年,劉統勛彈劾宰相張廷玉,以及尚書訥親。乾隆帝早就想拿掉張廷玉,訥親不過是陪綁。劉統勛心甘情願給乾隆帝當槍使,乾隆帝也不會虧他,讓劉統勛在朝中風光了一回。

劉墉入仕後,沒有在朝中任職,而是去安徽和江蘇兩省任學政。學政的社會地位很高,管一省的教育以及考試,尊稱為學台。不過,學政沒有什麼實際權力,典型的清水衙門。

乾隆帝在劉墉兩任學政時都鼓勵過劉墉好好幹,寫詩相贈,但這都是看劉統勛的面子。乾隆帝不過是把劉墉當成煽情的道具,讓劉統勛死心塌地為自己賣命。

劉墉出任有實權的地方官,是在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34歲的劉墉出任從四品的山西太原知府。七年後,41歲的劉墉任江寧(南京)知府。江寧是兩江總督駐地,又是江南財賦上繳朝廷的集中運轉地,實際上是升了官。劉墉出任省級職位,是1772年出任陜西按察使,相當於省里管司法系統的一把手。

父親劉統勛出任省部級官員是在乾隆十一年,1746年。49歲的劉統勛出任漕運總督,管著朝廷錢糧命脈的河道,手上有軍隊。在出任漕運總督前,劉統勛就已是從一品的都察院左都禦史了。

劉統勛在57歲時任太子太傅,一個月後出任陜甘總督。1758年,劉統勛在升任吏部尚書的同時,還獲得一個兒子劉墉沒有得到的待遇——紫禁城內騎馬。

更牛的是,1763年,劉統勛出任上書房總師傅,管著乾隆帝的那些皇阿哥們。彼時,乾隆帝還沒有決定由哪個阿哥繼承皇位,嘉慶帝在這年只有4歲。這些阿哥不管誰當皇帝,都要尊稱劉統勛為師傅。劉墉也在乾隆朝後期當過上書房的總師傅,不過,乾隆早就內定十五阿哥永琰為繼承人,後期的上書房總師傅明顯沒有前期重要。到了1789年,劉墉這個上書房總師傅也被乾隆帝拿掉了。

要論地方上的職務,劉墉略高一些,因為他當過八大總督之首的直隸總督,劉統勛沒當過。但要論京官,劉墉遜其父多矣。

在清朝當宰相,必須要入軍機處。劉統勛是在乾隆十七年(1752年)入值軍機,當時排最後一名,地位不高。但隨後,劉統勛在軍機處的排名不斷靠前,1753年第四(漢臣第一),1755年第三(漢臣第一),1757年到1770年,劉統勛始終是漢臣第一,總排名前三之內。滿臣之首的尹繼善在1771年四月病死後,漢臣第一的劉統勛成為首席軍機大臣,這是非常難得的。劉統勛當了兩年半的軍機首席軍機大臣,是名副其實的真宰相,1773年底去世。

劉墉在民間是宰相,在歷史上卻沒入過軍機處。雖然劉墉也當過正一品的體仁閣大學士,可入不了軍機處,就不是真宰相。就像唐末五代宋時,只有加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的銜才是真宰相,否則職務再高也只是個權力花瓶。尤其是劉墉這個大學士,還是嘉慶帝即位後第二年給的,此時的劉墉已79歲了,還被嘉慶帝臭罵一通,說劉墉幹事不認真。

劉統勛在去世前成為首席軍機大臣,有乾隆帝獎賞他一生勤於王事的因素。但劉墉到晚年卻沒有這樣的待遇,可見劉墉的級別是不如父親的。

還有一點,劉統勛死後的謚號是文正,這是文臣中最高榮譽。清朝無數文官中,只有八個人獲謚文正,劉統勛就是八人之一。劉墉的謚號是文清,雖也不差,但和文正是沒法比的。

綜論:劉統勛是真宰相,劉墉是假宰相,劉統勛的官要遠大於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