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喜劇之王》:我所能想像的美好的周星馳都在這里!

「如果要叫跑龍套的,能不能不要在前面加一個【死】字?」

時間穿梭回1999年,那個叫尹天仇的少年,用他永不磨滅的熱忱,對著鏡頭如是說。

關於《喜劇之王》,對我最大的觸動,不只是”追夢」的執著,更是道出了對演員這份職業的尊重。

疾風

陳百強 – 傾訴

20年後,周星馳轉為幕後,將《新喜劇之王》搬上大螢幕。

《新喜劇之王》預告,全是「小人物」

這一次,他想告訴大眾,「喜劇之王」雖是王,卻有著每一個普通人的面孔。

不只是尹天仇一個人,也是你,也是我。

故事的主線從新晉「星女郎」鄂靖文飾演的「龍套王」如夢,

與王寶強扮演的過氣男藝人馬可,兩個角度切入。

一星一素,一個曾經光芒萬丈,現今落得七八年沒戲拍,一個活過30年還是每天只有一盒盒飯度日,「豎店影視城」成為了他們二人命運的交叉口。

顧名思義,這個「豎店影視城」就是對應現實中的「橫店影視城」,每天千百名懷揣著演員夢的普通人匯聚於此,他們可能參演了上百部影視作品,但要想在鏡頭里找到他們卻比「大家來找碴」還難。

「導演,這個角色有沒有正臉?」、

「我可以不要錢,只管飯!」……

我們看金像獎、金馬獎、奧斯卡,那些我們脫口而出的、鼎鼎大名的演員的名字,讓我們看到摧殘星辰,卻不清楚,在他們的背後,究竟還有多少被命運碾壓的小火苗拼命地發著光。

如夢是個傻姑娘,已經30多歲了,整天不務正業,混跡在影視城,有時候為了能夠有機會出演一個角色,甚至會主動放棄掉報酬,只求留一份盒飯就夠。

馬可是個還活在十年前、不願承認自己已經過氣的「大牌」男演員。好不容易接到一份飾演「白雪公主」的活,卻沒有用心去演,不僅不肯聽導演的指導,相反得還勸說導演「差不多就得了」。

這樣敷衍了事的態度不僅沒能把片子徹底拍完,還加劇了他把自己當一回事的惡劣態度。

身邊那個不斷叫囂著「大家注意了!馬老師來了,大家快滾開!」的女助理,似乎就是在諷刺當下某種不良好的娛樂圈風氣。

兩位各有所命的演員「撞」在了一起。

導演為了讓馬可表演出真正「驚嚇」的表情,安排如夢飾演一位女鬼去捉弄馬可,馬可當場被嚇得尿了褲子。

這下可好,「我不是尿神」短視頻被瘋傳於互聯網,馬可的事業就這樣稀里糊塗得迎來了第二春。

而那個讓他嚇得屁股尿流的女演員如夢,卻一而再再而三得遭遇到人生低谷。

沒有劇組願意用他、閨蜜在星探挖掘成為了明星、父母的強烈反對、男友原來是個職業騙錢的……

直到她遇到仰慕的大導演親口告訴她:「你一輩子都不會成功的!直到永遠!永遠就是直到宇宙毀滅!……」

可她還天真得反問:「那麼,宇宙毀滅之後呢?……」

末了。

在他人的譏笑聲中,如夢落寞地離去。

或許,她就是一條有夢想的鹹魚,可是就算有夢想,鹹魚還是鹹魚。

他人的說法真的那麼重要嗎?

周星馳不信命,馬可不信命,如夢,也請你不要信命!

「沒有什麼能打敗你,除了你自己!」

分分鐘需要你

林子祥 – 摩登土佬

「聽說周星馳的新片正在海選女主角,如夢,你一定要去試試!」

嘴上說著嫌棄女兒爛泥扶不上牆的爸媽,趕緊幫女兒買了機票。已經下定決心放棄演員夢,好好聽爸媽話的如夢,始終騙不過自己,她知道,自己是屬於「表演」的。

來到試鏡現場,一個個表演區域人才濟濟,每個人都使出了十萬分的精力。

但是能打動人的,不是技巧,而是真心。

在面試官前,如夢將自己毫無保留得展現了出來,打動了別人,也打動了自己,打動了周星馳。

這或許正是《新喜劇之王》篩選女主演的真實經歷?

我們不得而知,卻被這眼前傻里傻氣的姑娘感動,也被這一個個為了夢想死磕的普通人觸動。

「不需要光環和獎杯,你,就是自己的喜劇之王。」

已從星仔變為星爺的周星馳,時隔20年,通過《新喜劇之王》再和20年前的自己對照。

他從一位鬱鬱不得志,傻到天真的素人女孩;從一位自視甚高的過氣的明星;從一位因為興趣偶爾來影視城體驗「跑龍套」的千萬老板;從一位對鏡頭苛求無比的導演身上來重審自己的這20年。

這一個個不盡相同的臉孔,都譜寫出一個完整的周星馳,「小人物」或是「大佬」都在做著同一個電影夢,「努力,奮鬥」就是這些人的人生格言。

周星馳通過《新喜劇之王》與20年前的自己進行了一次時空互文。

電影中,有許多星迷們熟悉的「梗」。

比方預告片時就已經露出的「柳飄飄與尹天仇的我養你啊」、「表演痛感的大力踩腳」、「演一條死屍」,或是王寶強的「國產凌凌漆」的屠夫裝扮等等,都會讓喜歡星爺的影迷們在某一刻感到驚喜。

寶寶這身是不是似曾相似?

《新喜劇之王》是周星馳繼2004年《功夫》之後,再一次著點於「小人物」的作品。

這兩年,我們看到星爺入佛般的高處不勝寒的寂寞,不管是《西遊降魔篇》還是《美人魚》都是以大特效、大場面來成全他對於「超我表達」的追求。

這一次,周星馳回歸初心,從「跑龍套」的開始,找回當初踏入影視行業的那份熱忱。

最後,如夢站在領獎台上,回顧當初所遇到的艱難痛苦,大螢幕上回播的是她躲在主演背後仍不懈怠每一個角色的真摯。

我好像也透過時間的軌道,來到1982年,看到一種群星後面的那個星仔,雖然沒有特寫,但卻抑不住他的光芒。

和當初的星仔一樣,我在如夢清澈的眼神里,看到了對於演員的那份的執著,那份認真,那份尊重。

雖然《新喜劇之王》周星馳沒有親自上陣出演,但他在攝影機背後的教導、在一旁用心寫下這一個個普通的小人物的故事,他就是還是那個,我們最熟悉的周星馳。

關於美好與夢想,周星馳從來都沒有變過。

Å作者:三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