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之詠讚》如果他們能這樣選擇,結局也許不必一起殉情

文/葉秋臣

【韓劇 死之詠讚 5-6集劇評】

「你現在活著嗎?」

「沒有,但是在等待死亡,為了真正地活著。」

為了理想化的人生,金祐鎮和尹心惪選擇了攜手共赴死亡。

她是女高音,他是劇作家,他們像追求藝術一樣去追求靈魂的純淨,只有死亡才能終結這一切的污穢。

當他們真正成為了金水山和尹水仙之後,才是真正選擇了自己的人生。

對於他們而言,可能死亡真的是最好的結局。

最好的結局,也只能說是對他們兩個人最好的結局而已。

————————分割線————————

說完了單純講愛情的部分,如果你真的很愛這部劇又覺得沒什麼不合理的地方,請不要再往下看了。雖然劇終後大家幾乎清一色給了好評,但他們給的,僅僅是給了這份純粹的愛情而已。

其餘的,可能禁不起推敲和研究。

如果還想看純粹愛情的,可以去看正在更新的《男朋友》。裡面浪漫唯美的愛情也很好看,而且也沒有這部的壓抑感。

《死之詠讚》既然選擇將現實的這一角剝了出來,就是想引發討論的。一部劇不可能完全沒有缺點,任何作品都應受得了讚美,也禁得起批評才對。雖然只有6集,但葉秋臣每看兩集就會產生想法的更新。先是1-2集無法認同的「婚外情」,然後是3-4集時澄清「被安排」婚姻下的尚可接受,再到5-6集結局的其他思考。葉秋臣沒辦法單純對其讚美,因為我只認可李鐘碩的演技,對於故事本身和劇情設置並不能違心地褒獎。如果讓我來評分,不論是多少顆都是只給李鐘碩的,而不給這部劇的劇情本身。

原因如下。

1.原生家庭和愛情之間的選擇

解決了「婚外情」,又來了新問題。之前的3-4集劇評裡講過,葉秋臣希望能看到他們兩人必須選擇死亡的理由。我找到了,但只找到了可以理解金祐鎮和尹心惪必死的理由,而並不能認可。

雖然影響他們去選擇死亡的事件很多,但追根究底是來自原生家庭的悲哀。

先說金祐鎮。他的父親不同意尹心惪成為兒媳,同時也不讚同他的寫作夢想。而男主本身又渴望寫作,並希望陪在身邊的人是女主。

矛盾點來了,怎麼選?

一般來說,解決事情首先想到的是平衡雙方,但以他父親的頑固和咄咄相逼,這一條路走不通。

接著,就到了實在水火不容的程度,勢必選擇其一。你選擇愛情的前提就是放棄你的孝道,選擇孝道就必須放棄你理想的愛情。要想清楚,哪一邊對你而言更重要。這個前提都沒考慮清楚,執著於自己的一方天地,你可以稱作文人氣節,但也是不變通。

不像數學題的ABCD,這本來就是一個絕對沒有正確答案的選擇,你要承擔的就是選擇的結果。

非要兩者都堅持,兩邊都不放手,只能是兩邊都做不好,最後只能逼死自己。

事實上,他們也的確逼死了自己。

我雖然可以理解,但是卻不能認同。

2.妥協和變通的選擇

選擇這件事切忌搖擺不定,選了就不要後悔,只要承擔就好。這是不妥協的代價,你只能選擇過一種人生,因為沒有兩全其美的方式。

對比金祐鎮和尹心惪,男主的妻子就想得比較通透。你可能不喜歡她順從的個性,不喜歡她單純只聽金老先生的差遣,但她明白在這樣的前提下,自己必須拋棄的是愛情,所以她過著的是自己選擇的結果,也承擔了嫁給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所帶來的寂寞婚姻。

然後我們再說說尹心惪。她處於一個需要靠山的圈子裡,但卻想單打獨鬥。開始時她就顯得很清高,拒絕了表演邀請。讓她參與後期排練的動力,僅僅是為了與男主置氣。在談到自己金錢短缺的情況時,她說的是「我不想要你的錢,我只想要愛情」。

說實話葉秋臣很後悔看了這部劇,因為我一點也不喜歡女主這個角色。

比起男主,女主的問題更棘手一些,因為她得罪的人,可以讓她的家人面臨生命危險。

但我們把時間的指針稍微調前一些。

如果金祐鎮可以暫時妥協在公司裡暗中資助女主,雖然她的意願是「不要你的錢」,但她面臨的困境曾經就是可以用錢解決的,而且只是對男主家庭而言區區的600元,可能稍微從零花錢裡扣一點都不會發現的那種。

然而,非要等到事情發展成不可挽回的地步,才想以死結束。如果不是因為錢財問題被眾人誤會,她也不會被認為是「拿錢賣身」的女人,也不會被盯上。

有了金錢資助的女主,也在圈子裡有了靠山,不必再受金錢的折磨,那麼完全可以不走到以死殉情這種結局。

3.單純愛情和相互幫助之間的選擇

看完6集,葉秋臣突然發現他們兩人之間真的只有愛情,也是因為只有愛情才能沒有矛盾。

兩人均面臨著比較難以選擇的生活,但他們彼此的困難只是與對方傾訴,完全沒有幫助對方解決的想法。如前文所說,適當的幫助是可取的,理想化的愛情並不存在。兩人選擇膩在一起,就有了一種逃離問題的感覺,一種避世在外的一時清淨。但問題始終都在,問題是需要解決的。所以他們最終解決的方式,就是放棄生命不去解決。

單純的愛情之所以美好,就是因為除了愛情什麼都沒有,純粹是兩人的感情,美好的是那份純粹。沒有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日常瑣事,沒有家庭成員之間的矛盾衝突,也不涉及利益輸送和生計奔波,愛情本身當然是美好的。

同樣是以一艘船結束的故事,葉秋臣還想到了《鐵達尼號》。我曾為了那段愛情痛苦不已,但我永遠不會去考慮如果Jack沒有死的話,他們在岸上是否會過上美好的生活。

換言之,即便男主之前沒有成婚,女主到了男主妻子的那個位置,那麼她會不會做得比他現在的夫人更好呢?答案其實不言而喻。

所以,女主也只能做男主在愛情領域的唯一,但生活裡並不都是愛情。

4.極端赴死和另一種可能的選擇

葉秋臣想再說幾個如果。

這個故事其實還可以有許多其他的版本,可惜這是真人真事改編,結局既定。

如果,男主也像他父親一樣絕食去以死相逼,那麼結局會是怎樣?他父親作為一個手段精明的商人,會看著自己和唯一的兒子都餓死嗎?這時候必有一方會有妥協,也就是說這種所謂的和諧,只是強勢的雙方中有一方做出了妥協而已。那麼,勝出的人既可以是他的父親,也可以是男主本身。這至少多出了一種可能,同時也為女主爭取了機會和時間。

如果,男主離家出走時沒有那樣孑然一身,他考慮了基本生計的問題。兩個人不顧家人阻撓選擇遠走高飛,這個發展的前提是選擇了愛情,所以你要斷去對原生家庭的依戀。威脅女主的人目的想讓她簽約做演出,這個人都消失了還需要殺她的家人嗎?換言之,即便女主選擇了死亡,如果人家不順心不還是會殺了所有家庭成員嗎?還是說遠走高飛的可能性太低?會低到登船時報了假的名字還能上船那種程度嗎?然後,你和那個姑娘遠走高飛了很多年,最後回到家裡父親終於不計前嫌彼此釋懷,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我們也在影視劇裡看過許多。

那些版本裡的他們都不需要死去,可惜什麼都敵不過「真實」兩個字。

5.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很喜歡李鐘碩,所以寫了這麼多字兒,但這部劇可以討論的空間還有很大。

可能是男女主過於追求理想化的想法刺激了我那根敏感的神經,還有女主說的那句「我的靈魂會死去」的話。

現在要靠自己的收入來生活的人,不去靠伸手找別人要錢的人,誰的靈魂又是完全活著的呢?

你的工作和生活沒有妥協退讓和無奈嗎?

如果你有了可以一輩子不去賺錢,不去考慮現實問題的生活前提,那再去談詩和遠方的理想化生活吧。

理想化,也是相對理想化。

雖然電視劇已經結局,但如果女主的家人能夠僥幸逃出被殺的命運,那麼未來這個家庭的重擔全要落在她妹妹的身上,她將會成為第二個「尹心惪」,只是我希望她不要真的成為「尹心惪」。這樣的話,葉秋臣就覺得這故事仿佛還沒有結束,我甚至可以想像後續的劇情中是怎樣的重復,又是怎樣一個如樊勝美一樣被原生家庭坑害的例子,然後再看看我們自己。

如果你沒有和她們一樣的煩惱,那你真的應該感謝你的家人,給了你一份不需要物質的,純粹的愛。

這世界上的愛,不只有愛情。

文/葉秋臣

———————

—本文著作權歸原作者(@葉秋臣)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非商業轉載請註明出處—抄襲必究—歡迎轉PO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