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中的女人:在男人身後攪弄風雲,掀起了水泊梁山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劉櫻姝

「少不讀水滸,老不讀三國」,《水滸傳》一直以男人們打打殺殺的形象出現在世人眼中,呈現的是男人們的江湖恩仇錄。

可是仔細思量會發現《水滸傳》裡的主要人物如宋江、盧俊義、武松、林沖等人的命運推手都是女人。看來施耐庵也深諳「女人是男人的一根肋骨」的道理。

一、因殺女人丟前程

1.宋江:從縣長秘書到殺人犯之間就隔了個煙花女子

救濟閻婆惜一家本來是及時雨宋江先生「散施棺材藥餌,極肯濟人貧苦」的常態化工作。然而咱們做好事愛留名的宋先生被差錢兒的閻婆相中,找媒婆撮合他養了自己女兒做外室小蜜。

看在閻婆惜十八九歲妙齡,「長得好模樣,又會唱曲兒,省得諸般耍笑」的份兒上,宋江還是接納了閻小蜜。「沒半月之間,打扮得閻婆惜滿頭珠翠,遍體綾羅」,閻家母女一夜奔小康。宋江「夜夜與婆惜一處歇臥」,這段緋色的生活很有別於他日後的血雨腥風歲月。

可是宋江畢竟平時愛拿「好漢」來偽裝自己,要求自己「於女色上不十分要緊」,與閻婆惜不太身心漸行漸遠。

而閻婆惜本性貪婪,蠻橫又沒頭腦。她藏了宋江的公文包,提出三個條件要挾,二人談崩了,吃了宋江一刀。宋江平時練的武藝在殺女人的時候終於起了作用。

雖然有知縣為他遮掩事實,但是宋江從此不得不告別心儀的官場,帶著臉上的金印,到異地去接受改造。如果沒有遇到閻婆惜,閻婆惜和宋江的命運都會改寫。

2.武松:為報兄仇殺嫂,人性蛻變

當武松成了打虎英雄後,迎來了他人生中曇花般短暫而輝煌的時期:他獲得了縣刑警隊長的職務,還與哥哥一家團聚。誰知老實的哥哥娶了個不省油的嫂嫂,埋伏下了悲劇的伏筆。

武松出了一趟遠差回來,生活完全走樣:嫂嫂紅杏出牆並且謀害了哥哥,武松難求司法主持正義,不得不手刃兇手為兄報仇。

殺嫂之後的武松蛻變成了另一個人。他跌入命運的低谷,道路越走越黑,善良的人性一次次被鮮血浸泡,使他變成了嗜殺狂魔。

面對鴛鴦樓的十幾條無辜人命,武松張狂地在牆上寫道:「殺人者打虎武松也」,這是他對命運的再次示威,充滿了猙獰。

之後為再次躲避官府通緝,身份轉換成行者(另一個女人孫二娘的主意),最終選擇了落草。

二、因妻離落草

1.盧俊義:後院起火,從土豪被迫落草為寇

盧俊義中了梁山人的套路,從此黴運纏身。惹了官司,丟了家產,老婆又趁機和管家勾搭成奸。至此,盧俊義從不知人間疾苦的富家公子一下子墜入命運的泥淖,現實讓他難以面對。

對盧俊義來說,最傷心的莫過於太太賈氏與管家「推門相就,做了夫妻」。這不但關乎男人的尊嚴,更重要的是這意味著盧俊義從此沒了家,成了喪家之犬。

平日裡盧俊義對賈氏充分信任,當燕青告訴他賈氏已背叛,盧俊義第一反應是:「我的娘子不是這般人,你這廝休來放屁!」

在盧俊義看來,賈氏是他明媒正娶的妻,有妻就代表家的完整性。現在他的財產、妻子都被管家霸占,他被徹底掃地出門了。

從賈氏的一番話看,賈氏並非真有心背叛盧俊義,她仍然口口稱他「丈夫」。賈氏是個弱女子,她害怕的是「你若做出事來,送了我的性命」,一心想自保。

所以,賈氏到底是否真與管家勾搭還是個問題。但管家一定是給了賈氏種種允諾,願意提供給她一個想靠就靠的肩膀。

總之,賈氏的立場轉變成吹熄了盧俊義最後一絲希望之火,從此他將自己交由命運去擺布,再無反抗。

2.林沖:因妻被權勢惦記,失去了穩穩的幸福

林沖有一個幸福的小康之家。結婚三年,「不曾有半些兒差池。雖不曾生半個兒女,未曾面紅面赤,半點相爭。」而且林太太美麗賢淑,她的美貌能讓花花太歲高衙內看一眼就害上相思病甚至要死要活。

林家的倒霉事接踵而來。上司陷害、發小背叛、林太自縊、林沖成了「有家難奔,有國難投」的天涯亡命徒。

他面對生活的落差,憤懣至極,在朱貴酒店牆上亂噴亂寫一氣兒。後來當了梁山的要頭領,但林沖再也沒有開心過。妻死家破,林沖也不過成了一具軀殼。

三、因弱女放棄飯碗

金翠蓮是個「傻白甜」弱女子。她被地方惡霸鄭屠強娶做小,又受大娘子欺凌被趕出門。誰知悲劇還沒結束,鄭屠誣賴追要當初的典身錢,命運又將她往深淵裡推了一把。

「三千貫文書,虛錢實契,要了奴家身體」。金家父女懦弱,面對強權鄭屠不敢爭執,只能打碎牙和血吞,每日趕場子賣唱湊錢還那「三千貫」。

當性子直爽、古道熱腸的魯體轄聽說了金家父女的遭遇,立刻氣不打一處來。他一方面資助銀兩讓金家父女跑路,另一方面三拳打死鄭屠為金家報仇出惡氣。

之後的魯達丟了公家飯碗,從軍官變成了逃犯,過上了「逃生不避路,到處便為家」的亡命生活。

魯達為萍水相逢之人「路見不平一聲吼,該出手時就出手」,做這些事情時根本未考慮過自身代價,他憑的是一股子正氣。

後來知恩圖報的金翠蓮通過趙員外將魯達安排到五台山出家,自此成就了倒拔垂楊柳的「魯智深」!

江湖本來就是有男有女,無法界定這是「男人的江湖」還是「女人的江湖」。

參考資料:《水滸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