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中的美食,竟是好漢們命運的拐點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劉櫻姝

一千個人眼里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水滸傳》亦是見仁見智:少年人讀出了豪傑義氣,中年人讀出了權謀算計,老年讀出了英雄遲暮。

而作為吃貨,必然能從文字中發現美食。比如,祝家莊及其周圍莊子的覆滅是從時遷等人偷吃了報時雞引起的;西門慶和潘金蓮勾搭成奸從西門慶喝了王婆茶坊三杯茶開始的。

更通俗易見的「美食」規律是,《水滸》里的好漢都是牙好胃口好。能吃能喝表明身強體健,這才是打架的資本,才有可能站在食物鏈頂端。

同時,因為共同向往「大碗喝酒大塊吃肉」的自由生活,好漢們才能在梁山泊聚義。所以《水滸傳》也是一部另類「舌尖上」的美食英雄傳。

一、魯智深與狗肉蘸蒜泥

《水滸傳》中第一個出場的,能吃能喝的好漢是魯達。因在酒席中遇到金家父女,為其出頭打抱不平,結果丟了鐵飯碗,被迫上五台山出家,從此法號智深。

魯智深雖是佛門之人,但六根不淨,不戒酒葷。

當了四五個月和尚後,「尋思道:‘幹鳥麼!俺往常好酒好肉,每日不離口,如今教灑家做了和尚,餓得乾癟了。趙員外這幾日又不使人送些東西來與灑家吃,口中淡出鳥來。這早晚怎地得些酒來吃也好。’」

於是搶了酒販子的酒,趁醉鬧了番五台山;消停了幾個月後,又跑到五台山鎮子上打牙祭。

這時他遇到了砂鍋燉狗肉,「那莊家連忙取半只熟狗肉,搗些蒜泥,將來放在智深面前。智深大喜,用手扯那狗肉,蘸著蒜泥吃,一連又吃了十來碗酒。吃得口滑,只顧要吃,那里肯住。」

魯智深真正做到了「酒肉穿腸過」,至於佛祖?此時還並不在他的心中。

他出家是為了避禍,而不是虔誠的佛教愛好者,所以雖然魯智深身在佛門,但仍然追求真實的自我,也正是這樣他最後修成了正果。

這很像另一位喜歡吃狗肉喝大酒的高僧濟公。「他人修口不修心,唯我修心不修口。」這種境界不是一般出家人能做得到的,只能以癲狂癡呆的樣子顯世。

二、阮家的飯局不設防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悅乎。」漁民出身的阮家兄弟為人實誠,把心懷鬼胎的吳用當作真朋友。雖然生活不富裕,但請吳用從早到晚大吃大喝,一點兒也不含糊。

先是在石碣村的水閣酒店,由阮家兄弟做東,要了一桶酒、「新宰得一頭黃牛,花糕也似好肥肉」切了十斤。

吳用到底是文人,還有些扭捏,吃了幾塊便不吃了,只見三兄弟狼吞虎咽風卷殘雲。然後,阮小七還覺得不過癮,又去自己船內取了一桶約有五七斤重的小魚,讓酒店做了吃。

吳用此番見識了阮家兄弟的飯量,心里感嘆:「可找對人了!」

阮家兄弟很大方,不想讓吳用花錢「那里要教授壞錢,我們弟兄自去整理」,吳用臉上掛不住,主動給酒店一兩銀子,「沽了一甕酒,借個大甕盛了,買了二十斤生熟牛肉,一對大雞。」把這些吃喝打包後拿到阮小二家繼續。

阮小七還殺了只雞,在阮小二家後面的水亭上搞了個燭光晚宴。中國人談事情講究在飯局上。在飯局上最容易不戒備,如果一方有目的,往往能牽著另一方鼻子走。

吳用此間步步引誘,欲擒故縱,讓三阮心甘情願加入到搶劫犯罪團夥當中,完成了此行的目的。

三、吃貨武松的謝幕

好漢們需要酒肉滋養,總不能餓著肚子去戰鬥。就像魯智深雖然能耐大,可是餓著肚子時連不入流的崔道成和丘小乙都打不過,只有在吃了史進及時遞上的幹肉大餅後才得以滿血復活,把對手幹翻。

《水滸傳》里吃喝最歡實的好漢是武松。他出場時有些落魄,就是個在柴進莊上蹭吃喝的,有些討眾人嫌。

結果在景陽崗打死老虎後,武松的人生開掛了。打虎前,武松吃了二三斤熟牛肉,喝了十八碗酒。酒的有壯膽的作用,而牛肉是結結實實的用來充體能的東西。有了酒足飯飽的前提,才有與老虎搏鬥的可能,要不然早喂老虎了。

後來武松與哥哥團聚,住進哥嫂家,每日吃的是潘金蓮親自操辦的魚肉果菜家常菜,營養豐富。

可惜好景不長,他殺嫂為兄報仇後成了刺配的囚徒。不過,犯人武松的利用價值馬上就被施官營父子識得,「每日好酒好食相待」,於是武松在牢里夥食不錯。

然後是武松為施家父子賣命,遭到張督監陷害。施恩為武松送行,「把這兩只熟鵝掛在武松行枷上」,讓武松一路上大快朵頤。

兩只熟鵝為武松補充了體力,讓他輕鬆解決掉了在飛雲浦想謀害他的公人,又回到孟州城,在鴛鴦樓完成了復仇。

從吃牛肉打虎到吃家常菜,這是武松最美好的一段時光;從夥食不錯的牢飯到熟鵝,是武松人性轉變的一劫;再到裝扮成行者的武松為奪好酒和雞肉又與孔家兄弟大打出手,這是武松作為「吃貨」的最後一次亮相。

之後書中再沒見到他吃喝,只記得在重陽宴上,他反對招安時摔的酒杯。

四、想喝辣魚湯解酒的宋江

宋江是流氓里的「另類」。他不是那麼粗俗,還有些小情趣和小品位。比如,喝完酒後他「得些辣魚湯醒酒最好」,不像清風山那夥山大王要拿人的心肝做醒酒湯。

在江州著名的琵琶亭酒館吃飯時,宋江又尋思起:「便是不才酒後,只愛口鮮魚湯吃。」喝魚湯對於宋江這種小身子骨的人來說,能喝個肚飽;但對於黑大漢李逵來說,連牙縫都不夠塞。

所以李逵急得把自己碗里連同別人碗里的魚肉、魚骨頭都用手撈完吃盡了。宋江確實能體貼人意,看出了李逵沒吃飽,又專為他點了二斤羊肉,這才是硬菜!

酒館里提供的魚湯非新鮮魚,惹得李逵找魚霸張順去碴架。結果是宋江不但如願吃到鮮魚湯,還收了好漢張順,李逵也成了宋江的跟班小弟。

宋江有了張順,從此在江州地界吃鮮魚不掏錢。張順拿了好幾條來孝敬宋江,「把一尾魚做辣湯,用酒蒸,一尾叫酒保切了」。「次日,張順因見宋江愛魚吃,又將得好金色大鯉魚兩尾送來。」

非常有喜感的是,「宋江因見魚鮮,貪愛爽口,多吃了些,至夜四更,肚里絞腸刮肚價疼;天明時,一連瀉了二十來遭,昏暈倒了,睡在房中。」哈哈,這就是吃白食的下場!

參考資料:《水滸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