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里的小人物,才是反映古代社會的大染缸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劉櫻姝

《水滸傳》里有許多小人物被命運的洪流裹脅,不幸的是他們中的一些人成了無辜的「倒霉蛋兒」。

比如那些在江州法場看熱鬧吃瓜群眾,正準備看別人砍頭的大戲,誰知天殺星李逵下凡,大斧一掄,自己的腦袋搬了家,充分說明「熱鬧不能看」這個亙古真理。

書中還有一些「倒霉蛋兒」,從他們的經歷中體現了弱勢群體的無奈人生。

一、唐牛兒:莫名其妙被刺配

唐牛兒是個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平民,職業是賣糟薑和當幫閒。平時他常受宋江齎助,「但有些公事去告宋江,也落得幾貫錢使。宋江要用他時,死命向前。」

唐牛兒對生活沒有個算計,有了錢後除了填飽肚子外,就是去耍賭,這也是底層平民「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態。賭輸了後他又開始踅摸「金主」弄些錢使。

這樣的日子要說也不算太壞,混吃到老後,可能宋江還會許他副棺材板錢。然而他命交華蓋,無端卷入了官司,想「混日子」都成了明日黃花。

唐牛兒因為去閻婆家找宋江,恰好被宋江利用當作脫身借口,遭到閻婆的忌恨。老辣的閻婆一眼就看穿了二人的雙簧把戲,對唐牛兒又打又罵。

唐牛兒氣不過,所以在第二天清晨再次遇見閻婆後開展了報復行動,結果殺人兇手宋江借機逃脫了。

在審理「宋江殺惜案」時,因為「知縣卻和宋江最好,有心要出脫他,只把唐牛兒來再三推問。」

知縣是揣著明白裝糊塗,把殺人兇手偷換成唐牛兒,唐牛兒躺著中槍,吃盡苦頭:「把這唐牛兒一索捆翻了,打到三五十,前後語言一般。知縣明知他不知情,一心要救宋江,只把他來勘問。且叫取一面枷來釘了,禁在牢里。」

宋江在當地有人脈資源,犯下兇案後有親戚朋友幫他多方賄賂擺平。「朱仝又將若干銀兩,教人上州里去使用,文書不要駁將下來。

又得知縣一力主張,出一千貫賞錢,行移開了一個海捕文書,只把唐牛兒問做成個‘故縱兇身在逃’,脊杖二十,刺配五百里外。」

可憐的唐牛兒千不該萬不該在那天早晨遇見宋江。

宋江這個他平日眼里的「及時雨」大哥卻成了他的命里劫難,他反倒是成了宋江脫身的「及時雨」。唐牛兒的悲劇根源在於朝廷的黑暗。沒錢沒勢的老百姓只能成為冤假錯案的犧牲品!

二、狄太公:捉「鬼」後成了「失獨」老人

李逵元宵節鬧完東京後,與燕青同返梁山泊。行至四柳村,欲在狄太公莊上借宿。

狄太公女兒的閨房里正被「鬼」所鬧,見李逵生得一幅「鬼見愁」的尊容,太公主動拜托他來「捉鬼」。

李逵借此當了回「饕客」,要肥豬肥羊和美酒,酒足肉飽後去「捉鬼」。「鬧鬼」的其實是狄家小姐和鄰村的王小二,他倆瞞著家人在搞自由戀愛。

但在李逵眼里,這對狗男女該死:「這等醃臢婆娘,要你何用!」他不但殺了這對戀愛中的男女,還借著把屍體剁成肉醬來消化之前吃撐的肚子。

狄太公得知後「哭道:‘師父,留得我女兒也罷。’」而李逵卻十分有理,「罵道:‘打脊老牛,女兒偷了漢子,兀自要留他!你恁地哭時,倒要賴我不謝。我明日卻和你說話。’」

殺了人家女兒還要讓人家謝他。面對這個天殺星,哪有道理可講?李逵的板斧又不長眼睛。狄太公夫婦只能忍氣吞聲,「自理家事」。

狄家的「倒霉」根源是什麼?是封建禮教對人性的束縛。

如果不是李逵的闖入,他們或許某天可以結成百年之好,但是這些假設都在李逵的板斧下成了夢幻泡影。而且狄太公夫婦就這麼一個女兒,晚年還承受了「白髮人送黑發人」的人生大不幸!

三、丫鬟:無法擺布自己命運的奴隸

封建社會里丫鬟地位非常低下,是主人的奴隸,主人家的財產,根本沒有任何人格人權,性命亦如草芥。《水滸傳》里的丫鬟更多都是充當主人的陪葬品。比如,武松在血濺鴛鴦樓一章中,殺死張都監家十餘口中就有四五個無辜的丫鬟。

丫鬟們的命運完全不能掌握在自己手里,潘金蓮當年給大戶人家當使女,面對男主人的騷擾她雖然進行了反抗,結局卻被主人強行許配給了當地笑話一般的武大郎。

如此也就不難理解,為何潘巧雲的丫鬟迎兒要協助女主人瞞天過海了。

潘巧雲的事情敗露後,面對楊雄、石秀的帶刀審訊,「迎兒叫道:‘官人,不幹我事,不要殺我,我說與你。’」然後把女主人的事情一五一十交待清楚,並且對自己不知道的情節絕不亂講。

迎兒天真地以為坦白就能從寬,誰知楊雄、石秀壓根就沒打算給她活路。「石秀也把迎兒的首飾都去了,遞過刀來說道:‘哥哥,留他做甚麼?一發斬草除根。’」

逼人家招供時,楊雄曾許諾:「實對我說,饒你這條性命;但瞞了一句,先把你剁做肉泥!」但是楊雄和石秀都頂天立地的大丈夫,卻出爾反爾如家常便飯。

可憐的迎兒就被楊雄「手起一刀,揮作兩段」了。如果說迎兒掩護通奸是罪,但她也絕對罪不當死!她的可悲命運不是個人的,而是整個封建時代奴婢命運的縮影。

參考資料:《水滸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