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里的大觀園真的是曹雪芹心中的桃花源嗎?


作者:郝加獻

(一)「天上人間諸景備」

就目前大眾所認知的,曹雪芹是中國文學史上最偉大而又是最複雜的《紅樓夢》的作者。

書中第一回,明確寫道:「曹雪芹於悼紅軒中披閱十載,增刪五次,纂成目錄,分出章回,則題曰《金陵十二釵》。並題一絕雲: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雲作者癡,誰解其中味!」

曹雪芹是漢族旗人,出生在南京,曹家是一個「百年望族」。 曹雪芹的曾祖母孫氏曾做過康熙的奶媽,祖父曹寅做過康熙的侍讀。從康熙二年至雍正五年,曾祖曹璽、祖父曹寅,父親曹顒、叔父曹頫,相繼擔任江寧織造達六十多年之久。

織造是專為宮廷采辦絲織品和各種日用品的官職,官階雖不高,但是非皇親不能充任。因此,曹雪芹幼年在南京度過了一段富貴榮華的生活。

雍正年間,嗣父曹頫因織造差員勒索驛站及虧空公款等罪,被下旨抄家,曹頫被「枷號」,曹雪芹隨同祖母,母親等全家老少,由南京遷回北京,靠發還的崇文門外少量房屋度日,開始了窮困潦倒的悲涼生活。這一年,曹雪芹剛虛歲14歲(有18歲之說)。

曹雪芹從赫赫揚揚的官宦世家,墜入「瓦灶繩床」的地步,特別是親身經歷了家庭衰敗破產而飽嘗人世間辛酸,極為痛苦,錐心刺骨。回味昔日的「烈火烹油,鮮花著錦」,成為窮愁潦倒的曹雪芹的精神寄托,懷著切膚之痛,寫下了這部不朽巨著。

《紅樓夢》帶有曹雪芹自傳的性質,但又非完全意義的自傳。「真事隱去,假語村焉」,文學創作的成分更多。特別是妙筆生花虛構了一座美輪美奐的大觀園和一群生動活潑的青春女子。——著名學者白先勇先生說,大觀園只存在曹雪芹的心中,是他的「心園」,他創造的人間「太虛幻境」。

賈家的大姑娘元春選上了皇妃,賈府歡騰一片,為了迎接元妃省親,建造了一座仙境般(「天上人間諸景備」)的大觀園。

省親後,賈寶玉和賈府的姑娘們都住進了大觀園。寶玉身邊的姐妹們個個性格分明,她們結詩社,制燈謎,放風箏,開夜宴,品梅賞雪,踏青遊園,生活在一個神話般的園子里。寶玉倚紅偎翠,流連於群芳之間,不亦樂乎!

後來,元妃失勢至死亡,沒有了庇護的賈家事敗,大觀園群芳流散,寶玉看破紅塵出家為僧,本來奢華富貴的寧榮二府,終於落得白茫茫一片大地真乾淨。

(二)「金陵十二釵正冊」

《紅樓夢》中關於寶玉,有「意淫」一說。事實上,紅樓一夢,特別是仙境般的大觀園更是曹雪芹的「自戀」「意淫」之作。

大觀園群芳中,「金陵十二釵正冊」是第一層次。元、迎、探、惜四春是寶玉的姐妹,李紈、王熙鳳是寶玉的嫂子,巧姐是寶玉的侄女,秦可卿是寶玉的侄媳婦,均有直系或旁系關係。而釵、黛、湘雲、妙玉則是她們之外寶玉生命中最重要的四個青春少女。

除寶釵尚有母親外,黛玉、湘雲、妙玉都是出身官宦人家,自幼父母雙亡,——這不禁讓人想到「文革」時的「八個樣板戲」,男的無媳婦,女的無丈夫,而黛玉和妙玉又都是從小多病。這樣她們就可以無牽無掛、理由充分、順理成章地住進了大觀園。

這不是巧合,這是曹公刻意設計的。

本人有四個章節分別對釵、黛、湘雲、妙玉做了解讀,認為曹公賦予了她們深刻的象徵意義:林黛玉代表著詩意與理想,薛寶釵意味著現實,而妙玉是大雅,是超塵脫俗,那麼史湘雲則是大俗,是食人間煙火的名士風流。

解讀她們的時候,我常常想到一枚硬幣的正反面(小說中有「風月寶鑒」),又想到「脂批」的「影子說」。

這說明什麼?這至少說明並不是曹公的現實生活中,真的有這麼四位風流絕代的女子,而是曹公按照他的理想,藝術創作出來的,以最終達到「千紅一窟(哭)」、「萬艷同杯(悲)」的藝術效果。

(三)「無材可去補蒼天」

賈寶玉是誰?賈寶玉是大荒山無稽崖下,女媧補天廢棄的一塊石頭,「無才可去補蒼天,枉入紅塵若許年」,「潦倒不通世務,愚頑怕讀文章」,「於國於家無望」。

批書人脂硯齋就曾揭示了全書的本旨是:「無材可去補蒼天。」(第一回甲戌本的側批明確認定這七個字是「書之本旨」)。

第五回,賈寶玉夢遊太虛幻境,警幻仙姑受寶玉的祖宗寧榮二公的「剖腹深囑」,警戒寶玉「改悟前情,留意於孔孟之間,委身於經濟之道」,以求不「見棄於世道」,而結果寶玉卻深負了警幻「一番以情悟道、守理衷情之言」,在迷津前沒有「作速回頭」,終於墮入了萬丈深淵。

中國的古代文人失意後,一般退隱山林,獨善其身,或玩世不恭,遊戲人間,陶淵明創造了「桃花源」,更是成為了後世文人的精神家園。而曹公不僅僅是失意,而是人生遭遇了「忽喇喇似大廈傾」的重創,逃避殘酷的現實,躲進自己的精神家園去療傷是再自然不過的了。

一座園子,仙境一般,鶯歌燕舞,花團錦簇,美輪美奐。曹公的桃花源不時在他的面前浮現。美女如雲,良辰美景,賞心悅目。

於茅椽蓬牖,瓦灶繩床之中,曹公不自覺地夢幻當年的安富尊榮、追求享樂,沉於「花柳繁華之地,富貴溫柔之鄉」而不能自拔。櫳翠庵妙玉品茶,對茶具如數家珍,譏諷黛玉為「大俗人」,嘲弄寶玉「飲馬飲騾」,那份高貴,那份自傲,那份得意,正是作者的自畫像。

轉瞬間,灰飛煙滅,「好了好了」,曹公耳畔回響著賈珍「可見這長房內絕滅無人」的絕望聲音,悔恨自己一技無成,半生潦倒,更嘆當日在他之上的諸位裙釵,——小說中,元春,賈族的榮耀,賈家的保護傘,探春管理榮國府,「興利除弊」,王熙鳳脂粉英雄,殺伐決斷,秦可卿死後托夢王熙鳳「二事」……不禁羞愧難當,痛心不已,淚流滿面。特別是在秦可卿的大治喪中,我們似乎聽到了曹公撕心裂肺的號哭——書中,寶玉的「萬箭攢心」,「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聲,直奔出一口血來」等,正是「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雲作者癡,誰解其中味?」。

於是,有了這部最偉大而又是最複雜的《紅樓夢》。

【作者簡介】郝加獻,北京密雲人,自由撰稿人。長期致力於文化散文的創作。長篇歷史散文《曠世名園圓明園》榮獲紀念圓明園罹難150周年大型征文優秀獎。

酒與色:《紅樓夢》里男人的醉酒出軌的醜態

解惑:《清明上河圖》中「清明」二字是什麼意思?

小編提示: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敬請轉發和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