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這四十年:爸爸和我的教育強國夢

「‘僑’這四十年」主題征文活動啟動後,海內外投稿紛至沓來。即日起,一篇篇佳作將陸續刊出,展現華僑華人與中國同行的四十年。

——編者按

爸爸和我的教育強國夢

包陪慶

我的爸爸包玉剛,一直有一顆中國心,想為國家做點實事。

1978年,中國對外開放。借助改革開放的大潮,爸爸在北京捐建國際級酒店、幫助家鄉寧波建設發展等,為國家建設發展出錢出力。

在爸爸看來,國家要建設發展,抓教育是根本。他在內地創辦寧波大學、設立留學生獎學金、建立上海交通大學圖書館等,幫助國家發展教育事業。

1977年,中國恢復高考。在接下來的幾年中,時任中國主管人鄧小平進一步推動中國的教育事業,包括增加派遣留學生。爸爸很讚同通過大力發展教育來提高中國現代化的觀念,也願意不遺餘力地為此做出自己的貢獻。

爸爸歷來都是有了目標就馬上行動的人。他的第一步,是以爺爺的名義,向中國教育部捐贈了100萬美元,成立了「包兆龍留學生獎學金」。在1970年代末,這是以私人名義最早捐給國家的一筆錢。教育部利用這筆錢在全國遴選了21位優秀學生,成為首批包氏獎學金的留學生。

後來,這一獎學金花落浙江大學,爸爸另外為獎學金增加100萬美元。浙江大學邀請環球公司的投資團隊,協助管理基金的投放,做到保本用利,使基金數額不斷增加,為國家培養了一大批人才。

爸爸離世後,我用他的名字共同冠名這項獎學金,叫「包兆龍、包玉剛獎學金。」2004年,我自己也為包氏獎學金增加100萬美元,用來邀請外國著名教授到浙江大學講學,同時要求這些教授順便到寧波大學講學。

如今,包氏獎學金單用利息,已經培養了大約500位高級訪問學者,為浙江省尤其是浙江大學培養了很多骨幹精英。現在浙大數十個學院的主管和各級重要幹部當中,有一半左右的人曾用包氏獎學金出國深造。

為改善中英兩國關係,爸爸提出「中英友好獎學金計劃」,資助中國學生留學英國。包玉剛爵士基金會為該獎學金捐資1400萬英鎊;中國政府出資1400萬英鎊;英國政府出資700萬英鎊。

1986年6月9日,「中英友好獎學金計劃」簽約儀式在倫敦唐寧街10號舉行,兩國國家主管人出席。爸爸帶著我代表包玉剛爵士基金會,簽署了這份友好獎學金的協定。

這次簽約儀式出席者都是兩國的主管人,也是中英談判的重要人物,而主題是非政治性的合力培育下一代,目標一致。爸爸對此發揮了中英關係「潤滑劑」的作用。

該項計劃從1987年10月至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一共支持了1728名學者赴英留學。現今,很多訪英或留英的中國學者回國後與英國高校保持著密切的聯繫。相繼有更多中國學者到英國留學,英方亦派遣學者到華進行學術交流。

爸爸說,能為國家的教育事業,為子孫後代出點力,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如果從中更能促進中英的非官方往來,港人能從中得福,那就更是一舉兩得。

繼承爸爸的慈善衣缽,教育強國也是我的夢想,我想做教育出口,做「made in China」的教育。

自上世紀80年代起,我在香港開辦首家以普通話加英語授課的雙語學校,以中國課程為主,又與世界接軌。

那時候,香港還沒有回歸,我創辦雙語學校主要是出於三方面的考慮:

一是,普通話是口語和書面語統一的語言,便於孩子們學習;二是,多數華僑華人都會講普通話,方便大家交流;三是,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如果香港的孩子們從小會講普通話,更有利於他們了解內地,以後到內地發展。

2007年,我又在上海創建了包玉剛實驗學校,這是一所非營利性質的、國際性中國學校,涵蓋小學、初中和高中共12個年級。在設置中國課程、倡導唱國歌、升國旗的同時,以國際化和高素質全人教育為特色,實行雙語教育,融合中西文化精髓。

我們很重視品格教育,要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學生。學校的教學理念,是要培養學生終身學習的態度,不是給學生知識,而是教他們如何獲取知識。目前,學校已擁有三個校區,1400位學生,學位供不應求。

百年大計,教育為本。今日中國之開放發展,我想爸爸在天之靈也會感到欣慰。

【作者包陪慶,香港環球航運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環球中國集團主席、上海包玉剛實驗學校聯合創辦人兼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