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打假鳥獲10項專利 已推廣到深圳、杭州機場

中國記錄通訊社消息(記者武威 )一年多前,廣東省動物協會秘書長胡慧建帶領華南農業大學的黃煒琪和虞皓琦等人,為白雲機場研發了一套新興的驅鳥設備,讓起飛區內鳥類數量有較明顯降低。由於實驗成功,目前他們已經做了5套假人設備,已推廣到深圳寶安機場,並即將在杭州蕭山機場進行實踐。

早在2004年機場運行不久,胡慧建就住在機場裡做白雲機場附近野生動物的本體調查,2013年至2016年,他又對白雲機場附近的鳥類做了完整調查。

鳥對傳統設備有適應性

胡慧建告訴記者,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隨著渦輪噴氣式飛機取代了螺旋槳飛機後,飛機速度大大提高,使得飛機躲避鳥類的能力降低,從而造成鳥擊事件的迅速增加。如今民航機場最重要的安全課題之一就成了「如何有效驅逐機場及航道上的野鳥」。他們在白雲機場調查時發現,附近的野生鳥類主要有金腰燕、家燕、白鶺鴒和棕背伯勞等,尤其是金腰燕比較膽大,特別愛成群結隊地到跑道兩旁的草坪上啄食,對航空安全造成影響。

黃煒琪和虞皓琦告訴記者,之前,全世界的大部分機場主要採用煤氣炮、恐怖球、驅鳥劑等方式驅鳥。煤氣炮可以發出一些讓鳥類恐懼的聲音,恐怖球是一種印著讓鳥害怕圖案的氣球,驅鳥劑是一種能讓鳥感覺難受的化學制劑。但這些驅鳥儀器用久了以後,都會讓鳥產生適應性,漸漸起不到驅鳥的作用。虞皓琦說:「我做機場調研的時候,就看見有一些煤氣炮上,竟然還留著鳥糞。」

所有的驅鳥方式裡,用槍打鳥最簡單粗暴,成本最低,效果也最好,其他鳥看到同類死亡或聽到慘叫的聲音,就不敢再靠近機場。但隨著大陸立法保護野生動物,民眾動物保護意識增強,這種傷害性驅鳥的方式已經逐漸棄用。

在一些特定位置的機場,比如位於珠江出海口的深圳寶安機場,當地的鳥類以白鷺、夜鷺等大型鳥為主,容易造成損壞性鳥擊事件,仍不得不保留用槍打鳥的驅鳥方式。

「炮」打假鳥技術已獲10項專利

「我們的新驅鳥設備,可以讓用槍打鳥的頻率降低到1個月1次。」胡慧建告訴記者,他們研究了大量鳥類的應激反應,對傳統驅鳥方式進行了改良。

胡慧建他們通過對機場鳥類應激源進行模擬,設計出一系列驅鳥設備,起到驅鳥的目的。機場鳥類的主要應激源有:機場驅鳥人員、槍、槍聲、驅鳥人員抬槍動作、開槍時火光、鳥中槍掉落情景、鳥中槍時發出的慘叫聲、鳥中槍後噴出血液以及鳥中槍後的掙扎動作等。

於是,胡慧建和學生們發明了一種充氣式驅鳥假人設備,由充氣假人、充氣泵、太陽能發電系統、時間控制器和底座五部分組成。通過時間控制器定時為充氣假人充氣,充氣假人間歇性充氣立起,這樣可以避免因驅鳥假人過長時間在鳥類視野中暴露,導致鳥類對假人適應。當充氣假人站立後,此時的假人就會從持槍變成舉槍,槍頭的LED閃燈發出亮光,同時發聲裝置發出鳴槍聲,這樣,就從視覺和聽覺兩方面增強了鳥類的應激反應,又避免了真實開槍打鳥造成的鳥類死亡。

黃煒琪和虞皓琦等還做了假鳥,假鳥中槍後從樹杈上頭朝下掉落,噴出「鮮血」,引起同類的恐慌。「這一套設備我們已經申請了10項專利。」

已推廣到深圳、杭州機場

2018年8月至9月期間,黃煒琪和虞皓琦等人在白雲機場開展驅鳥假人的實驗研究。

他們記錄進入距離3個樣地(樣本地點)中心點100米範圍內鳥類的種類、數量、方位、距離中心點距離、飛行高度等參數。每塊樣地每次觀察10分鐘,3塊樣地輪流進行觀察,每天7時、9時、11時、15時、17時分別觀察一輪。

觀察了4天後再對鳥類數量進行觀察。他們多次發現,啟動驅鳥設備後10分鐘內進入距離樣地中心點100米範圍內的鳥類數量明顯下降。實驗區內鳥類數量20天後降低了81%。接下來,他們的驅鳥假人還會被用於杭州蕭山機場等地,每台2000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