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背心運動」體現法國人對政治失望 馬克龍支持率降至18%

【環球時報駐法國、德國特約記者姚蒙 青木 任重 環球時報記者 高穎】「巴黎正在燃燒」,盡管法國總統馬克龍本周在增加燃油稅問題上「投降了」,但示威者依然決定在今天把「黃背心運動」推向「第四幕」——8日將是「黃背心」連續第四個周六進行全國性示威活動。往年這個時候應該享受聖誕季旅遊紅利的巴黎商店老板,不得不緊鎖店門,以防示威者暴力打砸和搶劫;而法國警方今天的主要任務,是防止凱旋門和埃菲爾鐵塔再次淪為「戰區」,8000名警察和輪式裝甲車已在巴黎嚴陣以待。

「法國工人因為加稅、經濟不平等和主管人不接地氣上街抗議」,美國《論壇報》6日這樣總結。「黃背心運動」第一周,馬克龍絲毫沒有在意國內的這場抗議,他在德國聯邦議院興致勃勃地發表演講,並身著燕尾服出現在比利時國王的國宴上。「黃背心運動」第二周,馬克龍發推特痛斥「襲擊警察者可恥」。「黃背心運動」第三周,馬克龍終於從G20峰會回國趕赴示威現場視察,並召開緊急內閣會議,從「延期上調」到「徹底取消」2019年上漲燃油稅的計劃。

奧地利新聞通訊社7日評論說,抗議活動不再只是針對高稅收和生活費用,還有對一個「面對民眾呼聲沉默10天」的國家元首的挑戰。他的受歡迎程度就像自由落體,在一項最新的民意調查中,他的支持率降到了18%。文章說,馬克龍的偶像戴高樂於1968年5月也曾面臨類似的起義,當時戴高樂以反納粹的名義,設法扭轉局面並贏得選舉,但是「馬克龍沒有這種歷史合法性」。

鄭若麟對《環球時報》記者說,折合人民幣每升僅約五毛錢的燃油稅,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黃背心運動」體現了法國人對政治的失望,他們好不容易選出了一個「非左非右」的馬克龍,希望他可以帶來一些改變,但他還是給富人減稅,給窮人增稅,跟過去的統治者沒有任何區別。所以說,這場運動跟西班牙的「憤怒者運動」或美國的「占領華爾街」是一脈相承的。

閱讀更多內容請參見今日出版的《環球時報》或下載登錄新版「環球TIME」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