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都不放過:日本在南京是如何對待自己的盟國德國的?


德國人士近距離觀察南京大屠殺之時,納粹對猶太人的迫害已經開始。這些觀察者,有些就是納粹黨員,像拉貝和施佩林,說他們完全不知道納粹在歐洲的暴行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們幾乎無一例外,對日軍的暴行加以「中世紀式殘暴」的評語。而且,從現有資料看,德國人在國際上較早使用了「南京大屠殺」(nankingermassacre)一詞。

雖然說在南京大屠殺時期,德日兩國是盟國,日本對德國多有忌憚,但是日軍在占領南京城之後,對德國人的房子也是大肆的掠奪。

德國在南京的使館一角

在克勒格爾致德國駐南京大使館的信中,克勒格爾提到在「羅德的房子:高樓門7號中,可以清楚的看到德國大使館的保護證明,但是15日下午,大門顯然已經被打開,並且是用暴力打開的,門是被打破的,當我走進去的時候,發現有3個日本士兵正在整理搶來的東西,我走過去讓他們把東西放下。在接下來的幾天里我再次發現日本士兵,並且德國大使館的保護證明已經被撕了,12月23日,我和日本大使館的軍官高玉一同去查看了房子。德國國旗已經沒有了。房子里的所有東西都被洗劫一空了。盡管如此,在後來的幾天里,一直還有日本軍來拖走少數餘下的東西。 」這只是一個典型,在他的信中還描述到「博爾夏特/博勒/邁耶的房子、孔斯特-阿爾貝斯公司:中央路302號、林德曼、增切克和布瑟先生在中央路沅江新村的房子、史特雷齊烏斯先生和福義格特-H先生的房子,上海路11號和15號、海因里希的房子,寧海路56號、黑姆佩爾在中山東路178號的北方飯店、中山門外,施梅林的房子:苜蓿園3號,埃克特的房子:苜蓿園6號。」克勒格爾先生通過列舉這些典型來說明在中國部隊撤出山西路以外很遠的地方後,中央路沒有中國的軍隊,日本軍完全無視德國國旗和德國的標誌,對德國也是大肆的搶掠。

拉貝

就連克勒格爾自家也沒有幸免於難,克勒格爾的汽車被日軍搶走,仆人被刺刀威脅著開了門,交出了所有的東西。更嚴重的事情是,他的門口在數周時間內一直放著3具屍體。他自身也不敢逞英雄,如果當時他站出來,也許只會遭到殘忍的虐待的報復吧。

上述的這些,都可以看出日軍在侵華時期喪失了人性,對德國也是造成了沉重的陰影。

克勒格爾作為一個德國人描述日本人系統地燒毀南京這個城市,直到今天他們成功地燒毀了約1/3,尤其是城南的主要商業區,我們領地附近的各商店房屋和居民區都在其中。燒毀行動現在減弱了一些,就是說,他們現在還只燒毀一些至今沒有見到的和被忽略掉的單個房屋。更有甚者,所有房屋事先都被有計劃地通過組織的隊伍用卡車洗劫一空。

慘遭屠殺的中國人民

日本右翼經常散布一種說法,說將南京燒成廢墟的大火是中國士兵所為。事實上,交通部等少量建築和城外一些民房是國民黨軍「焦土抗戰」的結果,而作為一個整體,這些都是日軍所造成的後果。從克勒格爾的描述中我們可以清楚的了解到。

克勒格爾所描述的日軍對南京對中國人對德國人的燒殺搶掠,讓我們領略到日軍當時有多麼的殘忍,對我們今天來說讀到這些也是感到特別的觸目驚心,這些是研究南京大屠殺的第一手資料,對我們今天的研究具有重要的意義。

來源:《南京大屠殺與西方國際友人》

編輯:浙江大學中國近現代史研究所研究生 蕭宸軒

季我努學社青年會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