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必去一次的稻城亞丁,在這里遇見神,遇見自己

▲海拔4800米+的營地

在亞丁,遇見神,遇見自己

晚上,在海拔4800多米的高山上搭起帳篷,安營紮寨。空氣稀薄,杳無人煙,連手機信號也沒有。跟朋友和當地藏人一起把酒話人生,忽然發現那些曾經困擾自己的塵中事,都化而為小,化小為無。

點擊視頻,走進傳說中的亞丁 ↓↓

想起馬丁.布伯的《我與你》,一本語言晦澀道義深奧的薄薄小冊子。少時看的是字面,人生路上走著走著才開始理解其深意。

▲火之舞

我們的世界,大多是「我」與「它」的世界:當懷著企圖心與他人、他事、他物建立關係,功利地成就自己的目標,「它」,只是我利用的工具。而萬有皆棲居於他的燦爛光華中,當「它」是工具時,我能遇見它的光華嗎?不,那只是我儲存卡中多出的一張張照片。

我一步步丈量著山路,一件件褪下包裹心靈的隱形鎧甲。當登上高地,與群山相遇的,是我的赤裸靈魂。不再摻雜著我任何的目標和預期,「它」,不再是「它」,而成為「你」。與「你」,這純淨的世界相遇,「我」,以我的存在沉浸在你的絢爛光華里。

▲一塵不染的純淨世界

馬丁.布伯所說的「我與你」中的「你」,是神性的存在。而「我」與「你」相遇,其實也是我的本真——神性——與你的本真——也即神性,相遇。

亞丁著名的三神山,如三顆晶瑩的鑽石,閃耀在橫斷山脈南部的崇山峻嶺中。對於喜歡扛著相機到處跑的人,亞丁是一塊巨大的磁石,或早或晚,都會把他的方向轉向亞丁。

在亞丁,我遇見神,也遇見自己。

▲神山前的尼瑪堆

翻山越嶺

有「世界屋脊」之稱的青藏高原,是世界上最高的高原,橫亙在它東緣的是南北走向的橫斷山脈

在橫斷山脈,沒有「大江東去」,從冰川出發的河流咆哮著從北往南奔騰而去;在橫斷山脈,也沒有亭台樓閣,跨過四川盆地的川西,是地殼斷裂,冰刀蝕刻而成的大手筆——人煙稀少的大地上,是特立獨行的雪峰冰川、高山深谷。

▲ 中國的三大階梯(圖片來源:網路)

中國的地形西高東低,分為三大階梯,從成都到亞丁,正是從第二階梯、海拔500米的成都平原到第一階梯、海拔5000米的青藏高原的陡峭攀升。

在這條路上,即便是現代交通,也少不了翻山越嶺、艱辛跋涉。然而,最美的風景,總藏在險峻的路後。

▲虔誠的朝聖者

從成都出發,翻過折多山就進入藏區,山如其名,折過一彎又一彎。薄雪覆蓋,溝壑縱橫,山巒起伏,雲霧繚繞。天地間揮灑著「山隨平野盡,雲生結海樓」的浩蕩之氣。

▲山路如電影膠片般快進

▲壯美折多山

▲天路十八彎

一夜風雪,前面依然漫漫山外山,茫茫懸崖路,不免倦意沉沉。

繼續穿越在4000多米海拔的高山叢林中。從雅江到理塘,雨漸漸停了,清晨爬上山頂時,一道金光撥開雲霧,傾瀉而下。

美麗的格桑花、低頭吃草的牛群、靜靜的藏族氈房,在廣袤無垠的草原,閃爍著生動鮮亮的光芒……

▲金光下的草原

雪峰神山

亞丁三座神山,經蓮花生大師點化命名:仙乃日、央邁勇、夏諾多吉,分別高達6032米、5958米、5958米,呈「品」字形排列。

慈悲化身的仙乃日,中間是三個圓緩的山峰,右側則如異峰凸起的金字塔。慈悲如許,它時而是溫厚的面具,時而又是銳利的尖刺。佛法萬變,有時在你落魄時拉一把,有時在你膽怯時踹一腳,卻都為了幫度你。

▲仙乃日,觀世音菩薩

藍天下,代表著智慧的央邁勇,山峰如尖尖的棱錐,直指蒼穹。智慧,從來都源於敬天畏神,以及人心向上的超越。

▲央邁勇,文殊菩薩

象徵著力量的夏諾多吉,渾厚剛勁,如高原雄鷹,一飛沖天。

▲夏諾多吉,金剛手菩薩

在亞丁村蜿蜒的山路上遠眺,群山迤邐,唯仙乃日卓爾不凡,引人註目。

六千多米高的仙乃日,在亞丁不同的地方都能看到,藍天下的仙乃日、群山上的仙乃日、沖古寺旁的仙乃日、倒映在卓瑪拉措的仙乃日……

每次不期而遇,都為它的非凡氣度、萬丈光芒而震顫。

▲神山護佑沖古寺

▲朝霞中的央邁勇、仙乃日

夕陽恣意燃燒,在仙乃日的冰層和巖石面上,明暗層疊、金黑交織。陽光撥動群山之弦,上演一曲天籟之音,而激蕩在仙乃日的,是最華美的樂章。

▲仙乃日的夕陽華章

冰的眼睛

亞丁有兩個美麗的海子:牛奶海,五色海

坡陡道滑,要同時將兩個海子盡收眼底,需勇氣和腳勁十足地爬得更高。此處望去,冰川融化後的海子澄澈清透,宛如冰的眼睛,靈動而柔媚,顧盼而生輝。冰的眼睛,一如神的眼睛。

▲冰的眼睛

總是想,站在湖心是什麼感覺?機會來了,冬日冰封的牛奶海湖面,冒著薄冰碎裂的危險,來一支恣意放飛的冰上芭蕾。

▲牛奶海上冰芭蕾

▲冰上行者

▲群山環繞五色海

▲天空的雲,投影在牛奶海的波心

旖旎風光

得益於青藏高原的「熱島效應」——因為最高,吸收的太陽熱能多,又因為南北走向的橫斷山脈,讓來自印度洋的暖流北上,於是在亞丁的冰川雪峰之下,並存著茫茫林海,豐腴草甸,清清溪流,呈現出一派剛柔並濟、對比強烈的旖旎風光。

▲沖古草甸

▲ 水草輕拂,薄冰暗生

▲只在冬春閃現的精靈

洛絨牛場落日時分的光影和溫暖,恰似神賜給長線旅途歸來遊客的饕餮盛宴,除卻一身疲乏。

▲洛絨牛場,夕陽西下

陽光從樹尖灑下,林間散發著翠綠和明黃的光,給堅硬的巖石披上一層柔軟而斑斕的錦緞。

▲叢林錦緞

沖古寺

沖古寺白色的石牆,黑色的梯形窗套,朱紅層疊的窗簷,黃色的窗幔,鎏金的象龍鼻和靈獸們在陽光中金光閃閃。在藍天的襯托下,黑白、紅黃形成愈發強烈的色彩對比,格外醒目。

▲充滿靈性的沖古寺

久久地站在沖古寺前神思,有點挪不動腳步。

所謂緣分,是不是就是這樣:高原強勁的冷風,穿過柔軟的窗幔,窗幔在風中翻飛,如鳥兒的翅膀。

我遇見風、遇見幔,而我的心就變成自由不羈的鳥。

▲茫茫林海,煙雲沖古寺

那山那人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閱人無數。蒼茫大地,修行的道路不同,最終卻殊路同歸。旅行的妙處,在於總是邂逅新朋友,深度認識老朋友。

溫厚慧智的摩梵老尹,在自然中揮灑著生命的活力、充盈的靈性。

▲瀟灑飛舞

在叢林中,悟空就像跟背後的樹、腳下的苔長在一起,走過千山萬水的他,是真正的自然之子。

▲林間精靈

紮西的眼眸,如高原的冰湖般純淨清澈,虔誠的心靈,如大地一樣充滿力量。

▲純樸的紮西

老友歐陽,在亞丁的斜坡上一跳八丈,像孩童般歡快。

▲西毒神功

▲崖邊的兄弟

亞丁獨特的風情,吸引著年輕的姑娘們和甜蜜的新人們前來拍照。他們尋找著屬於自己風景,自己也成為風景的一部分。

▲靚麗身影

▲藏族新人

尋美路上

旅行是一種發現美、欣賞美、創造美的自我體驗,心靈與自然的對話,不是只在陽光藍天中、風花雪月時。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心中有美,則簡單的一粒沙、一顆石皆美。神在心中,自會指引眼睛和心靈去找到美。

▲神的密碼

▲千朵萬朵,春天的花

▲祈福經幡

大風吹來,灰色的雲籠罩大地,

飛雲、卷雲、積雲,朵朵烏雲在空中翻滾跳舞。

▲雲的舞蹈

盛夏過後冰雪消融,一道道裸露的巖石紋理,為初秋的雪峰,平添雄渾大氣。

▲時光的紋路

徒步亞丁

這是一條少有人至的徒步線路,白天行路,晚間露營,途經三道5000多米的埡口,歷時35小時往返。徒步終點,是海拔4750米的高山冰湖——波擁措。

▲山體縱溝密布,是時光和冰蝕的刻痕

▲心向神山

爬上山坡,沿山脊前行,經冰川刨蝕的山脊,遠觀如刀刃鋒利,實地陡峭難行。

▲沿山脊前行

冰雪、高寒淬煉的山體,陡巖峭壁,亂石嶙峋,上坡下坡的訣竅,是走「之」字路線,避開碎石,盡量腳踏軟土。

▲礫石陡坡

神是宇宙的源泉,它的光芒由遠及近地「放射」出來,層層穿透最高的智慧、人的精神、抵達物質的肉身。

而徒步,恰如人「回家」的途徑,是與神「放射」相反的過程——掙脫肉身的束縛,靈魂不斷向上奮發,回歸神性的光輝。

▲翻越第一道埡口

一路的艱難,慢慢消磨意志和體力,出發就沒有退路,唯有一步步向前挪動腳步。

尋常的旅行,是眼睛的旅行,而徒步激活所有的觸覺、聽覺、嗅覺,離開身體的舒適區,甚至在疼痛中以全部的肉身去體驗天地。

▲沖頂第二道埡口

▲穿越第三道埡口

▲落日時分抵達波用措

用雙腳丈量高度,用身體觸摸山體,亞丁,已是與我有深度連接的亞丁。

▲與聖水的親密接觸

一個人爬上更高的山頂,當仙乃日、央邁勇、夏諾多吉三座雪峰盡收眼底,所有的疲憊困頓都消失,超越自我極限的快樂油然升起。

隨夜幕降臨,在群山之巔,萬籟寂靜,獨與天地往來。

▲遠眺三座神山

神秘星河

群星閃爍,在寧靜的神山邊峰上遠眺,暗夜中群山崢嶸,點綴著雪峰尖頂。

生活在平原,只道大自然的風化之功,在高原才見識冰蝕的巨力。在冰川長期刨掘、反復凍融下,雪峰如棱角、山脊如刀刃,如遺世秘境,令人敬畏。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世間任何東西,想擁有神山般的鑽石品質,都得經過同樣剛烈而強硬的修煉之路。

▲峻冷仙境

寧靜而神秘的夜空充滿著詩意,令人無限遐想中,念起《三體》中那首歌謠:

我看到了我的愛

我飛到她的身邊

我捧出給她的禮物

那是一小塊凝固的時間

時間上有魅力的條紋

摸起來像淺海的泥一樣柔軟

她把時間塗滿全身

然後拉起我飛向存在的邊緣

這是靈態的飛行

我們眼中的星星像幽靈

星星眼中的我們也像幽靈

借助現代文明的技術,汽車、相機,才能夠來到這里,留下璀璨星空的光影。但我尋找的恰恰是沒有文明的地帶,天空是萬年的天空,群星是萬年的群星。願文明推進得更慢,給世界留下更多淨土。

▲神秘星河

日照金山

清晨的天空還散落著幾顆星星,一道曙光已點亮山頂。

▲第一道曙光

天邊被旭日暈染成瑰色,央邁勇如鑽石般在天、水間晶瑩剔透,散發出璀璨的光芒。

▲鑽石璀璨

太陽冉冉上升,日照金山下,雪峰轉眼變成金光閃閃的皇冠。

▲純金皇冠

陽光普照,大地生輝,雪峰重歸聖潔之白。

此時,大音希聲,大象無形,大美無言。在世間,黑暗與光明、夜晚與白晝,總是像鐘擺一樣,交替轉換。剎那的榮光,讓人願意歷經一路荊棘。瞬間的狂喜,值得長長的痛苦來換取。

▲光芒大地

我與你,相約亞丁

世間無時不在「我與它」,而「我與你」只是瞬間,但正是這樣的瞬間,讓生命擁有激情和意義。

一年內五至亞丁,我手中的相機,隨著我的身心,去追逐冷峻雪山,魔幻雲彩,光芒日出,燦爛星河,清澈海子,神秘尼瑪堆,還有靈動眼眸。

神性的召喚,讓我一次比一次,越行越遠、越攀越高。相看兩不厭,唯有亞丁山。期待下一次,我與你,相約亞丁。

▲我與你,相約亞丁

(版權聲明:除特殊註明,本文所有內容均為西鏡攝影原創。訪問者可將本文用於個人學習、研究或欣賞,以及其他非商業性或非盈利性用途,但同時應遵守著作權法及其他相關法律的規定,不得侵犯作者的合法權利,包括但不限於不註明作者及文章出處等,除此以外,將本文任何內容用於其他用途時,須征得作者的書面許可,侵權必究。)

圖文來源:徒步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