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演義細節解密:書中的一處錯誤,引出元宵節與三國的秘聞


言歸正傳。在小說《三國演義》中,確實出現過三次元宵節的相關情節。第一處是國舅董承與太醫吉平在元宵節飲酒,酒後董承睡著,夢中得知荊州劉表與西北馬騰聯兵討伐曹操,於是聚集董承王子服等各家仆役千餘人,突然起兵圍攻曹操府邸,曹操府內正因為慶祝元宵節而沒有防備,董承得以順理突入,一劍斬殺曹操。不過斬殺掉之後,才發現這是南柯一夢。

第二處是曹操的長史王必統領禦林軍駐紮在當時的都城許昌,他接受了好友金禕[yī]的建議,說是如今魏王曹操威震天下,如今正值元宵佳節,「不可不放燈火以示太平氣象」,於是王必告諭許都「城內居民,盡張燈結彩,慶賞佳節。至正月十五夜,天色晴霽[jì],星月交輝,六街三市,競放花燈」。

另一處則是魏國大將鐘會帶兵滅蜀之後,蜀軍大將薑維圖謀復國,說動鐘會謀反,鐘會以正月十五與屬下魏軍將領共度元宵節為名,在原蜀國宮廷舉辦一出鴻門宴,鐘會計劃在這場宴會上把所有企圖反抗他的魏軍將領統統幹掉。

透過《三國演義》這兩段情節,我們至少能夠得到兩個有效信息,第一個是在羅貫中看來,元宵佳節是非常重要的節日,而且這一點在官府民間都具有普遍的共識性,所以元宵佳節需要隆重慶祝,鐘會以元宵節來安排鴻門宴,也是算準了這個節日比較隆重,諸將即使懷疑也不敢不來。

第二個信息就是羅貫中認為,在東漢末年三國時代,元宵節放花燈慶祝的習俗已經出現了,所以才會在小說中,安排了一出王必下令許都放燈的故事。

不過,羅貫中關於這段元宵情節的劇情安排,從正史資料來看,是錯誤的。

因為在歷史文獻中出現元宵節燃燈的習俗,最早也要到南北朝時期,也就是三國時代之後,而像《三國演義》中描述的那種滿城放花燈的大規模元宵燈會場面,更是要等到隋唐時期才正式形成,而這已經是《三國演義》相關情節400年之後的事情了。

這里大錘還要多說一句,歷史上元宵節正式出現放花燈徹夜狂歡的局面,還要更晚一點,大致在唐朝武則天統治時期才定型。而且小說後面一節,鐘會借元宵之節慶隆重,邀請諸將參加鴻門宴,這個情節安排看起來也比較可疑。

因為在東漢末年的文獻資料中,後世學者雖然可以找到元宵節的記載,但是當時的元宵節還沒有達到《三國演義》中描述的如此隆重的節日地位。

所以後世學者推測,羅貫中在《三國演義》中對元宵節的描寫,可能是依據他自己所在的元末明初的生活體驗來完成的。

不過,雖然可能是錯誤的歷史描述,但是元宵節在《三國演義》中仍舊有其獨特的意義。細心的讀者肯定能夠發現,元宵節這個喜慶的日子,在《三國演義》相關情節中並不是那麼喜慶,甚至是比較悲慘的。

前一節許都元宵放燈,實際是金禕、耿紀等人策劃的誅殺曹操的一整個計劃中的一步。而後面一節鐘會在元宵節請客,也是要借機誅殺部將中的不服之人。而且書中這兩個計劃在元宵節搞事情的謀反行動,全部都失敗了,下場也極為悲慘,金禕、耿紀等五人宗族老小全部被殺,而鐘會、薑維等人也事敗身死。

可以說,在羅貫中筆下本應該成為吉祥團圓隆重節日的元宵節,這里卻全是悲劇。唯一的亮色,就是第一處董承順利斬殺曹操的元宵節美夢,可夢醒之後依舊是謀刺失敗本人身死。

這種情節根據元宵節進行反向設定的寫法,在《水滸傳》中相關元宵節情節中也有體現。這也是古人創作小說時講究盛極而衰、月盈則虧的一種寫作邏輯。

只不過具體操作層面,《水滸傳》中極盡描寫元宵節各種花燈細節的美好與繁盛,強調的是這一處處繁花似錦隨後就被梁山好漢翻做瓦礫場的前後反差,側重於描寫繁華地變修羅場的觀感上的反差;而《三國演義》一再強調元宵節的人月團圓全城歡慶的佳節屬性,則是為了反襯元宵節當日各種計劃失敗的淒慘,更多是在追求一種情感上的反差。

所以,在《三國演義》《水滸傳》貫徹的這個寫作套路之下,咱們讀者需要對這一類元宵節描寫留點神了,越是寫的花一般美好,越要留神小說後續情節的急轉直下。

不過,這並不是元宵節本身有什麼問題,而僅僅是古代小說創作追求的一種寫法而已。並沒有必要非得與現實綁定。大錘在這里,也只是向大家介紹一下《三國演義》在這方面的基本套路而已。

現實中的元宵佳節,本就是大陸歷史上著名的狂歡節日,正如南宋詞人辛棄疾的名句所說的那樣,「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今日元宵節各種人間美好,本就是過大年中的一個重要日子的直接反映。在此,大錘也恭祝咱們各位讀者聽友,元宵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