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戰告捷,韓式喜劇功成

作者 / 1674

2019春節檔內,《飛馳人生》直接飆起來了,影片在預售票房階段輕鬆破億、首映日過半票房破兩億、首映日當晚票房拿下三億,目前以4.96億(截止到2月6日21:00)成績暫居檔期票房榜第三,且在大年初一登上微博話題榜第二。

那個愛極了賽車的韓寒,終於在《飛馳人生》中猛踩了一腳油門。《飛馳人生》正式亮相之後,韓式喜劇也呈現出更完善與成熟的面貌。韓寒的電影世界日漸築起,一方面承接著大眾市場的喜樂,一方面也充滿了創作者個人的意志表達,和諧統一又獨特有趣。

韓式喜劇功成背後,有哪些值得探究的方面呢?

《飛馳人生》成韓式喜劇高光點

韓寒的導演之路仍然長遠而無限,不過眼下這部《飛馳人生》作為其導演作品的第三部,亦可以看作是一個節點。

2014年韓寒導演處女作《後會無期》在當年暑期檔上映,以6.23億票房躍入暑期票房榜第四,華語影片戰績中位列第二;2017年第二部作品《乘風破浪》是韓寒電影首次闖入春節檔,以10.4億票房成績表現亮眼,來到2019年的春節檔,韓寒再次攜新作《飛馳人生》入局,首戰便一路高歌票房穩健口碑不俗。似乎看上去,韓寒的導演之路一帆風順,但好運不是說說而已,作品成績的一路高升也必然是實力說話,所以韓寒這條看上去風光無限的導演路,也是一路攀爬奮鬥所成就的,而成功的關鍵,也在於創作者自己對於市場的敏銳觀察與深度理解,對於作品創作的勇氣與膽識、才華與能力。

以最新這部《飛馳人生》為例,影片主打喜劇,喜劇向來是韓寒電影作品風格的主要元素之一,與此同時,《飛馳人生》還請來沈騰擔任主演,電影的故事主角張馳是一位被禁賽的中年過氣賽車手,心懷夢想但肩上卻同時承擔著生活與現實的壓力。

對比沈騰以往所塑造的諸多成功角色,前期事業重心放在舞台劇表演當中的沈騰多是依靠誇張的造型或肢體語言進行喜劇性表達,而在《飛馳人生》當中,反而去掉了沈騰以往在喜劇表演方式上的很多「裝飾」,從人物、劇情出發,將單純的喜感提升至高級的幽默與諷刺,此次沈騰飾演張馳也是其演員生涯的一個新窗口。當韓式喜劇與騰式喜劇在影片中發生奇妙的碰撞後,也便有了目前呈現在觀眾面前的、具有深度喜劇效果的《飛馳人生》。

除此之外,《飛馳人生》以賽車為題材,在題材選取方面可謂獨樹一幟,同時這也是當下電影市場中操作難度極大、同類型市場相對空白的一類題材,因而,挑戰是屬於《飛馳人生》的,但更大的機遇也是屬於《飛馳人生》的。

回顧過往電影市場上的賽車題材電影,能夠真正取得成功的其實並不多,大名鼎鼎如《玩命關頭》系列、《的士速遞》系列,經典代表如《急速60秒》《偷天換日》《頭文字D》等,近年也有幾部口碑佳作露出,如《極盜車神》《亡命駕駛》《極品飛車》等,從這些爆款中可見,賽車題材一直擁有廣泛的受眾市場,但無奈優質產品始終不多,尤其是華語電影幾乎呈現空窗之態。恰在此時,《飛馳人生》的出現不僅是對於市場上此類題材的補充,同時由資深賽車手韓寒編劇、執導,其強烈的導演風格與紮實的車手功底渾然一體時,《飛馳人生》所呈現的也是賽車題材電影的全新面貌。

此外,《飛馳人生》還有更吸引市場和受眾的亮點,便是整部影片的高顏值團隊,黃景瑜、尹正、尹昉等人均在電影中化身職業賽車手,賽車原本就是一件十分炫酷的事了,更何況還是一堆帥哥在開車,此番設計真可謂吊足了廣大女性觀眾的胃口,拍sir就有女同事,大年初一就猴急跑去看《飛馳人生》了。

說起來,韓寒拍攝《飛馳人生》,真是一件再合適不過的事兒了。而經過此前兩部導演作品的歷練,韓寒的導演功力與技法也更加成熟,第三部作品終於將他最愛的那個賽車世界呈現出來了,這是導演韓寒事業道路的重要時刻,同時也是賽車手韓寒職業生涯的又一次輝煌時刻。

韓式喜劇正在開創電影市場新方向

從2014年的《後會無期》到如今的《飛馳人生》,五年時光,導演韓寒通過三部電影樹立起自己鮮明的喜劇風格,同時也在愈加成熟的導演之路上開始進行開拓創新,如今也算功成時刻,回顧韓式喜劇的建立與發展過程,可以看出韓寒的電影創作不斷與市場融合、同時也在進行不斷自我升級的過程。

與市場上任何一種電影的喜劇風格都不同的是,韓寒獨創的韓式喜劇是一種對於現實生活的冷靜反思、對於普通人生狀態的溫暖關懷,韓寒在電影中通過對於世界入木三分的細致觀察、幽默辛辣的真實再現,以喜劇方式展現的其實是一顆溫暖且極富思考意義的精神內核。

這樣的喜劇創作探索從韓寒的第一部作品就已經開始,《後會無期》中是一段有趣的公路旅行,一路上笑料不算但也問題重重,電影通過對於一群年輕人生活狀態的描摹,體現了當下社會中年輕人面臨的種種迷茫與抉擇、成長與蛻變;

《乘風破浪》則將鏡頭瞄準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的上海小鎮,再現了幾個激情青年熱血中二的青春時光,爆笑連連的故事與段子之間,時代更迭、人生滄桑、夢想的湮滅與閃光反而成為影片厚重的底色,引人深思;

如今到了《飛馳人生》當中,故事的主角是一位中年失意的賽車手,從人生低谷到生命高潮,有尷尬無奈令人捧腹大笑的時刻,也有悲傷沉痛引人與之共鳴的深情,韓寒始終站在與世界、與觀眾平行對談的位置,提供話題與出口,也承接著觀眾喜怒哀樂的情緒釋放,觀影過後,可以感受到韓寒的電影是一個溫暖的世界,這里有你想要的笑話,更有你意想不到的感動。

韓式喜劇的迷人之處就在於,創作者心懷對於生活的關照,因此其作品才散發著獨一無二的魅力。此前有人問韓寒如何看待喜劇,韓寒說:「喜劇是特別特別難的,有時候讓人哭比讓人笑簡單,真摯的情感很容易讓人落淚,但讓人笑是一種天賦。要做到自然、不low,不那麼‘屎尿屁’的喜劇,難度還挺高的。

我也一直在研究,希望片子讓大家看得有意思一點。大家哄堂大笑,我會很開心:第一,我把快樂帶給了大家;第二,至少在那個時候他很快樂,我把觀影的快感也帶給了大家。快樂跟觀影時的快感是兩回事情,快樂就是我在那一刻覺得很快樂,觀影快感是自己對整個觀影的感受。我希望有一些自己想表達的事物,生活那麼累了,看電影輕鬆一下。」

可以說,韓寒對於世界的冷靜觀察、獨立思考在其電影創作中得到了更大的體現,高級的喜劇向來都是能讓人大笑亦能讓人大哭,而韓式喜劇,也正在成為這樣的一種喜劇。

除此之外,《飛馳人生》的出現也體現著導演韓寒在作品創作上的大膽嘗試與創新,作為此前華語電影市場內甚少有人涉及的賽車題材電影,韓寒不僅匯集了當下行業內最優質和最強大的賽車資源,還把劇組拉上四千米海拔的新疆巴音布魯克大草原,在近乎極限的環境中進行實景拍攝。此前一起拍電影(ID:yiqipaidianying)也獨家採訪了韓寒,聽他講述過電影拍攝的幕後故事。(韓寒最貴電影誕生記:《飛馳人生》是怎麼「飛」的 | 專訪)

《飛馳人生》之前,沒人做過的事,韓寒做成了,《飛馳人生》之後,韓寒也憑借這部電影樹立了一支標桿,將華語賽車題材電影拉升至了更新高度,相信這片藍海未來定會波濤翻湧,而此刻韓寒與他的《飛馳人生》,也正是更進一步開拓這片創作空間的先行者。

導演韓寒正在路上,他曾說:「以前拿冠軍的時候,拿一個冠軍覺得是運氣好,就特別想拿兩個、三個、五個,現在我拿了七個年度總冠軍。這也許是一種對於自我創作的不安全感,希望有更多的作品,以後再來一個,一直在創作。」

我們也期待著,韓寒電影的第四部、第五部、第十部,好電影永遠是值得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