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不配搞科幻?這些古代神作來打臉


作者|我方團隊張嶔

《我們愛歷史》為頭條號簽約群媒體

字數:1922字,閱讀時間:約5分鐘

在最近幾年,國產科幻題材的文藝作品,早已成了狂飆突進的黑馬,在2019年的春節電影市場上更異軍突起,某部情節震撼的國產科幻大片,已然在春節期間火熱刷屏,霸氣占據票房榜首。

當然,有熱度,自然也充滿質疑。對於中國國產科幻作品的質疑,這些年來也是十分熱鬧。雖然每個人的喜好都要尊重,但個別極端的觀點,卻是雷到叫人無語:「中國人科幻思想缺失」,「中國人沒有科幻文學的傳統」,所以「中國人不配搞科幻」。

中國人沒有科幻文學的傳統?這話,您問過歷史書沒?

因為,即使是在科技條件有限的中國古代史上,就早有中國人張開想像的翅膀,留下了一篇篇膾炙人口的科幻佳作。其內容之強大,足以令現代科幻迷們都嘖嘖稱奇。比如下面這幾部。

一:《偃師獻技》(戰國時代)

薈萃了諸多中國神話傳說的《列子·湯問》一書,不止有誇父逐日的奇幻,更不止有愚公移山的神奇,甚至還有「高科技」的腦洞。其中的《偃師獻技》一篇,腦洞就開到了極致。

《偃師獻技》的故事情節很簡單:風流天子周穆王巡遊時,遇到了一個叫偃師的工匠,這位偃師先生擅長製造假人,當場就給周穆王貢獻了一個。只見這個「假人」立刻在周穆王面前唱歌跳舞,瀟灑風采令周穆王的嬪妃都傾倒。卻叫小心眼周穆王大吐酸水,差點就要把假人拖出去砍頭。幸虧偃師趕快擰下假人腦袋,給周穆王慌忙展示假人身體里的木塊布條——大王您別發火,這真是我造的假人。

雖說這個故事的情節較短,但其中的想像力卻是不凡,偃師僅僅用木頭布條,就拼接出一個活靈活現的「假人」。故事里的周穆王呢?試著把假人的心臟摘了,假人就立刻啞巴。把假人的肝摘了,假人就立刻成了瞎子。這兩千年前故事里的奇特假人,卻活脫脫科幻電影里「人造人」的翻版。

這個短小的故事,也衍生出了著名的成語「巧奪天工」。與這故事里「巧奪天工」技藝一樣令人佩服的,當然還有作者的腦洞。

二:《拾遺記》(東晉)

如果說《偃師獻技》,還只是一個短小精悍的奇幻故事,那麼東晉小說《拾遺記》,卻帶來了更加震撼的科幻大片。

《拾遺記》的作者王嘉,就是東晉時代一位神奇的人物,這位曾經隱居終南山的方士,多次精準預言天下大事,惹得諸如苻堅等當時梟雄們頂禮膜拜。雖然他最終因觸怒後秦皇帝姚萇而被殺,但他留下的小說《拾遺記》,卻叫多少後人嘆為觀止。

比起《偃師獻技》的精短來,《拾遺記》有了更加華麗的語言描述,其筆下的故事段落,也是天馬行空。比如上古聖君堯帝,在《拾遺記》里就親眼看到了巨型飛船「貫月搓」,這個古代版的「太空飛船」,在天空上「若星月之出入」「常繞浮四海」,飛船上「羽人棲息其上,群仙含露以漱」。還有顓頊家的「鬼影劍」,只要麾下哪個部落不聽招呼,「鬼影劍」就呼嘯而出,如巡航導彈般精確打擊,儼然古代版的「巡航導彈」,畫面十分震撼。

除了這些震撼故事畫面,《拾遺記》里更有震撼的故事情節。比如秦始皇統一六國後,就有「宛渠人」乘坐著「淪波舟」前來拜訪。這些「淪波舟」都是從海底升騰而出,走出來的「宛渠人」各個身高十丈,他們與秦始皇熱情交談,縱論天地變化,每一個都精準無比。走後更令秦始皇思念不已,這才有了秦始皇不惜一切代價,派船隊出海尋找「仙人」的舉動。亦真亦幻的故事,叫後世許多史學家都連連驚奇,為其真實性爭論不休。

但毫無疑問的是,王嘉筆下《拾遺記》里的世界,已不僅僅是神話世界,卻是一個想像力無比豐富,令人神往的科幻世界。

三:《酉陽雜俎》(唐代)

當然,雖說《拾遺記》里的科幻世界夠奇特,卻也至今常被吐槽「缺少科學邏輯」。不過,唐朝人段成式的《酉陽雜俎》,不但有神奇的情節,更有實錘的科學原理。

《酉陽雜俎》,唐朝學者段成式的志怪小說集,雖說其中也收錄了大量神話故事,但小說對於月球的描寫,卻充滿了科學的嚴謹:故事里的兩位書生,在遊覽嵩山時,遇到了一個奇特的「白衣人」,經過交談得知,白衣人是「修理月球」的人。而且白衣人還饒有興趣的,給兩個書生「科普」了許多月球知識:月亮是由七種物質構成的,而且是靠太陽的照射來發光——這些後世科學家的重大發現,卻在書中早早「神預言」。

甚至「白衣人」還告訴兩個書生,在月亮上,有二十多萬像他一樣的人,在拼命的修理月球。如此陣仗,儼然一個高速運轉的大型月球空間站——唐朝的科幻小說家,就想到在月球建站了。

這樣奇幻的想像,其實植根於古代中國,強大的科學傳統。要知道,《偃師獻技》誕生的年代,正是中國古代手工業高速發展的戰國年代,而在《拾遺記》誕生前,中國人早已造出了渾天儀,觀測了哈雷彗星;《酉陽雜俎》誕生的年月里,中國天文學家已經知道,月球比太陽距離更近,大唐王朝更以空前規模測量子午線。那些奇特的想像力,正是古代中國科學精神,生動的縮影。

因為,保守封閉,並非中國文化的傳統,對未知世界孜孜不倦的探索追求,才是中華文明真正的傳承。

參考資料:《拾遺記》、《酉陽雜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