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列今年七大任務 為何這項放首位

原標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列出今年七大重點工作任務,為何要把這一項放在首位?

作者:何立勝 

2018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確定2019年要抓好七項重點工作任務。其中第一項就是「推動製造業高質量發展」。為什麼要強調製造業高質量發展?又應當如何增強製造業的創新能力?

製造業是國家綜合競爭力基礎

一個國家製造業的質量、品牌、創新能力,往往是國家製造業核心競爭力的集中體現。

據測算,製造業研發投入占總研發投入的70%左右,其創新的專利占比也在70%左右,通常製造業創造一個就業崗位,大約能帶來非製造業領域3個多的就業崗位。在2018年公布的《財富》雜誌全球500強企業名單中,中國企業所占位次持續上升,達到了120家,從2014年以來,已連續五年超過100家以上,穩居第二,僅次於美國。但是,上榜的500強中國企業的品牌價值、淨利潤率與發達經濟體的相關企業差距還很大。在全球500強品牌數量中,中國品牌37家,排世界第四位。每萬億美元GDP品牌500強數量(個/萬億美元),瑞士是29.68、法國是15.46、英國是12.07、美國是11.91、荷蘭是9.77、日本是8.75,而中國只有2.98。例如,2017年度,大陸鐘表產業產量占世界83%,但銷售收入僅占世界鐘表產業5%。一個重要原因,是質量技術水平總體處於中低端,難以形成品牌影響力,嚴重影響了產業附加值,這與瑞士鐘表產業形成了巨大反差。

據2016—2017年中國國家形象全球調查報告顯示,海外受訪者對中國產品的整體評價有所提升,但是,質量問題仍是阻礙中國品牌在海外發展的主要因素,約占63%。近年來,大陸消費者赴海外搶購電飯煲、馬桶蓋等產品,而這些產品並不是什麼高精尖產品,中國能夠生產而且價格便宜,為什麼還要去海外搶購?關鍵還是質量品牌上的差距,是技術創新的差異,老百姓的基本需求滿足後,變得更「挑剔」了,而我們的產品卻沒能跟上消費升級的變化。

推進製造業質量變革:以質量提升「對沖」速度放緩

中國製造業正處於從速度向質量、從規模向品牌、從低效向高效轉型升級的關口期,處在增強創新能力「爬坡過坎」的關鍵期。推動製造業高質量發展、增強創新能力,要從根本上解決低端過剩,推進企業優勝劣汰,加快處置「僵屍企業」,制定退出實施辦法,促進新技術、新組織形式、新產業集群形成和發展,進一步提升產品與服務的質量、品牌。

首先,從根本上解決低端過剩、高端不足的深層次矛盾。

過去是短缺經濟、生產能力不足,現在是低端產品過剩、高端產品不足,必須在供給端下大功夫。要強化創新和標準的引領作用,推動技術創新、標準研制和產業化協調發展,支持出新品、出精品。目前,消費個性化、多樣化、高端化漸成主流,對產品品質、性能和安全的要求明顯提高。從供給端,要強化全面質量管理,打造質量標桿企業,著力在提升質量上下功夫,加快建成適應科技新變化、市場新需要、優質高效多樣化的製造業供給體系,以質量的提升「對沖」速度的放緩,把製造業發展推向「高質量發展時代」。

提起質量、品牌,人們往往會想到「德國製造」或「日本製造」。但誰能想到,他們也曾走過「彎路」。

19世紀初,「德國製造」一度處於偷學、仿造的發展階段,曾是劣質產品的標誌。1887年8月23日,英國議會通過修改的《商標法》中,要求所有由德國出口到英國的產品都必須標明「德國製造」,以此區別英國本土製造的優質產品,這在當時是一個帶有侮辱性色彩的符號。此後,德國知恥而勇,經過上百年的不懈努力,「德國製造」已成為精準、可靠、高品質的代名詞。德國強盛基礎源於持續繁榮的製造業,源於對製造業的長期堅守與創 新髮展。

二戰後,「日本製造」一度也成為質量低劣的負面典型,被貶稱為「東洋貨」。為扭轉這一局面,日本提出「質量救國」戰略,學習引進發達國家尤其是美國的質量管理經驗,引入戴明博士、朱蘭博士等開展全員質量培訓、實施全面質量管理、設立國家質量獎等措施,有效提高和保證了產品質量,使「日本製造」成為全球產品質量的標桿。德國或日本製造,從最初的技術模仿到自主創新、質量領先的飛躍,從一種蔑稱蛻變為美譽,其秘密就在於全社會高度重視質量、強化標準,注重創新成為全社會、產業與企業內在的元素或基因。

其次,堅守質量、專注品牌。

堅守品質為本,堅守質量至上。品牌建設不是一日之功,需要久久為功,秉承的是精益求精、鍥而不舍,追求「品質為本」的「工匠精神」與企業家追求創新、品牌的經營理念高度契合,秉承的是持之以恒,長期積累,厚積薄發,追求產品或服務的不斷臻至完美,力戒的是浮誇、浮躁與急功近利。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國際競爭既是貿易規則和制度標準的競爭,又是產品和服務質量的競爭,只有提高質量,才能在國際產業分工鏈中占據優勢。「中國製造」向「中國品牌」轉變,關鍵是質量,核心是創新,基礎是精益生產、精益管理。做好品牌建設,要的是恒心、毅力,要的是高標準、嚴要求,要的是制度文化環境。

三是把握先進製造業發展態勢,促進製造業升級。

目前,新一代信息技術與製造融合發展催生新業態、新模式、新產品、新產業 ,智能製造、綠色製造、高端製造成為製造業生產組織方式和產業發展形態變革的核心,數據、信息、知識作為新型生產要素,日益成為最寶貴的資源。從順應製造業變革大勢考慮,從滿足產業升級需要出發,推動信息化和工業化深度融合,推動先進製造業和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不斷提升基於數據運用的要素配置能力,推動製造業發展加快向更多依靠數據、信息、知識等新型生產要素的增長模式轉變。無論是美國的《重振製造業框架》和《先進製造業國家戰略計劃》等項目、日本的「產業復興計劃」,還是德國的「工業4.0」、法國的「新工業法國」,以及英國的「高價值製造」等,其目的都在於振興製造業,提高製造業競爭力,促進製造業變革升級。因此,我們必須紮實推動製造強國建設,積極推進智能製造工程,實施智能製造試點示範項目,加快發展工業互聯網,推進傳統製造業綠色化改造、資源高效循環利用、構建綠色製造體系;發展服務型製造,運用工業設計、創新設計,培育服務型製造新模式。

推動製造業效率變革:以效率提高「對沖」成本上升

高質量發展要求優化升級要素結構,推動製造業效率變革。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製造業轉型升級步伐不斷加快,發展的效率和效益大幅提升,但就整體而言,與美德日等製造強國相比還有不小的差距。以勞力生產率為例,目前,大陸勞力生產率分別是美德日勞力生產率的1/8、1/5、1/6。為此,需要從以下幾方面著手加以提高。

一是以提高勞力生產效率為導向,加快轉變傳統的製造業發展方式。提高勞力生產率,首先要加強企業技術改造,注重通過增量投入帶動存量調整。提高勞力生產率,還要大力發展智能製造等新型製造模式,加快製造業提質增效升級步伐。

二是以提高資源配置效率為導向,引導生產要素向高效率的製造業部門、環節集聚。國內外實踐表明,像人工智能這些新產業新經濟的發展,高度依賴於技術、人才、知識、信息和資本等生產要素,對資源配置方式和效率的敏感度很高。國際金融危機後,各主要發達國家紛紛出台相關政策,核心就是優化資源的配置方式。按照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要求,引導技術、人才、勞力力、資本、信息等生產要素協同投向人工智能、車聯網、5G、物聯網等重點領域,推動科技創新能力轉變為產業實力,逐步讓它們挑起大梁,助力傳統產業改造提升,激發大陸經濟發展新的活力。

三是追求「物美」,而不是「價廉」。據世界知名經濟數據庫Statista公布的國家製造指數調查顯示,「德國製造」成為全球代表最高質量和服務的品牌,其生產的工業製造品,大到建造地鐵的掘進機,小到辦公室里的訂書機,從質量上講都是數一數二的,以至於在商貿領域,可以與其它人談價格,但與德國人談價格就比較難,連德國人自己都承認「德國貨就是物美價不廉」。伴隨中國製造業勞力力成本、土地、環境成本的提升,需要以大幅提高製造業勞力生產率來對沖勞力力成本的上升。增強製造業技術創新能力,構建開放、協同、高效的共性技術研發平台,健全需求為導向、企業為主體的產學研一體化創新機制,推動製造業由數量擴張向質量提高的戰略性轉變。

激發創新活力:以製造業動力變革「對沖」粗放式增長

推進製造業高質量發展的動力是創新,創新的目的是高質量。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核心技術受制於人是我們最大的隱患,如果核心元器件嚴重依賴外國,供應鏈的‘命門’掌握在別人手里,那就好比在別人的牆基上砌房子,再大再漂亮也可能經不起風雨,甚至會不堪一擊。」創新是企業成功的根本,創新多以研發為源頭,絕無虛活。事實證明,真正決定企業前途命運的是研究與開發,而不是別的因素。

一是鼓勵引導企業加大技術創新投入,支持企業建立研發機構,讓企業承擔更多的科技項目,不斷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著力搭建一批創新平台,推動產學研創新資源的深度整合和開放共享,為市場主體創業創新提供支撐。強化技術創新與商業模式創新的有機結合,促進技術成果轉化和產業創 新髮展。圍繞先進製造業的產業價值鏈,著力攻克一批關鍵的核心技術,切實做好製造強國的基礎要素。

二是圍繞先進製造業的產業價值鏈,著力攻克一批關鍵的核心技術,切實做好製造強國的基礎要素,如新一代信息技術、新材料、技術創新體系,從製造業的基礎元器件切入,引導激勵企業加大技術創新投入,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提高企業創新能力。

三是抓好基礎能力的提升。沒有堅實的工業基礎做支撐,就不可能擁有強大的製造業。大陸工業基礎與製造強國建設的客觀要求相比,差距還很大。要重點在推廣應用上下功夫,加快落實支持重大裝備規模化應用的激勵政策,如完善稅收支持,創新產業政策,發揮政策性金融、開發性金融和商業金融的優勢,加大對基礎性領域、重點領域、關鍵性產業的支持力度,堅定不移地強化自主創新,加快突破關鍵共性技術、前沿引領技術、顛覆性技術創新,提高重點領域自主保障能力,強化硬技術的創新,強化應用基礎研究,倡導創新文化,強化知識產權創造保護等。大力弘揚企業家精神,造就一批優秀的企業家,引領和激發全社會創新創業活力,為企業家的成長和發揮作用創造良好的社會環境;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鼓勵公平競爭,推動政策轉型創新,從結構性、傾斜型向功能性、普惠型轉變,提高企業對政策的獲得感,促進各類市場主體在市場上公平競爭、共同發展。

(作者為中國浦東幹部學院教務部主任、教授、長三角研究院執行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