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院士褚君浩:冀科學海洋有更多中國人的原創

褚君浩長期從事紅外光電子材料和器件、鐵電薄膜的材料物理和器件研究,是中國自己培養的第一個紅外物理博士。國際同行評論褚君浩及其團隊時說:在窄禁帶半導體研究領域,「他們不但趕上了世界,而且在一些方面走在前面」。

1966年,褚君浩畢業於上海師范學院物理系,1968年3月成為一名中學老師。而褚君浩的心里,始終有個「科研夢」。

因為彼時的環境,很難進一步學習,褚君浩與幾位好友堅持保留了一個「基本粒子討論班」,由一群喜歡物理的人組成,每隔一段時間就聚在一起,討論各自在理論物理方面的研究和學習心得。

「當時搞得很神秘,怕人舉報,有時是在上海圖書館科技情報所碰頭,有時是在某個成員的家里討論」,褚君浩回憶說,當時堅持學習,根本沒有一點功利心,純粹是喜歡,所以冒險也要在一起討論自己喜歡的理論物理。不過,當時的褚君浩就已隱隱感到,國家總是需要科學研究。

1978年,得知中國恢復研究生考試的消息,褚君浩非常激動。在褚君浩大學同學的父親、中國兩院院士嚴東生的鼓勵下,褚君浩以第二名的成績考入中科院上海技術物理研究所,師從中科院院士湯定元,圓了「科研夢」。

「改革開放的春風不僅改變了我的命運,也改變了一批有志科學研究的知識分子的命運」,褚君浩非常感謝兩位先生,「湯先生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批從美國回來的科學家,跟嚴先生一樣,都很愛國,我就跟他做研究,走上了科學研究的正規道路,不斷進步。」

在褚君浩看來,改革開放40年中國科學得到了迅猛發展主要得益於四個方面:一是研究生制度的恢復;二是國際學術交流;三是經濟的發展,實驗室建設的發展;四是體制機制的創新,包括各種科研機構、科研項目、科研計劃的發展。

褚君浩還記得,上世紀80年代初時,實驗室條件很差,如果當時有好的想法,國內沒有試驗條件,還要到國外去做。但改革開放以來,實驗室的建設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實驗室的儀器、設備,跟國外差不多,因此中國經濟實力的增長、科技水平的提高、人才的成長也在同步進行。

而開放實驗室、國家重點實驗室、工程中心等機制創新,為培養和引進人才奠定了重要的平台基礎,「這些發展也使得中國的科技水平做到了跟著發達國家追趕到並跑,到目前在某些領域領跑的形勢。」褚君浩說。

「我認為改革開放是中國歷史上史無前例的創舉,其最重要的意義是把中國放到國際大環境中去融合發展、吸取國際先進的技術和發展經驗,為我所用;同時大大激發和解放人的積極性,投身科技、教育、產業、社會和經濟的發展」,回望40年歷程,褚君浩發現科技發展了、人才湧現了、國力強盛了、經濟發展了、人民生活提高了,為中國進一步有序發展打下雄厚基礎。

除了科研工作,褚君浩還長期從事科普工作,近年來所作科普報告超過50餘場,平均每月作一場報告。

展望未來,褚君浩坦言,希望進一步實行改革開放,激發科技工作者進一步以發現自然規律、發展科學技術、振興新興產業、提高人民生活為目標而勤奮工作。他更希望在科學的海洋中,有更多中國人的原創性工作。

「小時候還在中學念書時,看到教科書中都是外國科學家命名的物理化學數學的定律,我就盼望著有一天中國科學家也做出大的貢獻」,褚君浩憧憬,這一天正逐步走來,希望改革開放促進科技環境進一步優化、科技創新的土壤更為肥沃、中國科學家做出更有水平的工作。(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