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彈性趨強 匯率預期依舊持穩

[摘要]10月30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9574,較前日大幅下調197個基點,創2008年5月21日以來最低。

10月30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至十年半以來新低,在離岸即期匯價盤中雙雙失守6.97關口,引發市場對人民幣貶值壓力的關注。

分析人士指出,近期人民幣隨美元雙向波動格局並未改變,美元重拾強勢過程中,人民幣對美元的整體跌幅仍然較小,對一籃子貨幣甚至穩中趨漲,表明市場匯率預期保持穩定。盡管中美利差收窄對匯率仍有一定壓力,但隨著市場對匯率雙向波動適應度提升,央行針對外匯順周期行為的調控措施繼續出台,人民幣匯率將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同時雙向波動彈性將進一步增強。

美元大漲是導火索

10月30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9574,較前日大幅下調197個基點,創2008年5月21日以來最低。

受此影響,人民幣即期匯價承壓下跌,在岸人民幣兌美元低開低走,早盤急跌逾百點至6.9724,為2008年5月19日以來首次失守6.97關口,與中間價一起創下十年半以來新低;香港市場方面,離岸人民幣兌美元震蕩下行至6.9769,刷新2017年1月2日以來新低。

人民幣匯率為何再現大跌?美元大漲是主要導火索。因美國9月消費支出數據向好,10月29日,美元指數紐約尾盤大漲0.29%,報96.69;進入30日,美元指數盤中繼續大漲0.3%至96.9576,刷新兩個半月以來新高。

「美國消費數據強勁,保持了美聯儲繼續升息的預期,是人民幣兌美元再次受到空頭挑釁的原因之一。」FXTM富拓中國市場分析師劉敏點評稱。

9月美聯儲衡量通脹的常用指標之一——扣除食品與能源部分的核心個人消費支出(PCE)物價指數同比增長2%,這是該數據連續五個月達到這一水平,一旦該數據超過2%的通脹目標水平,市場會擔心美聯儲加息將加快。

進一步看,10月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從6.8814下行至6.97附近,主要也是受美元指數大漲影響。10月前後,美元指數出現兩波明顯拉升,一是9月25日至10月4日,美元指數大漲1.71%;二是10月16日以來,美元指數再度強勢拉升約1.9%。在此背景下,10月以來人民幣兌美元累計貶值約1.16%,是正常的市場化反應。

恰如央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所言,近期人民幣有所貶值主要是國際金融市場美元加息、美元指數走強、國際金融市場擾動以及貿易摩擦等共同作用的結果。

匯率預期依舊持穩

盡管美元指數延續強勢,人民幣兌美元一度跌破6.97關口,但當前市場匯率預期依舊持穩。

整個10月,人民幣對美元的整體跌幅偏小,

對一籃子貨幣甚至穩中趨漲。Wind數據顯示,截至北京時間30日16:30,美元指數10月漲幅約1.64%,人民幣兌美元10月跌幅約1.16%,尤其16日以來,美元指數大漲1.75%,人民幣兌美元的跌幅僅為0.42%。

與此同時,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指數穩中有升。中國外匯交易中心29日公布數據顯示,10月26日,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報92.32,按周升0.17,較9月底僅小幅回落0.03。

市場人士認為,人民幣雖存在一定貶值壓力,卻沒有很強的貶值預期,主要原因有兩點:一方面,美元走勢仍是影響人民幣運行的重要因素,隨著美元再度逼近97關口,市場看空美元的聲音開始增多,這無疑將緩解人民幣面臨的外部壓力。

「近期美元指數震蕩上行,主要是受義大利強硬拒絕修改2019預算案、美國經濟表現尚佳等影響。但特朗普弱美元傾向、美國財政赤字擴大等問題將逐步強化美元中期弱勢形態,美元指數短多長空。」興業研究指出。

CFTC持倉數據顯示,截至10月23日,投機者輕微削減美元淨多頭頭寸,導致其淨多頭降至四周低點。當周美元淨多頭價值跌至261.6億美元,前值276.4億美元。

人民幣匯率總體持穩,體現市場對中國經濟基本面有較強信心,表明近期監管層出台的一系列穩定匯率的宏觀審慎政策取得了效果。

前三季度,中國GDP同比增長6.7%,隨著穩增長政策進一步加碼,市場對經濟預期進一步改善,基本面對人民幣構成有力支撐。而針對外匯市場順周期行為,監管層已經並將繼續積極採取宏觀審慎政策等措施來穩定外匯市場預期,並表示「仍有足夠的政策工具保持匯率穩定」。8月以來,銀行遠期售匯業務外匯風險準備金率上調至20%、逆周期因子重啟及發行美元主權債券、離岸央行票據等措施已相繼出台。

10月30日,盡管美元指數繼續上探,但離岸人民幣兌美元總體偏強震蕩,盤中一度直線拉漲逾百點回升至6.9654,在岸即期匯價連續收復6.97、6.96關口,境內外價差仍低於100個基點,表明市場匯率預期依然持穩。

雙向波動彈性將加大

市場人士指出,短期而言,中美利差收窄對人民幣匯率仍有一定壓力,人民幣很可能隨美元波動呈現有升有貶的運行態勢。

截至10月29日,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報3.08%,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報3.51%,兩者間的利差收窄至43個基點,仍處於最近七年多以來的低位。

「調高利率以穩定匯率並非較優選擇,匯率動態調整可緩解貶值預期。」國盛固收分析師劉鬱指出,調高利率代價過高,將提高實體經濟融資成本。通過適度增加匯率波動率,在一定區間內做到匯率雙向波動,也可以有效防止貶值預期的形成,這更符合「保持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的基調。

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日前表示,近年來,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不斷完善,人民幣匯率雙向浮動彈性增強。同時,市場主體更加理性,匯率預期趨向多元化,涉外交易行為合理有序,匯率風險管理意識增強,對匯率雙向波動的適應度明顯提升。

總的來看,若美元繼續上沖,疊加中美利差或進一步收窄的影響,人民幣貶值壓力可能仍然存在。但從中期來看,美元或已進入築頂階段,且中國經濟基本面韌性較好為匯率提供了有力支撐,人民幣缺乏進一步持續大幅貶值基礎,有貶有升、雙向浮動格局將延續。

(中國證券報 王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