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價」千萬,每天穿70斤衣服與死神博弈

一說到「拆彈專家」,不少人腦中都會浮現出一張剛毅威嚴、不茍言笑的面孔。但是,南京特警支隊安檢排爆大隊的「拆彈高手」葛曉宇,從外表看來卻是個高顏值「小鮮肉」。

身為90後的他,從事「排爆工作」已經3年,從活潑好動的少年成長為了淡然鎮定的排爆高手。這3年裡,他究竟經歷了什麼?

「初生牛犢不怕虎」,覺得拆彈「很酷」

3年前,剛從南京森林公安畢業的葛曉宇,在成功說服父母後,順利考入了排爆大隊。

「排爆」,這樣的工作在外人聽來,總不免會與危險、受傷相掛鉤,可葛曉宇卻對此毫無畏懼。既然選擇做一名警察,就應無懼風險。而且,「初生牛犢不怕虎」,在當時的葛曉宇看來,拆炸彈是一件「特別酷」的事。

但隨著學習「排爆」知識的深入,葛曉宇慢慢感受到了「害怕」的滋味,尤其是在真正面臨隨時有可能燃爆的危險炸彈時。在普通人無法體會的高壓與緊張氛圍下,身為「排爆隊員」的他,所面臨的巨大危險和肩負的責任變得愈發清晰可感。

拆彈時心跳慌亂,但從未表現出害怕

2016年12月,南京江寧區某工地發現一枚廢舊炮彈。接到警情後,葛曉宇和同事迅速趕往現場。炮彈彈身的破洞正不斷向外泄露液體,滲入泥土中冒著濃濃的白煙。

葛曉宇一眼認出,這枚廢炮彈是燃燒彈,一旦沾到諸如鞋子之類的物體上,就會持續燃燒,後果不堪設想。他當機立斷,和同事將燃燒彈小心轉移到垃圾堆旁進行處理。

排爆訓練現場

作為一個入職才一年的新人,這樣的「陣仗」,葛曉宇也是第一次見。回憶起當時的畫面,他笑著說,在抱著炸彈移動時,能清楚聽見自己心臟略顯慌亂的跳動聲,渾身的血液也加速般直沖腦門。

不過,他在小心應付炸彈的同時,又刻意控制著自己的臉部表情,保持著冷峻嚴肅的模樣,就是為了不讓周邊的群眾發現異樣。他說:「害怕也得上,你穿著制服,你是專家,你不上誰上?」

應對恐慌的最佳方法就是,學習

「拆彈」其實是個雜學,需要排爆手掌握物理,化學,電路等多方位的知識。在與隨時有爆炸可能的炸彈「零距離接觸」後,葛曉宇深刻意識到:「應對恐慌的最佳方法,只有更加深入的學習。」

因此,一有閒工夫,葛曉宇就會「泡」在專業書裡「充電」,或者待在「拆彈工具倉庫」中細細研究。

「身價了得」,和價值千萬的器械待一起

「價值千萬」的器械庫

倉庫中有近百種高尖端的新型拆彈器械,其中不少是進口的。葛曉宇抱著詞典將這些工具的說明書全部翻譯出來,並反復模擬操練。他的朋友說,這樣的「封閉訓練」太枯燥,可葛曉宇卻總是開著玩笑:「我天天和價值千萬的器械待在一起,身價了得呀」。

在這份努力下,3年來,他成功處置了廢舊炮彈警情68起,處置炮彈74枚,成為了當之無愧的「拆彈尖兵」。

想當剪掉「紅藍線」的主排手

想做一名合格的排爆手,除了過硬的技術,還必須擁有過人的心理素質。在前輩們的感染下,葛曉宇的興趣愛好從電腦遊戲逐漸向養花,養鳥,聽戲轉移,甚至凌晨四點起床和同事去釣魚。在他看來,這一切都是為了做到自己的終極目標,成為優秀的「主排手」——那個直接剪炸彈「紅藍線」的人。

雖然平時總會看見同行受傷、犧牲的報導,但「一根筋」的葛曉宇從未有過退縮,「因為這份工作的職責,就是與危險和死亡抗爭,保護更多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