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少將升到了上將,還當過黨中央副主席,成功的秘訣只有一個!

在不多的從少將再授上將的共和國將軍中,李德生是一個。他是真正在戰爭中一步一步成長起來的戰將,14歲參加紅軍,由班長而排長,由排長而連長,直至師長、軍長、司令員,一級一級打上來,成為優秀指揮員。他的秘訣是什麼?

他的兒子李南征說:「父親由士兵成長為將軍的秘訣,就是不斷學習。」

讀書是李德生的成功秘訣!是他一生最大的愛好,並且也是他唯一的嗜好。

他這個嗜好起始於一次戰鬥中負傷。

1933年,在「反六路圍攻」中,李德生沖鋒在前,結果身負重傷,住進了紅軍醫院。在醫院裡,不少傷員生病後心情比較低落,不愛學習。他沒有沮喪,反把住院當成學習的機會,找來紅軍讀本進行讀書,出身貧苦的他由此仿佛進入一個新的世界,思想水平、文化水平都有顯著提高。從此他養成了愛讀書的習慣。

李德生一生不會打麻將、不會下象棋、不會打撲克,更不會跳舞。只有看書學習,才是他最喜歡的。他當了高級幹部後,外出出差開會,其他東西都可以不帶,但必須要帶書,沒有書不行。

書讓李德生成長,變得有智慧,也因為愛讀書,他在戰爭中成長為一員善戰的贏將。

1967年,有人曾問李德生,參加過百團大戰沒有?李德生回答:我在整個抗戰中,一直是在主要方向上作戰。抗戰時,他在八路軍129師,該師的主要仗,他仗仗都參與,先後參加了奇襲陽明堡、伏擊響堂鋪、爭奪獅垴山等戰鬥,並且多次打出奇仗。

在著名的響堂鋪伏擊戰中,李德生本是通訊連連長,臨時抽去與特務連阻擊日軍。在戰鬥中,特務連連長身負重傷,團長命令他改任特務連長。他帶領戰士們硬是把日軍堵在伏擊圈內、死活打出不去,從而保證了主力全殲日軍。此戰如果沒有他堵住口子,日軍很可能突圍出去,全殲成為半殲。

李德生征戰一生,最得意之戰就是1942年5月他當營長時掩護八路軍總部突圍。當時他帶著一個營本來負責警戒團部,後來八路軍總部來了,臨時改為保衛總部。此戰中,敵人——日軍是一個師團——第36師團,而李德生說是一個營,實際上就只有兩個連。雙方對陣,打了一天惡仗,晚上總部突圍出去了,李德生和戰士們卻讓日軍圍住了。最後,他竟然帶著兩個連巧妙突破日軍的包圍圈,順利跑了出去。八路軍副總司令彭德懷本以為李德生他們全都犧牲了,見著李德生大為驚訝,說:「你是打仗的好料子。」

李德生最傳奇的一仗是著名的馬坊戰鬥。當時,他是團長,帶領82名戰士冒著大雪去拔鬼子據點。在戰鬥中,他們和日軍打起了肉搏戰。日軍小隊長鈴木和李德生拼起了戰刀,結果,被李德生砍傷後活捉。此戰被延安《解放日報》稱為「典型的殲滅戰」。團長親自揮舞大刀,與日軍面對面決鬥,在紅軍時期較多,但在八路軍時期不多。幾十年之後,記者採訪李德生時還嘖嘖感嘆:「這是何等英雄的行為!」

但李德生卻實實在在說:「我和鬼子面對面甩大刀片子,也只有這一次。」

李德生打仗,非常過得硬。他的老上級王近山這樣評價他:「打仗很硬,不怕苦,任務交給他,他就像老牛頂架,縮不回來。」王近山本身是員虎將,很少表揚人,對李德生如此評價,李德生得確實要有一套硬功夫。在朝鮮戰爭中,李德生率部接替上甘嶺防務後,王近山對政委杜義德說:「李德生上去了,我就可以睡大覺了。」

而李德生上去後,硬是頂住了美軍強大的炮火和坦克,把上甘嶺變成了「鐵嶺」,讓武裝到牙齒的美軍打不下攻不破,棄之可惜,拿著燙手。

李德生身經百戰,到了晚年仍然鐵骨錚錚。一次《中華英才》記者來採訪他,80多歲的老人依然蔑視地說:「美帝國主義沒什麼可怕的,都是紙老虎,當年我在上甘嶺不是把他們打敗了嗎?」

讀書讓李德生變得很注重個人品德的修養。他會打仗,能打惡仗、打仗,但從來不張揚,閉口不提自己。

著名的上甘嶺戰役後半段就是時任12軍副軍長李德生指揮的。上甘嶺前後打了43天惡戰,李德生指揮1打了近30天,成功地頂住並粉碎了美軍的進攻。在他指揮下,志願軍不僅把丟掉的陣地重新奪了回來,還擴大了新的陣地。

上甘嶺戰役剛結束,一次,12軍的崔參謀一邊聽廣播一邊發牢騷:「上甘嶺也是我們打的,最後全是15軍的功勞,提都沒提我們軍一個字。」

李德生聽後,當場批評他:「你這個想法不對頭,什麼你們、我們,都是我們志願軍打的嘛!」

戰後幾十年中,國內一說上甘嶺,就是宣傳15軍,很少提過12軍,就是提起,也是說12軍配屬15軍打。李德生一直不做聲。放《上甘嶺》電影時,他的孩子看了電影後議論紛紛。李德生沒提一句關於上甘嶺戰役的事。結果,子女們成人後都不知道父親指揮過了上甘嶺戰役。

李德生從朝鮮回國後,先12軍工作,後在瀋陽軍區當了12年司令員,經歷過5任政委,這些政委各有特點,有的資格老,有的脾氣大,有的學問高,有的資歷淺,但沒有一個政委和他相處不好。都與李德生處得很愉快,心情舒暢。

讀書讓李德生會打仗,會處理人際關係,還會「齊家」。

李德生夫婦定的家規,是「不準搞特殊化」,他身居高位,對子女要求甚嚴。他的兒子李和平初中畢業後就參了軍。在部隊,他有「三晚」:一是入黨晚。當了3年半兵才入黨,算上一年預備期,4年半才轉正;二是提幹晚。當了4年半兵才提幹,別人最快的一年半就提幹了;三是上學晚。招收工農兵大學生時,李和平報了名。名單送到軍部後,被李德生得知硬是劃掉了。隨後,軍司令部欲調他去當參謀,也被李德生劃掉了,並交待「在基層好好鍛煉」。結果,李和平在連隊幹了8年,在團以下基層幹了20年,才推薦到國防大學上了3年大專。對越自衛反擊戰時,他卻率部上前線,捍衛祖國安全走在了前列。

李德生一生傳奇。但是,他去世後,身居高位的他,留下來的遺物幾乎沒值錢的東西,除了軍裝,便衣也沒幾件,沒有錢,連一個銀行戶頭都沒有,但是有一大堆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