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跟張作霖爭奪東北,卻因一次意外,只能鬱鬱而終


在東北軍閥中,提起張作霖,肯定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但是提起馮德麟,可能知道的人就不是很多了。

其實,馮德麟當年在東北的地位非常高,連張作霖都對他畢恭畢敬,平時都叫他五哥。

為什麼叫「五哥」?是因為當年東北有「八大金剛」,馮德麟排第五,張作霖排第七,關係好得像穿一條褲子,馮德麟也沒少提攜張作霖。

不過,一起打天下的時候什麼都好說,但等有了一定的地位,就開始不平衡了,尤其是張作霖,心眼兒太多,沒少坑馮德麟。

1912年,北洋政府掌權,將張作霖和馮德麟所在的東北武裝巡防營改編為北洋陸軍,張作霖為27師師長,馮德麟為28師師長。

袁世凱雖然對二人加官進爵,但他可不是傻子,為了能控制東北,又特派他的心腹段芝貴任奉天將軍,督辦東三省。

張作霖和馮德麟的野心多大?他們當然不能容忍一個外來客掌控東北,因此,就密謀將段芝貴趕出東三省。

這年春節剛過,張作霖先拋出了一個「奉天人治奉天」的口號,馮德麟緊緊跟上,宣傳造勢,在二人的操作下,段芝貴在東北呆不去了,準備走。可是,段芝貴當時大權在握,走之前,將東三省庫存的官銀和大量的武器彈藥全都提了出來,準備用火車拉往北京。

這還了得?張作霖和馮德麟決定攔下這些東三省的家底。可是該怎麼辦呢?張作霖建議在勾幫子一帶劫下這列火車。

為什麼要在勾幫子一帶動手呢?因為這個地方是馮德麟的地盤。馮德麟還不知道張作霖的花花腸子,二話不說,真的在勾幫子攔下了火車,並扣押了段芝貴。

這時,張作霖出場了,一邊假裝勸馮德麟放了段芝貴,一邊對段芝貴說:「將軍快走吧,我和馮德麟說好了,東西留下,人先走,保命要緊!」蒙在鼓里的段芝貴嚇得趕緊跑,並對張作霖感恩戴德。

逃回北京後,段芝貴找到袁世凱,大罵馮德麟不是東西,大誇張作霖是他的救命恩人,並勸袁世凱,東北非張作霖督理莫屬。於是,袁世凱大筆一揮,封張作霖為盛武將軍,督理奉天軍務兼巡按使,掌握了東三省的軍政實權。而馮德麟呢,被降成了一個小小的軍務幫辦。

這時,馮德麟才意識到被張作霖耍了,恨透了張作霖,從此處處跟他作對,並一直尋找機會奪權。

不久後,機會來了。這一年,張勛率辮子軍進京,因為勢單力薄,便邀請張作霖來京共商復辟大業。可是,張作霖看得明白,拖辭不去。張勛打聽到馮德麟與張作霖不和,又握有兵權,於是,轉過頭來做馮德麟的工作,並承諾,如果將來成功,東三省全都歸馮德麟管理。

馮德麟大腦門一拍,對天長笑,樂得合不上嘴,感覺自己終於見到曙光了,於是,立即回電張勛,表示同意,先派了200人進京。張勛大喜,在宣統皇帝面前大講馮德麟有多優秀,並要求宣統授予馮德麟禦前侍衛大臣,又賞穿黃馬褂,以及在紫金城內騎馬,反正好處一大堆。

馮德麟風光無限,認為時來運轉,將來掌握東三省指日可待了。可沒想到,這場鬧劇很快就收場了,馮德麟的美夢不但沒做成,反而被抓進了大牢。

好在張作霖念及舊情,四處活動,把馮德麟救了出來,但從那以後,馮德麟再也沒有和張作霖叫板的資本了,最終於1926年鬱鬱而終。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馮德麟的兒子馮庸很有出息,後來用全部家當辦了一所大學:馮庸大學,是東北第一所私立大學,為東北培養了很多人才。

歷史客棧作者:荒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