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一張春宮圖都不會有女子裸露小腳!

本文不準備配圖,原因你懂的。

但是我也找了一張比較合適的。

這個歷史點夠冷吧?

雖然很多人看過春宮圖,但是肯定沒有人注意到這一點。

明末清初時候,社會風氣開放,各類春宮圖冊在坊間市井流傳,然而即使是最開放,最大膽的春宮圖裡,哪怕男女主角都一絲不掛,也不可能讓你看見女子裸著的腳。

不是隱藏在帷幕後,就是穿著鞋的。

包括一些文學作品裡,寫不可描述的片段的時候,女子也是穿著鞋的。

比如,在《金瓶梅》第二十七回,也就是老司機們最喜聞樂見的「醉鬧葡萄架」一回裡,西門慶去撒尿,回來的時候潘金蓮已經…

回來見婦人早在架兒底下,鋪設涼簟枕衾停當,脫的上下沒條絲,仰臥於衽席之上,腳下穿著大紅鞋兒,手弄白紗扇兒搖涼。身上一絲不掛,腳上還穿著鞋。

荷蘭籍著名漢學家高羅佩先生的著作《秘戲圖考》裡也提到了這種現象認為女子的裸足是禁忌,但具體為什麼也沒細說。

《肉蒲團》第三回裡有一段玉香果然憑他把一身的衣服脫得光,唯有腳上的褶褲不脫。

這是何故?

原來褶褲裡面就是足腳,婦人裹腳之時只顧下面齊整,十指未免參差,沒有十分好處。

況且三寸金蓮畢竟要褶褲罩在上面才覺有趣。

不然就是一朵無葉之,不耐看了。

所以未央生得竅只除這一件不脫。

既喜歡女子的三寸金蓮,又嫌棄腳指不好看,古代男人也是難伺候。

這樣看來,似乎腳才是女人身上最神秘、最不可褻瀆的部位,那為什麼會對女人的小腳這麼在意呢?

坊間各種傳聞,最讓人接受的是起源於那位吟唱「春花秋月何時了」的南唐後主李煜,他的嬪妃們用布把腳纏成新月形,在用黃金做成的蓮花上跳舞,李後主認為這是至美,於是後宮中就開始纏足,後來又流傳到民間。只要皇帝喜歡什麼,民間一定會流行什麼。

大嘴猴:女人裹足後,不穿鞋子確實不好看,照片自己百度去,太嚇人就不給大家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