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性化民宿背後存隱憂

位於山林中的星空民宿。袁琛攝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鄉村民宿。魏永賢攝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刷」 新華社發

不久前,長春市民白先生通過某知名旅行網站預定了營口的一間民宿,然而入住期間不幸發生悲劇:白先生三歲半的女兒在靠窗的床上玩耍時,從15樓掉到窗外墜落身亡。這引發了大眾對於民宿安全問題、民宿平台監管責任的廣泛關注與質疑。

民宿是指利用閒置房屋資源,民宿主人參與接待,為遊客提供當地自然、文化、生產生活方式體驗的小型住宿設施。近年來,共享經濟越來越受到重視,民宿作為其中的重要分支發展迅速。《中國共享經濟發展報告2018》顯示,2017年中國共享經濟市場交易額約為49205億元,比上年增長43%,其中房屋住宿增速為70.6%。

然而,行業蓬勃發展的同時,也帶來了很多問題:針孔偷拍、財產盜竊的新聞頻頻出現,和小區居民的衝突矛盾不斷升級,而花錢雇水軍「刷單」也成了很多網紅客棧的「套路」。民宿行業在灰色地帶遊走已久,相關專門法律和監管措施卻依然滯後,導致行業發展存在不少隱患。

1.缺乏專門且明確的法律規定

民宿大體分為鄉村農家樂,由平台或專業房東經營的酒店式公寓、別墅,還有分布於城市社區中的民居。

數量多而分散,又始終遊離於已發布管理辦法之外的是城市社區中的民宿。前文所提到的涉事民宿即是此類型。該房源由某網站平台提供,通過另一家網站進行銷售。事故發生後,白先生發現民宿安裝的紗窗破損不結實,紗窗外沒有防護欄,且床距離窗戶非常近。同時民宿出租人不是房主本人,而是所謂的「二房東」。

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教授黃振中認為,目前民宿行業只有行業標準和一些地方規章,沒有專門、明確的全國性的法律規定。如原國家旅遊局2017年發布的《旅遊民宿基本要求與評價》,針對旅遊民宿的設施、經營性規定做了基本要求。而涉事民宿,在安全防護方面肯定沒有達到相應的經營性標準。

與上述案件相關的網站平台負責人表示,他們勘察房源時會檢驗兩個核心信息:第一,該房源是不是真實存在的,與上傳到網站的圖片是否一致;第二,查驗房東是不是真實存在的。但他們認為,「二房東」的問題,不是經營的關鍵點。同時他們對房源所需要達到的標準做了提醒,但這套房子是7月上線的,還沒有安排上門勘察。

對此,黃振中認為,在這起案件中,父母、房東與平台都有各自應承擔的法律責任。父母對孩子沒有盡到注意義務,沒有盡到監護責任;房東作為經營主體,沒有採取必要的安全防護措施,應對事故承擔主要責任。平台的責任主要在於對房東和房源沒有盡到資格審查之責,對於安全防護問題,僅有提醒是不夠的。

「民宿標準只是推薦性標準,不是強制性規定,更算不上法律法規,因此效力有限,更多的作用還是為經營者和服務者的行業自律與自治提供基本的規範參考。」中國未來研究會旅遊分會副會長劉思敏認為,專門法律規定的缺位,對於公眾安全保護、民宿行業健康發展都是極大的制約。

2.非標準化住宿帶來短板

「盡管有很多問題,但民宿的發展證明它有廣泛需求,在擴大旅遊消費、推動靈活就業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酒店管理學院院長谷慧敏說。

中國飯店協會發布的《2016—2017中國客棧民宿行業發展研究報告》分析,政策扶持、消費升級、資本湧入都是民宿業近幾年呈井噴態勢發展的原因。

2015年11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的《關於加快發展生活性服務業促進消費結構升級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積極發展「客棧民宿、短租公寓、長租公寓」。2016年3月十部門聯合出台《關於促進綠色消費的指導意見》,提出「支持發展共享經濟,鼓勵個人閒置資源有效利用」,有序發展「民宿出租」。

在消費升級方面,2016年大陸人均GDP為8865.9美元,當人均GDP超過5000美元之後,旅遊需求進入多元化度假階段,住宿需求越發豐富。而民宿種類多、選擇豐富,消費靈活,能享受到酒店所不具備的個性體驗,正符合這一趨勢。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市場平台豐富多樣,極大降低了信息搜索成本,使分享成為有利可圖的商業行為。

打開幾個用戶較多的民宿預訂平台,「房間風格很特別,裝修處處透露著用心」「地理位置好」「有家的感覺」「做飯方便」等,是受歡迎民宿得到最多的評價。

但消費者的擔憂也恰恰體現了這種非標準化住宿存在的短板——「不確定是不是打掃過衛生」「人身財物安全沒有保障」「毛巾不敢用,睡得也戰戰兢兢」……此前有新聞報導稱,曾有房客在民宿中被盜價值6萬元的財物,還有房客在房間中發現了偷拍錄影頭。

在中國旅遊協會民宿客棧與精品酒店分會會長張曉軍看來,民宿的「非標準化」賣點是一個誤導。「一旦安全、私密、衛生的基本住宿標準都無法得到保證,哪裡還談得上個性化、特色化?」張曉軍提出質疑。

對於房東來說,他們的焦慮主要在於民宿沒有合法定位。北京的陶女士2015年起開始用自家空閒的房間經營民宿,「片區警察管我的民宿叫‘黑旅館’,每次上門檢查都要求我不能再幹了」。她希望有一個能夠合法經營的方式。

另一個重要問題則來自鄰居投訴。旅客無定時的到達時間,拖行李聲、說話聲等噪音干擾,及房客身份的不確定性給小區帶來的安全隱患,都成為鄰裡投訴的主要內容。

3.專門法律立法存在難點

面對種種亂象,近年來大陸相繼出台了一些行業標準。2016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落實發展新理念加快農業現代化做到全面小康目標的若干意見》提出,「大力發展休閒農業和鄉村旅遊」「有規劃地開發休閒農莊、鄉村酒店、特色民宿、自駕露營、戶外運動等鄉村休閒度假產品」。2017年3月,商務部針對《中國民宿客棧經營服務規範》這一標準征求意見。2017年8月,原國家旅遊局發布《旅遊民宿基本要求與評價》,這是國家層面的行業標準,但其中並未將城市小區房源並入民宿范疇。2018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工商聯向全國政協提交《關於促進民宿健康發展的提案》,提出國家應出台明確規定,對民宿進行法律界定,改變民宿當前「無法可依」的尷尬現狀。

谷慧敏認為,推動專門法律落地,最棘手之處在於「能不能利用住宅經營民宿」這個問題尚未解決。「從全國來說,民宿現在是不合法的。此外是權力和利益分享問題。社區中的住宅做商業性經營,入住客人要使用電梯、停車場等社區中大家共有的資源,客觀上是民宿主人額外占用了其他業主的資源,侵犯了其他業主的權益。」

大陸物權法對住宅商用存在諸多限制。物權法第77條中,要求住宅商用不得違反法律法規和管理規約,同時也必須經過利害關係人的同意。最高人民法院制定的《關於審理建築物區分所有權糾紛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將利害關係人原則上限定為本棟樓的其他業主。

此外,谷慧敏認為,與酒店相比,對於民宿的監管有很多現實問題。酒店通常會囊括整棟建築或單獨經營空間,而民宿則可能只有一間住宅,其餘還是居民住戶,因此諸如酒店的消防、安全標準等無法在民宿裡實施;在酒店裡,一間房只有客人和酒店的工作人員可以進入,但民宿則存在之前住過的人也掌握房間鑰匙的可能;大量外來人口頻繁出入社區,社區如何共治、社區的治理結構朝哪個方向走?這些問題目前都沒有得到很好解決。

4.業內已開始自覺探索

2016年審計署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現有閒置房源近7000萬套,但分享比例僅為2.57%。未來閒置房源的開發仍有很大空間。產業的發展雖離不開政府的監管,但業內的探索同樣重要。

房東與房客間雙向評分機制已是業內的主流做法。這一機制可以使房源自然優勝劣汰,也在一定程度上幫助房東識別出有問題的房客。

就房客所關心的住宿期間人身安全問題,大多數知名平台免費提供了住宿意外險。同時針對可能對房東造成的各類財產損失,平台提供了免費家財險。經營民宿近3年的李女士,有一次發現房客損壞了牆壁,她拍照取證之後,平台即用家財險賠付了她1000多元的損失。

針對與住宿安全關係最為密切的身份信息核實問題,已有平台進行了先行探索。其開發的智能門鎖具有「刷臉入住」功能,能夠將入住人相關身份信息同步上傳至公安部門,以便公安部門對入住者的信息進行驗證和記錄。目前,這套「刷臉入住」系統已經通過了全國10個省份公安部門的安全認證,並在重慶、杭州等10多個城市進行測試經營。

這些技術進步、自覺探索積極推動著民宿產業的標準化發展。谷慧敏認為,制定相關民宿國家標準的目的並不是讓民宿變得千篇一律,而是要解決其合法地位、安全、衛生等最根本的問題。

(本報記者 陳慧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