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瑩:中美關係再次站在方向選擇關口

參考消息網10月20日報導(文/傅瑩) 中美關係下滑的速度超出人們預料,美國主管人的幾個講話更讓人感覺到寒風陣陣,就像一些中外學者質疑的:難道要閉著眼睛跳入「修昔底德陷阱」?

美方挑起經貿摩擦所帶來的緊張感和不確定性開始向其他領域蔓延,使兩國關係處於建交以來罕見的低點,也讓本已存在多重挑戰的世界面對更大壓力。在國際層面,地緣政治和大國競爭重登台面,同民粹主義、保護主義雜糅在一起,像數把利劍劃破國際社會在經濟全球化浪潮中形成的緊密聯繫,頗有要將世界拖回到20世紀上半葉那種動蕩狀態之勢。

以受害者姿態對華扣帽

可以看到,國際力量對比導致的現實主義對自由主義的「修正」是一大背景。全球生產價值鏈、資源配置網路和科技研發鏈條上對新增長動能的競爭是另一大背景。再有就是,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基於價值觀和制度差異,對中國在共產黨主管下取得的成功疑懼日深。

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美國作為經濟全球化和全球治理體系的主導者,卻以受害者姿態對中國提出指責,認為中國的成功是建立在綁架美國利益、使美國「吃虧」的基礎上。事實上,美國是經濟全球化的頭號受益者。根據世界銀行按美元現價所做的統計,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在1990年是22.57萬億美元,到2017年達到80.68萬億美元。同期,美國的GDP從5.98萬億美元增長到19.39萬億美元,中國從0.36萬億美元增長到12.24萬億美元;同期,美國人均GDP從2.39萬美元增長到5.95萬美元,中國從318美元增長到8827美元。

比照一下,美國人比中國人少受益了嗎?更何況,美國遍布世界的跨國公司獲得了巨額利潤,美國企業利用海外低成本加工製造和低價進口以及全球美元環流維持的經濟繁榮和民生基準,很難用具體的量化數據來衡量。

顯然,問題不完全是因為經濟。美國自2017年底以來發布的一系列官方文件把中國當作主要戰略競爭對手,最近還以個別非政策性事例為借口,把「干涉美國內政」的帽子扣到中國頭上,由此形成的美國對外政策調整給兩國關係帶來嚴峻挑戰。這些給人以「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感覺。人們不由得要問,這是否又是美國一次嚴重的戰略誤判呢?美國的對華政策是否在進行系統性改變?將向什麼方向改變?

美國一些人從霸權思維出發,認定中國成長起來後必定要挑戰其世界地位,如果現在不進行打壓,以後恐怕就來不及了。現在已經看得到美國在技術、標準、人員交往等層面試圖對中國限制的動向。這導致中美關係面臨困難的選擇:其一,是相互「脫鉤」,進而導致全球經濟體系的割裂,還是相互解決彼此關切的問題,繼續在同一個全球經濟體系內謀求共贏?其二,是相互防范與制約輪番升級,逐漸走向全面對抗,還是經過磨合、調整,做到良性競爭與合作的新型關係模式?

目前,美方釋放的輿論和採取的政策措施,似乎試圖刺激和迫使中國選擇「脫鉤」和對抗,更有些人巴不得中國主動卷入代價高昂的世界權力博弈。究其目的,無非是阻礙中國的追趕步伐,至少拉長追趕的時間。然而,中美已在同一全球經濟體系內合作40年,都在全球資源配置和產業、價值鏈上擁有無可替代的地位,相互也建立了全方位聯繫。即便中美真要「脫鉤」也不可能立竿見影,而是要經歷長期而痛苦的過程,對雙方的經濟和人民的福祉乃至全球經濟可能造成的損害,恐怕是世界難以承受之重。

中美合則兩利鬥則俱傷

現在美方想把球踢給中方,中國人也開始意識到,中美關係又一次站到方向選擇的關口上。另一方面,中國國內經濟正承受著調整和轉型的壓力,美國挑起的貿易摩擦增添了新的複雜因素。中國各界在對美關係上的認識正在逐步深化,盡管充滿憂慮,但沒有放棄對未來回歸平穩的希望。目前的態勢若繼續下去,會讓兩國關係的下滑更加不可遏止,如果相互做些調整,或許能喚醒一個不一樣的未來。

無論中美關係如何變化,正如習近平主席曾強調的,中美兩國合則兩利,鬥則俱傷。中美合作可以辦成有利於兩國和世界的大事,中美對抗對雙方和世界肯定是災難。不能在中美兩國如何判斷彼此戰略意圖這個根本性問題上犯錯誤,否則就會一錯再錯。

歷史進程的方向性變化從來不是在哪個具體時間選定的,而是在千百個具體事件的發生和具體問題的處理過程中累積出來的。只有在大勢形成之後,人們才能觀察到變化的全貌。而這期間,中美乃至世界各國的表現和選擇,將左右未來世界的方向。在這樣一個快速變化的階段,最重要的是明確自己希望的方向和目標,確定現實可行的步驟,努力處理好每個具體問題。

習近平主席提出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是符合中美乃至國際社會共同利益的最佳方向,我們需要把對外政策的方方面面都歸攏到這個方向上,以此作為判斷大是大非的準則。堅持和平發展是我們根本的選擇。當前最重要的是頂住壓力做好自己的事,不斷推進國家治理現代化,堅持深化改革、擴大對外開放,使中國市場更具吸引力。同時增強國際意識和責任感,與世界各國一道,維護好世界和平發展的大勢。盡己所能維護、促進世界經濟的穩步增長、全球體系的開放和自由、國際安全事務的包容與公正。

對中美關係來說,重要的是控制住矛盾的擴散,維護合作根基,避免被裹挾進所謂的對世界霸權之爭,確保國家發展的外部環境不被破壞。從美方對中國提出的種種指責可以看出來,美國社會對中國存在比較多的誤解和偏見,這也容易讓挑唆中美衝突的人找到空間。我們需要更好和更加主動的溝通,贏取尤其是普通美國人對中國的了解。對美方涉及中國政治制度和體制的攻擊,我們堅決回擊,堅定捍衛中國的政治主權。對一些基於個案和問題提出的指責,可以拆解、說明,增進了解。而對一些原本就屬於我們改革需要解決的問題,坦然接受,加快推進,通過更有效的改革完善我們的經濟運作環境,在全球經濟體系中站穩腳跟。(作者為中國社科院國家全球戰略智庫首席專家、清華大學兼職教授,本文以作者在俄羅斯第十五屆瓦爾代國際辯論俱樂部年會期間的發言為基礎)

來源:騰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