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用三天做到票房逆襲,《流浪地球》能帶中國科幻電影跑多遠?

看完《流浪地球》,朋友在群里問我怎麼樣,我的回答是:熱淚盈眶!吹爆!

上一次看電影被感動成這樣,還是看《尋夢環遊記》的時候,還好這次偷瞄到同排也有不少人在看電影過程中假裝不經意地擦拭眼角。

感動不止於電影的劇情,更在於中國也能拍出優秀的科幻片了。

記得第一次開始躍躍欲試的期待劉慈欣的作品被搬上大銀幕,細細想來還是2015年的《三體》。

在經歷了巨大的期待和停拍的失望之後,2019年,等到的是《流浪地球》的上映。

一個全新充滿未知的新世界

中國的硬科幻電影和他的內容一樣,是一個全新充滿未知的新世界。即便《源代碼》、《星際效應》等好萊塢電影早已火遍全球,中國電影票房總量穩居世界前列,但踏出科幻這一步也仍然讓人覺得並不容易。

《流浪地球》作為第一部中國標準意義上的硬科幻電影,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在中國影史上都有他獨特的地位。

電影根據劉慈欣2000年小說《流浪地球》改編。原著里因太陽急速老化,在400年的時間里將產生一次叫氦閃的劇烈爆炸,爆炸的能量將把地球直接汽化。

為了能讓地球的生命延續,人類聯合政府制定了「流浪地球」計劃,通過一萬兩千台行星發動機分為五步將地球停止自轉、加速逃逸飛出太陽系、外太空加速、減速、泊入比鄰星軌道。

這五步被稱為剎車時代、逃逸時代、流浪時代I、流浪時代II、新太陽時代,全程歷時兩千五百年時間,整整一百代人。

故事里用「我」的視角記錄了從逃逸時代到流浪時代I中發生的故事。

逃逸時代里,地球要通過變軌加速繞太陽15圈,最後通過木星的引力弓效應,把地球彈向外太空。

小說里世界觀設定之宏大,如果照搬上大螢幕……反正我是不敢想像。

電影非常巧妙地以小見大,從全書三萬字里只截取了三五百字,把故事發生在地球接近木星的時刻.

講述了在不久的將來太陽即將毀滅,太陽系已經不適合人類生存,而面對絕境,人類將開啟「流浪地球」計劃,試圖帶著地球一起逃離太陽系,尋找人類新家園的故事。

雖然只截取了一小段時間,但是電影採用了小說的所有世界觀設定,地下城、運載車、行星發動機、冰封的中國地標建築,都通過電影精準地表現出來。

重要的是這些場景設置得一點都不尬,還做出了中國特色來。

一場中國科幻共情

其實,說這部電影是中國科幻電影的元年自然是站不住腳,畢竟國內早就拍過很多軟科幻。

但說《流浪地球》是中國硬科幻電影的第一座里程碑,或者說中國硬科幻電影的元年,這是任何人都無可反駁的。

它的工業化程度在國內絕對是前所未有的,是一部可以載入中國電影史的電影!

其實中國觀眾對於這類型的硬科幻並不陌生,只是國內一直沒有拍攝這種硬科幻大製作的工業基礎,也可能是因為中國人找不到中國獨有的文化語境,來開展拯救地球,拯救世界的故事。

直到今天,終於有導演做了這件事情,給中國的硬科幻豎起了一個很高的行業標桿。

《流量地球》在中國人的文化語境里用中國人的方式拯救全人類,也一樣可以拍的毫無違和感,一樣燃爆!

導演郭帆在科幻這種源自西方的文化形態與類型和中國本土文化間,找到某種平衡,創造觀眾的共情。

這種共情,首先是科幻場景視覺上的中國化,比如片中北京、上海等地真實的地名和地標建築,

冰雪酷寒覆蓋的上海,

被廢棄的地標建築東方明珠,都把觀眾代入到中國科幻的情景中。

你讓觀眾相信這是中國在中國土地上發生過的故事,還不夠,還要讓觀眾相信,這是中國人在拯救地球。

和許多國外同類型影片不同,《流浪地球》帶著地球逃跑的設定可以說夠新奇。但為什麼要帶著地球逃跑呢?因為西方與東方人,對於土地有著截然不同的概念。

郭帆此前在採訪中就曾表示,「把地球推離太陽系看上去是奇思妙想,其實背後有很深刻的文化背景,就是中國人對土地的深厚情感。許多西方同類型的片子里,當地球面對全球性的危機時,通常的思維是放棄地球離開。」

電影的共情還不止與此,在我看來,電影最大的成功,並不在特效,甚至也不是對於原著的還原,而是在對原著的擴充中,將中國人的情感和文化塞進了電影里。

也是到這個時候,科幻電影的前面,才真正加上了「中國」兩個字。

中國科幻,就是說我們的科幻片與別人不同,哪里不同呢?親情友情這些,好萊塢也有。但在毀天滅地的考驗面前,中國人的選擇不同。

影片前半部分,男主劉啟一家人連車帶人被救援隊征用,協助運送火石。

這時候他想的不是怎麼完成任務,而是怎麼確保爺爺和妹妹的安全。這時候他想的,只有一件事:就是跑路。

這是不是太狹窄太自私了呢?但這才是中國科幻片的正確邏輯:不讓地球毀滅是很重要,但保住家人的命更重要。

中國人的感情,從來都是家國模式,但也正因為如此,在影片高潮部分,那種動人心魄的親情才煥發出如此驚天動地的力量。

郭帆導演說:「好的電影標準是讓觀眾能從電影里看到自己,找到共同的情感。」

《流浪地球》的強大之處在於,影片設定雖然在科幻世界,卻都能對應到現實中的人。

我們小時候不理解的只會工作的父親,老一輩人的隱忍與愛,還有那些為了信念希望堅持的大人,似乎都能在這里找到影子。

為了獲取活下去的名額,吳京飾演的父親以犧牲自己換來了自己兒子與嶽父的去往地下城的身份;

主人公劉啟,符合青春期男孩的一切氣質,調皮、膽大、愛冒險、容易衝動、卻又重感情,他怨他的父親,卻在姥爺走的一刻放棄了他的固執,在父親選擇犧牲自己時原諒了他,成長為一個男人。

還有堅守任務強大使命感的救援分隊隊長,柔弱卻在最後為所有人燃起希望的韓朵朵、甚至於出現加起來不到十幾分鐘的外國工程師,都塑造的性格豐滿。

電影中,不止一個英雄,所有人,都有弱點,所有人都為家成為了英雄。

這部《流浪地球》,讓夢想照進了現實

事實上,從1988年,中國第一部兒童科幻片《霹靂貝貝》與觀眾見面,讓中國觀眾看到了中國自己拍攝製作的「科幻片」。

2008年,周星馳導演的電影《長江七號》再次把科幻元素帶到中國觀眾面前,但此時中國的科幻電影仍然不同於好萊塢拍攝的「硬科幻電影」。

2019年,隨著春節檔影片《流浪地球》的上映,不少人才驚呼:中國終於迎來了自己的「硬科幻電影」。

硬核設定+傳統情感,國產科幻勇敢走出的這一步踏實又懇切,充滿想像力的未來終於以中國的方式完整的呈現在世人的面前。

事實上,我們一直以來欠缺的,從不是電影工業上的技術壁壘,而是真正能去開拓去執行的真心實意。

劉慈欣在首映觀影上有一點淚目,我想,他應該是覺得,這部《流浪地球》,讓夢想照進了現實。

誠然,《流浪地球》並不是一部完美的神級科幻作品,它還存在很多的問題,比如旁白出戲,最後過於提升主題而有些突兀。

但就像導演郭帆說的,這部電影花費了近四年時間打造。

其間遭遇的最大困難是來自各方的質疑,他也呼籲社會以更寬容的心態對待新生的中國科幻大片:就像火車剛發明時還沒有馬車跑得快,但如果沒有當年那輛火車,就沒有今天的高鐵。

我們希望的是,那個「狼來了」多年的中國科幻電影的元年,在這群有夢想有追求的愛電影青年手里,從《流浪地球》真的正式開啟……

這部《流浪地球》在硬科幻外殼下包裹的人文軟內核關懷是實打實的中國主義特色。真的希望《流浪地球》能在春節檔有一個好的成績,希望能讓郭帆導演和劉慈欣一起,再拍下去!

文:瀚林

PS:嚴禁私自轉載!轉載或者合作,請聯繫作者

福利來啦

戲客全體成員來給大家拜年啦!祝大家2019年「豬」事順利,平安喜樂!拜年,怎麼能少了紅包呢?

我們準備了一份支付寶口令紅包,密令獲取方法請留意今晚八點@戲客Seeker 的微博哦

新的一年,大家都要幸福!愛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