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歐國際創始人黃淵普:產業升級不是人被淘汰,是崗位被淘汰

11月29日,億歐公司主辦的以「智能產業,美好生活」為主題的「2018億歐創新者年會暨第四屆創新獎頒獎盛典」在北京國貿大酒店正式舉辦。現場匯聚了5000名各產業創新者、行業領袖、國內外知名專家學者等。會後,EqualOcean(億歐國際)創始人黃淵普與我們分享了億歐公司對當下智能產業的剖析和觀察。

黃淵普 億歐聯合創始人

騰訊新聞:都說2018年AI行業落地將會成為人工智能產業的新主題,而「商業化」能力將取代技術研發成為考核AI企業的新標準,但是億歐智庫發布的《2018中國人工智能商業落地研究報告》提到,我們現在還處在弱人工智能的早期階段,您覺得這個階段我們來強調商業化這個事情是不是有一點操之過急?

黃淵普:您可能認為到了爆發期之後談商業化會更好一點,不過人工智能的產業邏輯比較特殊,它是2B服務,跟互聯網2C的商業模式不太一樣——2C是網路效應,把用戶圈進來,先數字化用戶,再把用戶的終身價值做大,且多服務一個客戶並不產生額外的成本。但2B沒有網路效應,多一個用戶都會增加成本,所以必須要追求落地賺錢,否則無法做到爆發的階段。

具體說來,商業化有兩個方向:一,要麼找投資人要錢;二,要麼用你的產品賺錢,當資本不好的時候,你應該尋找所謂自己的產品賺錢這條路。

就資本階段來看。2014年、2015年VC市場上錢很多,創業者可以拿投資者的錢支撐未來發展。但2018年資本趨冷,不能再靠市場的熱錢,企業必須自己賺錢。

第三點,雖然我們分弱人工智能、強人工智能、超人工智能,但它跟O2O這種商業模式的發展節奏不一樣,二者不具有可比性。人工智能的發展分期往往都是按照十年、二十年作為劃分維度的。在全世界範圍內,大家認為達到人類水平的人工智能叫做強人工智能,屬於中間狀態,要達到這個階段,至少還有20年,也就是2045年至2050年。

另外強調商業化,並不否認研發的重要性。而是說所有研發做的事情必須用商業價值驅動。比如我們有一家兄弟公司叫深鑒科技,清華大學的幾個博士做的,今年六、七月份幾百萬就把公司賣了。因為他們現在沒辦法落地,他們有技術,但是他們沒有跟政府或企業商務談判的能力。

騰訊新聞:現在行業普遍認為,人工智能加醫療、汽車將會是下一個風口,對於企業來講,他們如何做到商業化落地更好的發展?

黃淵普:我們其實不太提風口,大健康、金融、家居都屬於行業利潤比較厚,離錢近的行當。我認為人工智能會優先應用的第一個方向,就是特別有錢的行業,用錢支撐先進的技術。

比如高盛這種金融公司,就可以用人工智能可以完成大量技術轉換的工作。一個分析師一年一兩百萬美金的成本,不如拿一億美金開發人工智能,相應減少一些員工就把成本就給收回了。

另外一個行當就是製造業,工廠裡很多環節都在逐漸機械化。假如工作量是100%,之前機械化程度可能30%,現在可能超過50%。人力成本在大規模增加,社保和管理的壓力也很大,但是機器可以24小時無休工作,也沒情感。富士康就在大規模以機器換人,比如現在安檢統一人臉識別,就可以節省安保的投入。這是它應有的方向。

我們還發現目前商業化成功的企業有兩個明顯特徵:第一, CEO也是他們的Sales,這是一個典型特徵。純技術男搞不定,商業化做得好的公司,60%CEO都是有技術背景的銷售,因為他們需要跟政府、大公司打交道。

第二,企業本身組建了不錯的銷售團隊。很多技術公司有一點太理想主義、研究機構的氛圍太濃。這些公司本身還是有價值的,但大多數會被收購。從我們發布得百強企業榜單來看,其中60%、70%都有很好的銷售團隊和品牌團隊,地推+品牌+一個好的CEO大Sales是基本模式。也有少數個別的,靠政府重點扶持,但也不能完全靠政府,畢竟政府訂單也需要跟政府打交道。

專訪:黃淵普 億歐公司 聯合創始人

騰訊新聞:50年後人類水平的AI機器人會產生,電話推銷員、會計、保險業務員都有可能被淘汰,也有很多研究者提出人工智能的研發是極大的依賴於人和制度的,對此您有什麼看法?

黃淵普:不是人被淘汰,是崗位被淘汰,這個需要澄清。人面對變化,就算慢一點也總歸會重新擇業。

舉個例子,過去20年我們明顯看到,由於自動翻譯機器和程序的出現,導遊和翻譯的減少了,用機器翻譯雖然有些語法錯誤,但也能夠看懂。行政人員也面臨失業風險,我是湖南人,2000年我老家的年輕人去深圳打工,要麼去工廠做鞋做玩具,要麼做助理,他們沒去大學,只接受過打字員的培訓,後來也紛紛失業了,現代公司都可以自動把語音轉成文字,稍微一校對就好了,這叫崗位的替代。

我覺得這是一個趨勢,未來肯定會產生不一樣的綜合崗位,生產力層面更多需要創造力,我現在也說不好,他們會變成什麼樣子,但是我可能人不會被取代。

我不認為人的制度會比機器制度會更好。我最近在反思,假設把人當成機器人來看,我們的系統是殘缺的,比如輸入一個信息,我們輸出的決策往往不是最科學的,當我們收到一個批評的消息,大腦的直接反應是回懟,可能大多數機器人會比我們反應的要好一點。

我們現有制度是好的,但可能需要改善。《三體》裡提到,三體人有一個巨大的缺陷就是他們不會撒謊,所以他們的信息都是真實的。假設三體人是更高端的文明,從社會組織來講,信息不對稱性越小的國家或企業組織往往發展得越好,我們未來的制度要朝著更高文明的標準去適應更高文明的人工智能時代。

來源:騰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