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票房7.5億的最賣座音樂片,韓國年度前三,日本第一!

上世紀80年代,是目前為止我們的最後一個「巨星年代」,也是我們的父母輩曾無數次緬懷和津津樂道的年代。

麥克·傑克遜、鮑勃·迪倫、瑪丹娜、大衛·鮑伊、朱塞佩·托納多雷、貝納多·貝托魯奇、史蒂文·斯皮爾伯格、詹姆斯·卡梅隆、張藝謀、陳凱歌、楊德昌、崔健、羅大佑……

無論影視界還是音樂界、無論國外或國內,都是一個接一個的大師相繼崛起、天才輩出。

也就是在那個年代,誕生了一場搖滾史、甚至是流行音樂史上最偉大也最震撼的演唱會——LIVE AID

1985年7月13日,「LIVE AID」(拯救生命)演唱會在英國倫敦和美國費城同時舉行。

這場演唱會的規模有多大呢?

先說明星:鮑勃·迪倫、麥克·傑克遜、蒂娜·特納、艾爾頓·約翰、埃爾頓·約翰、保羅·麥肯特尼、大衛·鮑伊、瑪丹娜、U2……全世界超過100位的搖滾巨星均參與其中。

一句話,就是幾乎當時世界上頂級的音樂巨星都來了。

所以演唱會的時長也是超出極限的長:16個小時

再說觀眾:現場有包括倫敦溫布利大球場10萬和費城肯尼迪體育場10萬在內的20萬觀眾觀看。

除此之外,演唱會還通過全球13顆通信衛星向150個國家進行了轉播,共計吸收15億的電視觀眾。

也就是說,全球超過30%的人都觀看了這場演出。

要知道,當時的奧運會也不過只敢動用區區3個衛星。

而今天要給大家介紹的這部電影,就是堪稱「分子級」復刻還原了這場「LIVE AID」演唱會的——

《波西米亞狂想曲》

就在剛剛公布的第91屆奧斯卡入選名單里,《波西米亞狂想曲》以5項提名的成績(包括最佳影片和最佳男主)成功領跑頒獎季。

成為了2019年奧斯卡的三大口碑片之一。(另外兩部分別是《綠皮書》和《羅馬》)

並且斬獲了第76屆金球獎的電影類最佳劇情片和最佳男主。

以及美國演員工會獎的最佳男主提名、制片人工會獎的最佳制片提名、第72屆英國電影學院獎的7項提名、多個影評人協會獎等等……

要數獎項的話是數不完的,僅放一張圖讓大家感受一下:

影片於2018年11月在北美上映,首日票房就有1840萬美元,成為周五票房冠軍。

上映五周之後全球票房超過7.5億美軍,刷新全球票房紀錄,成為了史上最賣座的音樂類傳記片

不僅歐美,就連亞洲地區也是屠榜走勢。

韓國挺進年度票房前三;日本更甚,榮登第一,還順便打破了《星際大戰》和《阿凡達》在日本的票房紀錄。

一時間掀起一股全球性懷念熱潮。

而《波西米亞狂想曲》之所以能有如此魅力,全是因為一支誕生於上世紀70年代的樂隊——皇后樂隊。

如果你對「皇后樂隊」這個名字還不夠熟悉,沒關係,有兩首歌你一定聽過:《We Are The Champions》和《We Will Rock You》。

這兩首歌常年被用於各大體育賽事和多種場合上,其昂揚向上、振奮人心的曲調可以瞬間打破語言和種族的界限,燃燒觀眾的激情。

其中《We Are The Champions》曾在世界國際歌霸被譽為「最佳搖滾樂」。

《We Will Rock You》更是於1994年被選作美國世界盃主題曲使用,於2004年被《滾石》雜誌評為歷史上最偉大的500首歌曲之一。

而這兩首歌,也不過只是「皇后樂隊」的眾多經典曲目里的「之二」而已。

《波西米亞狂想曲》作為歷史上的首部「皇后樂隊」傳記片,就以樂隊主唱佛萊迪·摩克瑞為主角,以客觀事實為基礎,詳細描述了「皇后樂隊」自誕生之日起,之後15年間的起落沉浮。

其中被用作電影名的《波西米亞狂想曲》,也是「皇后樂隊」最經典也最具代表性的歌曲之一。

影片用了大量篇幅完整呈現了《波西米亞狂想曲》和「全球人都會唱」的《We Will Rock You》這兩首歌的誕生過程

當然那是在他們成名之後,成名之前,「皇后樂隊」作為小有名氣的校園樂隊,曾經有過一個非常小清新的名字:Smile。

樂隊的主唱:傳奇人物牙叔,也不是一開始就在樂隊里的。

在加入樂隊之前,牙叔只是機場的一名行李搬運工,出生於東非坦桑尼亞一個保守傳統的家庭。

每天晚上偷溜出去玩音樂,都會被父親斥責「不務正業」。

後來,學校里的Smile樂隊主唱離隊,牙叔才毛遂自薦加入了其中。

這里特別提一下,盡管也曾經是籍籍無名的小樂隊,但其實「皇后樂隊」里的成員,個個都是學霸級的優秀本秀。

主唱牙叔自不必說,天賦型選手、史上最瘋狂最有台風的舞台表演著、橫跨四個八度的搖滾史最佳嗓音。

如牙叔自己所說,他注定成為傳奇。

鼓手羅傑·泰勒,一名牙醫。

作為樂隊的顏值擔當,擁有極具辨識度天然金屬桑。

能夠同時承擔男高音、男低音、女低音、女高音四個部分的和聲。

吉他手布賴恩·梅,樂界最學霸選手,物理學碩士、天文學博士、利物浦大學名譽校長。

多重身份的梅爺因此成為了「皇后樂隊」最有料的成員之一,尤其是這張live現場:

頭髮花白後的梅爺直接被粉絲稱為「牛頓玩吉他」。

貝斯手約翰·迪肯,屬於「皇后樂隊」里最安靜的成員,1991年牙叔因愛滋病去世不久後,約翰·迪肯就宣告了隱退。

1971年,「皇后樂隊」在英國倫敦成立,在被星探發現不久後就發表了自己的首張錄音室專輯《Queen》;

1974年,皇后樂隊在BBC的音樂節目中表演了歌曲《Seven Seas Of Rhye》,隨後歌曲排到了英國單曲榜的前十。

之後便是不斷地專輯、巡演、專輯、巡演,短短四年間,「皇后樂隊」就開始屠榜英國各大音樂榜單。

直到1975年,《波西米亞狂想曲》的誕生。

為了讓4個成員專注創作,經紀公司把他們放到了鄉下的一座小別墅里,每天除了鳥禪聲和廣袤的草原綠樹,什麼喧囂也聽不到看不到。

《波西米亞狂想曲》就是誕生於這座小別墅里的。

這是歷史上首次以歌劇形式做的搖滾樂,後來這種「歌劇式」風格也成為了「皇后樂隊」的代表性風格之一。

歌曲全長6分鐘,風格結構極為複雜,包含了歌劇、重金屬、吉他、古典、搖滾、清唱等等。

歌詞晦澀難懂,但根據梅爺透露,里頭寫進了許多牙叔個人的成長心酸和童年感受。

那句「媽媽,人生才剛開始,現在卻全毀了……媽媽,我還不想死」,聽哭了多少人。

影片里對《波西米亞狂想曲》的創作過程之艱難,也進行了詳細描述,比如光鼓手羅傑·泰勒和聲的那句「伽利略」,就錄了至少26遍,把磁粉都快磨沒了。

最後不僅創作成本嚴重超出公司預期,連時長都讓公司無法接受。

因為當時的電台頂多只播放時長3分鐘的歌曲,超出時間這首歌就只能被砍掉,連被觀眾聽到的機會都沒有。

所以公司要求「皇后樂隊」要麼刪減,要麼直接拋棄它。

最後雙方因為此事談崩,牙叔只好帶著樣帶親自上電台播放。

現實生活中梅爺曾經爆料,是電台的某工作人員喜歡這首歌所以偷走樣帶在電台上播放的。

也有傳聞說其實是「皇后樂隊」自己故意把樣帶透露給電台的。

總之不管怎樣,這首差點就被「雪藏」的歌,最後還是被全國觀眾聽到了,而且一播放就震驚全國。

還讓該專輯成為了當年英國聖誕節的音樂排行榜第一,而且數據整整維持了9周之久。

1991年牙叔去世後,這首歌又被拿出來二度發行,又再次登上聖誕排行榜第一,維持了五周。

《波西米亞狂想曲》之後,「皇后樂隊」又帶著《Somebody To Love》、《Another One Bites The Dust》、《Love of my life》等歌曲面世。

幾乎每一年,都有紮堆好幾首的歌曲屠榜各大排行榜,奠定了七八十年代「皇后樂隊」在搖滾界不可替代的位置。

成名之後的紙醉金迷,以及摯愛瑪麗·奧斯丁的離去,使得牙叔有過一段短暫的迷失期。

期間牙叔開成-人趴體,流連於不同的男性伴侶之間,還聽信於經紀人的挑唆和樂隊成員鬧翻。

愛滋病也是這個時間段染上的。

瑪麗·奧斯丁作為牙叔生命中至關重要的角色在影片中也得到了大篇幅的呈現。

牙叔是雙性戀,而瑪麗·奧斯丁是他還未成名時就交往的女友,兩人曾同居了十多年,盡管後來兩人分手,但牙叔依然把其稱為「無法替代的摯愛」。

其中著名的《Love of my life》就是牙叔為瑪麗唱的。

而且直到目前為止,牙叔的骨灰所在地也只有瑪麗一個人知道,因為根據其遺願清單,希望自己死後能不被打擾,有一方淨土。

甚至連其父母,都不知道骨灰的確切所在地。

「LIVE AID」演唱會是牙叔回歸樂隊之後的第一次團體表演。

彼時的牙叔在得知自己的身體狀況和冷靜思考了與經紀人的關係之後,選擇了向隊員道歉,重回「家人」身邊。

「LIVE AID」是一場被稱為「人類歷史上最偉大演出」的慈善義演,它誕生於1986年7月13日。

此前因為內戰和連年乾旱所爆發的大饑荒,非洲埃塞俄比亞的人民面臨著巨大的生存困境。

所以在1984年的聖誕節前期,愛爾蘭搖滾歌手Bob Geldof與英籍電子團Ultravox的Midge Ure合寫了一首《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並召集了一眾明星來進行演唱。

最後錄成單曲義賣,把收益所得捐贈給非洲饑民。

單曲發行後一舉拿下銷售冠軍,並在樂界產生極大轟動。

隨後美國的流行歌手們也紛紛作出響應,麥克·傑克遜那首著名的《We Are The World》就是誕生於此時的。

《We Are The World》由麥克·傑克遜與萊昂納爾·里奇合作完成,也是一經發行就拿下冠軍,掀起一陣全民「義助」浪潮。

與此同時,肯尼·羅傑斯、鮑勃·迪倫等巨星也相繼加入進來。

隨著陣容的不斷壯大,以及社會的熱戀反響,鮑勃·蓋爾多夫等人才開始籌備起了前文說過的這場叫作「LIVE AID」的偉大演唱會。

全世界的巨星匯集一起,以0酬勞的方式進行義演,為非洲饑民募款,這是偉大年代「赤子之心」的完美縮寫。

所以「LIVE AID」演唱會誕生的那天,也被媒體稱為是音樂改變世界的一天。

而在這場匯集了無數巨星的偉大演唱會里,又有一個閃耀著無可替代的光芒的殿堂級明星——皇后樂隊。

按規定,「LIVE AID」的演唱會上每人只有20分鐘的表演時間,但「皇后樂隊」有半個小時。

影片《波西米亞狂想曲》的最後20分鐘,就1:1還原了「皇后樂隊」出場的這段表演。

細化到水杯的擺向、工作人員的服裝,甚至是牙叔本人的動作,都達到了90%的還原度。

更有影迷戲稱:拉米·馬雷克對牙叔,簡直是做到了從齙牙到腋毛的全方位還原。

也因此影片的最後這20分鐘,足以成為傳記片里最經典的20分鐘。

這里就必須提一下,電影《波西米亞狂想曲》的失敗之處就是:幾乎純靠結尾1:1還原的這20分鐘「LIVE AID」取勝。

如果以傳記片的角度來說影片的劇情設置,《波西米亞狂想曲》是怎麼都談不上好的。

片子對牙叔乃至整個「皇后樂隊」的成長歷程的記敘方式,近乎一筆流水帳。

其中沒有高潮,轉折也非常生硬和片段化,幾乎就是刻板地呈現了每一個對「皇后樂隊」來說至關重要的環節而已。

所以在很多專業的影評人網站上,我們都會看到不太可觀的分數:

但反觀群眾的打分,無論是國外的IMDb,還是國內的豆瓣,大家都給出了8.3和8.8這樣難得一遇的高分:

可見「皇后樂隊」在全世界人心中的地位,於世界歌迷的意義。

這樣說來影片的「片面化呈現」到成了另一種「安全操作」。

畢竟對於有著廣大影迷基礎的「皇后樂隊」來說,如果傳記片里帶了過強的導演個人情感色彩,說不定會反遭歌迷抨擊。

最後這樣中規中矩地把歌迷們都知道的事情復述一遍,最後再來個世紀級的情感大升華,反倒贏得了頭彩。

只可惜影片在國內上映還遙遙無期,否則最後20分鐘的神級還原要是能在大螢幕上呈現,可能又能哭倒一大批人。

對了,電影里對《We Will Rock You》這首歌創作過程的還原也是相當震撼,史上與觀眾互動性最強的歌,來自「學霸吉他手」梅爺的靈感。

只能說所有的經典之作,都像是大師手下輕輕揮動的一筆,又像是無數個日夜死磕之後的碩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