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汽車途歌的「至暗時刻」:押金難退 資金鏈遭質疑

[摘要]最近,北京、成都、廣州等地的用戶紛紛反映途歌出現押金難退的問題,部分用戶申請退款超過2個月,也未曾收到退款。

【財聯社】(記者 王穎)共享單車ofo頻頻傳出押金難退消息,共享汽車途歌(TOGO)也步其後塵。

途歌成立於2015年7月,是一家汽車分時租賃服務提供商,曾在7個城市經營車輛近8000台,用戶超350萬。其由Smart、MiniCooper、BMW、奧迪組成的車隊,以及自由停放、接力用車(非合作停車場,用戶承擔停車費)的模式,曾使其成為「共享汽車裡體驗感最好的企業之一」。

但是,就目前的情況而言,途歌已風光不再。

深陷「押金難退」困局

相比共享單車,共享汽車的押金金額要更高。途歌的押金額為1500元/輛。

按照途歌退換押金的規則,用戶在最後一筆訂單結算成功後20天即可提交押金退還申請。如果在用戶用車途中為發現違章等行為,押金將於7個工作日返還。

最近,北京、成都、廣州等地的用戶紛紛反映途歌出現押金難退的問題,部分用戶申請退款超過2個月,也未曾收到退款。

「我11月2號手機APP申請的退押金,當時沒有用過一次車,理應一周內到帳,但是沒有。約11月中旬,給客服打了六七次電話,都以系統升級為由,拖著不辦。昨天(12月6日)我到途歌北京總部前台,負責人當場承諾退還我兩個個人帳號共計3000元押金。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下班前打款到帳。」途歌用戶張植(化名)告訴財聯社記者,「結果還是沒到帳。」

張植說,「目前到前台登記是最快速可以拿回押金的方式。」

在一個途歌維權群裡,記者看到上百名用戶在咨詢如何能拿逾期未到帳的押金。非北京用戶只能靠撥打客服電話,然而電話極難打通,也沒人能收到退還押金。

早在8月份,就有網友在途歌的貼吧上質疑,「途歌是不是跑路了?」起因是途歌App的南京地圖上,並無一輛可用的車,客服也聯繫不上。

據媒體報導,途歌南京運維人員透露,途歌在南京共投放了約400輛共享汽車,車型以BMWSmart及大眾Polo為主。自7月中下旬開始,途歌先後兩次將城內的共享汽車集中拉走。8月7日深夜,城區內最後的100餘輛大眾Polo轎車被撤走。

8月下旬,途歌另一個重點進駐的二線城市西安,出現一批掛著「蘇A」牌照的大眾Polo。

同時,途歌進駐的北京、深圳、廣州等城市均不同程度出現了運維停滯的跡象。有用戶反映,途歌簽約的停車場網點很難找到可用車輛。軟體App顯示的車輛,大多已在外部的停車場停放多時,需要繳納高昂的停車費。App中關於車輛使用情況,用戶留言「車沒油了」、「停車費兩百,別開」等提醒比比皆是。

商業模式不被看好

途歌用戶在使用過程中,面臨著押金難退、客服聯繫不上、墊付維修費用難以報銷等問題,有用戶質疑途歌的資金鏈是否已出現問題。

目前距途歌宣布獲得千萬級美元B2輪融資不過兩個多月。此前途歌還對外公布從天使輪到B輪共5輪融資,加上B2輪融資,融資總額約5億元。

但是,天眼查信息顯示,途歌經營主體是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近期並未發生股權變更。上一次股權變更和註冊資本增資還是在2016年10月。

對此,途歌方面對財聯社記者回應稱,「股權屬於內部事務,不方便透露。」

與共享單車類似,雖然有資本大量投入,但共享汽車行業本身的盈利模式,一直沒有出現。重資產、重運維、停車成本高、城市差異明顯、回本速度慢等行業特性,讓共享汽車繼共享單車之後,也迎來了一波倒閉潮。

2018年5月,麻瓜出行宣布,由於公司業務戰略調整,麻瓜出行共享汽車將於5月20日停止服務。6月,中冠共享汽車進駐濟南市場不到1年,敗走泉城。9月,巴歌出行傳出「疑似倒閉,客服電話難以接通,用戶押金未按約定時間退回」的消息。

國內的共享汽車公司發展模式主要分為車企主導的分時租賃平台、獨立經營的分時租賃平台和傳統汽車租賃企業擴展疆界的分時租賃產品。其中,途歌就是獨立經營分時租賃平台的典型代表。

值得注意的是,這幾家率先出局的共享出行公司都是獨立經營的分時租賃平台。「車企擁有雄厚的資本和技術,互聯網企業沒有雄厚的資本背書,這方面車企主導的分時租賃平台更有優勢。」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共享經濟分析師陳禮騰告訴財聯社記者。

2018年1月,神州優車董事長陸正耀在媒體溝通會上給分時租賃算過一筆帳:一台車一天跑3單,創造200元的收入可以把成本收回;其餘時間,這台車如果停在停車場,會產生停車成本;如果調度到出行數據活躍的位置以提高用車效率,則會產生經營成本。

「我們一直覺得, 不看好獨立的分時租賃商業模式,或者根本不存在,因為帳都可以算得過來。」陸正耀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