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花心的沉淪作家,以筆作槍的抗日勇士鬱達夫誕辰122周年


(萬象歷史特約作者:貝利薩留)

【1896年12月7日】出軌花心的沉淪作家,以筆作槍的抗日勇士鬱達夫誕辰122周年

1945年8月29日,日本無條件投降了2周,在印尼蘇門答臘島的一個小鎮上,一個49歲名叫趙廉的華僑商人,匆匆走出家門,從此音訊全無,神秘失蹤了。

第二天,他的第三任妻子,一個才20出頭長相平庸、只會說馬來語的華僑女子,滿懷著丈夫徹夜未歸的擔憂,生下了一個女兒。她並不知道,那個和自己朝夕相處的男人,竟是著名抗日作家——鬱達夫。

【徐志摩的中學同學】

1896年12月7日,鬱達夫出生於浙江富陽的一個書香門第。3歲時,父親去世,家境漸困難。7歲入私塾,後就讀於富陽縣立高等小學、杭府中學,與徐志摩、厲麟似是同學。

1913年(17歲),奉母命訂婚,然後隨哥哥赴日本留學,先進入舊制第八高等學校(名古屋大學前身)。1919年,考入東京帝國大學經濟學部,第二年回鄉與孫荃完婚,1922年(26歲)畢業回國。

【日本女人的《沉淪》】

在日本期間,青春躁動的鬱達夫,先後愛上了鄰居女兒、旅店服務生,並流連於藝妓煙花之地,無法自拔。

他雖然讀的是經濟,但酷愛文學,閱讀了不少外國小說。1921年,他與同為留日學生的郭沫若、成仿吾等人,組織了文學團體「創造社」。

1921年10月15日,他出版了《沉淪》。書中講述了他性萌動下暗戀的苦澀、孤獨壓抑下的迷戀、以及對家國憂鬱的複雜心理。這是中國的第一部白話短篇小說集,其中對性的大膽描寫,轟動了國內文壇。

【無法諒解的婚外情】

1922年回國後,他在安慶法政專校教英語1年,在北京大學講師講統計學1年,在國立武昌師范大學任教1年,在廣州中山大學文學院1年,始終鬱鬱不得志。

1927年(31歲),他在上海認識了19歲的王映霞,深深相愛。一年後,兩人結婚。

而此時,前妻孫荃在北京剛剛產下一女,並不久夭折。孫荃此後沒有再嫁,吃素念佛,無法諒解鬱達夫。

(鬱達夫和孫荃合影)

【大夏天的《故都的秋》】

1930年,左翼作家聯盟在上海成立,他是創始會員,但不久退出。他去安徽大學(現安徽師范大學)中文系當了幾個月教授。

1933年(37歲),鬱達夫加入中國民權保障同盟,又任浙江省政府參議,開始踏足政治。

1934年7月,一直飄搖不定的鬱達夫,再次來到北京,在炎炎夏日下,寫下了名篇《故都的秋》,不盡悲涼。

【我們這一代,應該為抗戰而犧牲】

1937年,七七盧溝橋事變後,全面抗戰爆發。在《福建民報》副刊任主編的鬱達夫,組織成立了「福州文化界救亡協會」,任理事長。在此後的40多天裡,他發表了20多篇文章號召抗戰。

他寫道:「我們這一代,應該為抗戰而犧牲。」

【史迪威的戰場報告】

1938年(42歲),鬱達夫一家抵達武漢,任政治部設計委員、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常務理事。台兒莊大捷後,鬱達夫受命作為特使,前往徐州勞軍,並在前線採訪。恰好遇到想去台兒莊考察、但未獲批准的美駐華武官史迪威。

在鬱達夫的幫助下,史迪威得以進入戰場考察。後來,史迪威寫了一篇關於台兒莊戰役的詳細報告,在美國政府和軍方引起了很大反響,並促使美國開始對華援助。

(史迪威看望中國傷兵)

【武昌舊是傷心地】

鬱達夫總是勇於把自己的生活隱私,展露給大眾。他是中國新文學史上,第一位在世時就出版日記的作家。郭沫若曾說他:「暴露自己是可以的,為什麼要暴露自己的愛人?」

他與王映霞10年的婚姻,育有四子一女,此時也出現了裂縫。1938年7月4日,王映霞出走,鬱達夫找到情書三封,憤恨不已,不久兩人離婚。

鬱達夫作詩寫道:「碧落有星爛昂宿,殘宵無夢到橫塘;武昌舊是傷心地,望阻侯門更斷腸。」

(鬱達夫和王映霞)

【奮力吶喊的抗日勇士】

1938年12月,鬱達夫離開武漢,抵新加坡,任《星洲日報》文藝副刊、《星洲晚報》文藝副刊和《星光畫報》文藝版的主編。

他不懈餘力,奮力為抗戰吶喊,在星洲日報前後三年,共發表400多篇抗日政論。他以筆為搶,成為名動全國的抗日勇士。

(斯諾、郭沫若與鬱達夫合影)

【抗戰勝利後的不知所蹤】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他組織「星洲華僑義勇軍」抗日,不久新加坡淪陷,他逃亡到印尼蘇門答臘島。他化名趙廉,開了一家酒廠,並娶了當地一位華僑為妻(生有一子一女),繼續秘密抗戰。

由於他是當地唯一懂日語的華僑,被日軍脅迫當翻譯。1945年8月29日,日本無條件投降兩周後,得知真相的日本憲兵,將他帶走,不知所蹤,時年49歲。

【與魯迅並肩的文學天才】

鬱達夫的一生,對三個妻子都沒有盡到丈夫的責任,可說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花心渣男,但是以民族大節來看,他又是一個令人尊敬的民族英雄。1952年,新中國追認鬱達夫為革命烈士。

鬱達夫的文學作品,總是坦誠地剖析自己,令人動容,被譽為可以與魯迅並肩的文學天才。

沈從文曾說:「(鬱達夫)成為一切年青人最熟悉的名字了。人人皆覺得鬱達夫是個可憐的人,是個朋友,因為人人皆可以從他作品中,發現自己的模樣」。

(鬱達夫贈魯迅的詩)

(萬象歷史·人物傳記寫作營的第183篇作品,營員「貝利薩留」的第18篇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