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生冒充博士騙老人買保健品

2017年11月,常州市新北區72歲的包先生家的報箱裡,被塞進一張廣告插頁。內容是關於老年公益活動的,稱加會員可享受公益活動捐贈物品。

包先生夫婦向這個「公益組織」報了身份證號、手機號,花2800元辦理會員卡。對方現場贈送了智能拐杖、飲水機、破壁機等,還表示一年可享一次免費旅遊。

今年3月中旬,兩位老人接到免費旅遊通知,被帶到常州市下轄的溧陽市一處所謂的「將軍養生基地」旅遊,發現這裡共有100多位同被邀請的老人。其後,每兩三位老人被一個工作人員陪同,噓寒問暖聊家常。晚上繼續開會。先是各種頭銜的「醫學專家」講課,談養生、講保健品的功效、配方,然後播放產品宣傳片,裡邊都是大家熟悉的著名主持人、演員。最後為老人免費體檢。

「依據體檢報告,‘專家’說我心臟有問題,有發生腦梗的可能,建議我買他們的兩種藥品,說是有公益組織讚助,買一送一還能打折。」包先生的妻子回憶說,「起初讓我買8萬元的,討價還價後買了3.4萬元的藥。」

基地「醫學專家」還給包先生開了一種藥品,花費共1.5萬元。買藥的錢由帶他們前往的工作人員先墊付,老人以身份證作抵押,回家後取了錢再還上。包先生告訴記者,現場買藥的老人很多,有的花了10多萬元。

到今年7月,兩位老人還在吃這些藥。直到公安人員上門取證,他們才知道上當受騙,停止服藥。

在這一案件中,公安部組織多地公安民警,最終打掉該犯罪團夥38個非法銷售平台,查處200餘家違法「經銷商」,抓獲涉案嫌疑人638名。

從「藥品」到「醫學專家」全是假的

警方介紹,在本案中,從加會員到免費體檢全是「套路」,從「藥品」到「醫學專家」全是假的。

套路一:加會員為了摸底。詐騙團夥先招募保健品「經銷商」,以加會員、上門看望等方式篩選詐騙對象,然後誘惑老人去旅遊。

「被帶到基地免費旅遊的都是‘四有一無’老人——有經濟基礎、有保健意識、有慢性病、有自主權,無子女反對的老人。」常州市公安局天寧分局刑警大隊副大隊長楊小清說:「正因為有前期篩選,這一團夥詐騙成功率很高,到基地的老人多半會花巨資購買藥品。」

套路二:公益讚助實為誘餌。旅遊過程中,詐騙團夥成員會反復告訴老人,他們之所以能享受免費旅遊、免費體檢,領取各種禮物,都是所謂的「愛心助老健康工程工作委員會」等公益組織讚助的。事實上,這些組織都是虛構的。為提高活動可信度,詐騙分子還假借與之並無關聯的「於若木基金會」的名義施騙。

套路三:陪伴旅遊為套取病情。旅遊過程中,詐騙團夥往往安排工作人員專門陪同老人。「目的就是套取老人的病情。」犯罪嫌疑人穆某承認,「體檢其實是假的,數據、病情都是從老人那裡套取來的。」

套路四:免費體檢為詐騙鋪墊。常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隊二大隊大隊長袁航介紹,給老人體檢的儀器是網上買的,看起來很高端,實際沒任何作用。陪伴旅遊的工作人員會與「醫學專家」提前溝通老人病情,好讓其「對症下藥」,虛構誇大病情,誘騙老人購買保健品。

套路五:「醫學專家」都是假扮的。穿著白大褂、掛著各種頭銜的「醫學專家」給老人講課,灌輸錯誤的養生知識,吹噓保健品功效,為老人解讀體檢報告,接受咨詢,開具藥品。犯罪嫌疑人卞某就是這樣一個「角色」。卞某自稱「中國中醫藥科大學」博士,事實上,他來自遼寧,初中畢業,曾在老家做婚慶主持。卞某每月底薪3500元,每講一場500元,約3天講一場。

套路六:誇大保健品治療功效。假「醫學專家」推薦的「特供藥」或「特效藥品」,其實無任何保健功能和療效。楊小清說:「有的藥打折後每瓶售價還高達400元,真實成本僅為10元至16元。」

保健品「會銷」詐騙走向公司化運作

常州警方介紹,涉案的南京東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於2011年成立,2016年下半年開始推行「平台旅遊會銷」模式。2017年全年銷售額高達10億元。公司實際控制人為陳某夫婦。陳某被抓獲後,警方從其家中搜查扣押現金多達1300多萬元,另外還查明20多套房產,凍結涉案資產近億元。

東鼎公司總部下設人事、財務、採購等8個部門,實有員工500餘名,主要銷售「國泰同康」「壽之寶5A口服免疫球蛋白」「覆膜365」等三個品牌保健品。

這一團夥擁有成熟的「商業模式」,在一些生態條件較好的旅遊目的地的酒店、會館以及度假村設立基地,然後通過展會,以極低的門檻向全國招商,篩選老人,以公益之名組織免費旅遊,實施詐騙。

常州警方調查表明,該公司生產的所謂「保健品」或「特供藥」,其實是其低價購買原料和包裝,然後交由有保健品生產資質的企業灌裝。

有關法律人士說,此案詐騙套路成熟,參與人數眾多,實行公司化經營模式,表明保健品詐騙在不斷升級。公安部刑事偵查局副局長陳士渠說,針對保健品詐騙高發趨勢,公安機關將繼續重拳出擊,保持高壓嚴打態勢。 據新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