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集的播出抉擇|徐江專欄

電視劇製作完成,面向市場推出的時候,靠的是新劇的題材、主演陣容和出品方以往作品的口碑,當產品被市場接納,進入播出階段,影響力的形成,就靠劇集本身的品質和播出平台對觀眾群的覆蓋了。

在網上看到一篇《一線衛視2019選擇採購的重點電視劇項目參考》,林林總總列了50部上下,且里面還沒有宣傳得厲害的反腐劇《人民的財產》,以及這兩年媒體一直期待的柳雲龍的《勝算》等。新一年的熱劇競爭,看來依然是空前激烈的。

不過年初的口碑劇,目前暫時還是《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拔得頭籌。影視的競爭,首先來自基本劇情結構、角色搭配、全劇的影像語匯。只要這三塊搞定,作為大熱之劇,便可宣告成功,其他的不足統統都會被放到次要位置,哪怕故事的底色稍顯隱喻殘酷,且有「手上的掌上明珠」這樣的台詞錯誤被揪出。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播出三分之一時,豆瓣評分比開播之初有一點走低,這可能跟男女主人公成年後,命運交匯的節點在劇中出現得過於緩慢有關係。怎麼穩住陣腳,甚至最終能否反彈,就看後面的發展了。還有一點對於播出劇集很關鍵——播出平台千萬別冒充內行,進行二度編輯。

從目前來看,選擇湖南衛視的劇集,大部分的收視和口碑都不太差。這方面,劇集本身的實力至關重要,播出平台的收視聚合力也不容小覷。記得2018年夏秋之際,《延禧攻略》和《如懿傳》兩劇收視榜激戰正酣,多家媒體都在分析解讀,為什麼後起的《延禧攻略》能夠在多個排行榜上力壓珠玉在前、演員陣容更強、投資也更為巨大的《如懿傳》?答案自然是被列出了多種。其中很重要的兩個元素,就是播放平台和播放時機。

《延禧攻略》搶在《如懿傳》之前登陸電視,作為播出平台,電視輻射的觀眾群落自然比網路更加廣泛;從播出時機來看,同題材劇集的播出時機,一般是哪部先播出,哪部便暫時搶占了觀眾與外界輿論關注的制高點。《延禧攻略》明明晚拍了兩年,卻能比《如懿傳》先在電視上開播,這是非常厲害的一個優勢。無論是屬於巧合,還是屬於「運籌帷幄」,這樣同題材劇集PK的例子,都會給以後處在競爭中的那些熱劇,留下一個經典的學習案例。

播出平台的威力還表現在《大江大河》所獲得的豆瓣高評分上。同樣是東陽正午陽光出品的跨年大劇,《大江大河》的題材重要,製作團隊國內一流,表演團隊總體上也可以說是準一流,不過因為拍得略顯急就,劇情過於按照年代節點做填字設置,別致的構思不多,細節功夫也不及孔笙之前的年代戲《父母愛情》《風車》紮實,全劇的持久觀賞性並不是太吸引人。但《大江大河》的播出平台戰略是很成功的:東方衛視、北京衛視首播,愛奇藝、騰訊視頻、優酷同步播出,不能不說這種播出平台的組合選擇在目前的電視劇領域,算得上是頂級配置,劇集想沒有巨大反響都難。

電視劇製作完成,面向市場推出的時候,靠的是新劇的題材(改革開放40年)、主演陣容(王凱 、楊爍 、 董子健 、 童瑤 、 楊立新 、趙君、任帥、郭廣平、任正斌等)和出品方(東陽正午陽光、侯鴻亮、孔笙等)以往作品的口碑,當產品被市場接納,進入播出階段,影響力的形成,就靠劇集本身的品質和播出平台對觀眾群的覆蓋了。一旦看明白這點,豆瓣高達8.9的評分,也就能夠理解了。

通常來說,一部劇集播出平台的選擇可遇不可求,畢竟要受到出品方、主演陣容和劇集質量所形成的合力制約,還要有一點運氣成分。但當制約前提相對寬鬆,運氣又不錯,播出戰略與播出平台的選擇就成為非常關鍵的要素了。這時候,「術不可以不慎」這句古話就要派上用場了。目前熱劇成功的路徑,有因品質出色而上榜的,也有因播出戰略導致影響力飆升而上榜的,還有如2018年郭靖宇導演所揭露的,因花錢買收視率而上榜的,除了後者屬於不正當競爭,應該嚴格加以取締、杜絕,前兩種成功都屬於常規範疇,怎麼爭取,就看出品方了。當然最理想的結果是劇集品質過硬,播出戰略選擇又非常出色,這樣的操作可謂「經典案例」了。

國產電視劇發展所面臨的挑戰是多元化的。既有來自美劇、英劇「電影化製作」的美學衝擊,也有來自港劇、韓劇、日劇等不同品種劇集「接地氣」「時尚感」的影響,這都能夠滋養本土電視劇的內功。至於如何推廣,國情不同,人文環境和技術平台各有差異,就需要靠自己不斷摸索了,這也是產業發展繞不過去的環節。

如需轉載請在文章開頭註明來源,並附上原文鏈接。更多資訊請登錄手機版「綜藝+」m.zongyij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