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再復「天崩地裂」憶金庸:偏多熱血偏多骨,不悔深情不悔癡

中新社香港10月31日電 題:劉再復「天崩地裂」憶金庸:偏多熱血偏多骨,不悔深情不悔癡

作者 阮曉 李雨齊

著名作家金庸30日在港去世,享年94歲。中國當代著名文學家、金庸生前摯友劉再復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時表示,「金庸」二字,已成為全球華人的共同語言,無論身處何方,談起金庸就有說不完的話。

身在美國的劉再復從女兒那裡得知金庸去世的消息,他表示,心情只能用「天崩地裂」四個字來形容,並作出挽聯來哀悼好友,「天崩地裂,萬古雲霄變易書劍齊落;江翻湖泣,一代江山飄搖神人同悲。」

2007年6月18日,金庸先生來到北大演講,受到同學們熱烈歡迎。圖片來源:東方IC 版權作品 請勿轉載
2007年6月18日,金庸先生來到北大演講,受到同學們熱烈歡迎。圖片來源:東方IC 版權作品 請勿轉載

談及亡友,劉再復表示,雖然他們是忘年之交,但小女兒劉蓮才是金庸真正的知音。她自幼熟讀金庸作品,被金庸稱讚「像極黃蓉」。

劉再復憶述,最後一次見到金庸,是兩年前攜妻子陳菲亞、大女兒劉劍梅、小女兒劉蓮一起去他的家裡看望他。「那時候他的記憶已經不是很好,跟他說這是菲亞,這是劍梅,他都不記得了,只有劉蓮,他還記得。」劉再復說。

深得金庸喜歡的劉蓮,不但被金庸收為唯一「寄名弟子」,更寫下對聯送給她,「偏多熱血偏多骨,不悔深情不悔癡」。被問及這副對聯的意義,劉再復跟記者感嘆:「熱血沸騰,很有骨氣,人家說他癡情,這一點他也不悔恨!這寫的,正是金庸自己。」

回憶與金庸的初次相識,劉再復表示,一切緣起於1980年代自己在擔任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所長時,曾想舉行一場「金庸研討會」。

2007年6月28日,金庸先生在香港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中新社記者 任海霞 攝
2007年6月28日,金庸先生在香港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中新社記者 任海霞 攝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他表示,十餘年間金庸出版15冊膾炙人口的武俠小說,發行量達一億冊以上,他的成就早已不僅局限於武俠領域,而是當代文學嚴肅小說中重要的一脈。

劉再復認為,用極富韻味的白話文構建武俠世界的金庸,早已經成為華人世界的共同語言,「無論我們是在歐洲的西班牙、奧地利、英國,還是在亞洲的日本、越南、柬埔寨,只要說起了金庸,大家都有說不完的話!」

1991年,劉再復在前往日本的途中到香港作短暫停留,金庸主動前來找他。談文學,聊時事,高山流水,志趣相投,二人至此成為一輩子的「忘年之交」。劉再復說,「我的書房‘讀海居’就是他起的名字,他很喜歡我寫的《讀滄海》。」

2003年7月24日晚,金庸在杭州香格裡拉飯店接受中外媒體采訪,就在杭州創辦《金庸茶館》雜志答記者問。25日下午,金庸將在杭州劇院舉行演講會。梁臻 攝 圖片來源:東方IC 版權作品 請勿轉載
2003年7月24日晚,金庸在杭州香格里拉飯店接受中外媒體採訪,就在杭州創辦《金庸茶館》雜誌答記者問。梁臻 攝 圖片來源:東方IC 版權作品 請勿轉載

與金庸早年間相聚的場景也仿若歷歷在目,劉再復說,曾與台灣詩人啞弦相聚時,啞弦表示,台灣文人相聚有「酒黨」,香港也應該成立一個。金庸太太好酒,他出口成章,吟出一首「酒歌」,「人生苦短,婚姻苦長,何以解憂?快樂酒黨。」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劉再復認為,金庸是一代天才,「萬古雲霄一羽毛」,前人有杜甫,稱讚諸葛亮,萬古的雲霄,不過在諸葛孔明輕搖羽扇之間。現有金庸,創造了一個想像力無比豐富的江湖世界和一系列的英雄形象,特別是中國現代文學所缺少的鮮活的女性英雄形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