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國際合作確保共同安全重要而緊迫

  10月23日,日本記者安田純平從敘利亞極端組織手中獲釋回國,日本舉國「慶幸」,日媒甚至世界輿論都高度關注。此事凸顯了一點:在全球化不斷深化的背景下,國際社會應跨越意識形態和社會體制,加速深化雙多邊經濟及安全合作,探索實踐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國際合作促成安田獲釋

安田純平,44歲,曾作為日本《信濃每日新聞》記者到阿富汗、伊拉克等國戰地採訪。2003年1月辭職,同年2月重返伊拉克。2004年曾在伊拉克被綁架,3天後獲釋。2015年美俄直接介入敘內戰,同年6月,安田由土耳其南部邊境非法潛入敘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不久後失蹤,傳被敘極端組織努斯拉陣線綁架 。今年10月25日晚,被綁架3年4個月後獲釋的安田返回日本。

安田是怎麼獲釋的?應該說,安倍內閣有力地主導了對安田的營救活動。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10月24日表示,安田被綁架以來,政府一直傾力營救。在這個過程中,多個國家給予了配合,其中特別要感謝卡達、土耳其給予的大力幫助。

同日,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披露了安田獲釋的一些細節,還表示日方並沒有為此支付贖金。菅義偉說,安田被綁架後,日本一直要求卡達、土耳其等國提供合作,同時動用各種情報網路全力應對,但不便通報案情性質和細節。日本政府沒有直接與綁架安田的武裝組織談判。菅義偉表示,保護國民生命與和平生活,是政府最大的責任。

26日,日本放送協會(NHK)採訪了卡達反恐與治安情報專家沙比爾·哈拉米。哈拉米表示,在這件事情上,卡達與日本進行了緊密合作。與恐怖組織是在絕密中進行了,曾經有談判失敗的風險。即便(日本政府)為此支付了贖金,只要能保護無價的生命,應該也完全不成問題。敘利亞反對派勢力為避免阿薩德政權發動軍事總攻,提出設立非武裝地帶,土耳其抓住這一機會,加強施壓,最終促使安田得到解放。NHK的其他關聯報導則稱,和土耳其一樣,卡達對敘利亞反政府勢力的影響力較大,卡方在促使安田獲釋的談判中也發揮了重要作用。

27日晚,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在巴林會見約旦外長薩法迪,感謝約旦政府為營救安田提供情報共享等合作。河野外相還歡迎約旦國王阿卜杜拉11月下旬訪日,並就加強反恐對策合作、推動中東地區的穩定達成一致。

美歐盟友靠不住了?

安田獲釋後,日本輿論界泛起了有關他的一些爭議,觀點看法絕然對立。持「自己責任論」者認為,安田無視日本政府的安全警告,執意私自前往危險國家或地區,他個人應負全責。「英雄論」者則認為,安田不顧個人安危毅然前往敘利亞,負有符合日本國家利益的使命。

日本警方10月25日決定,待安田住院數日接受體檢、確認健康狀態後,將要求其配合查明被綁架的經過,並詢問敘武裝勢力的信息及當地安全形勢等。看起來,日本政府事實上是按照「英雄論」的傾向對安田實施營救的。

營救過程,至少也折射出了兩個問題——

一是,安倍有利用此類事件推動日本安保體制及實力擴張的強烈需求。以保衛國民安全以及日本海外利益為「大義名分」,可以加快調整國家安保體制,推動日本安保與防衛力量一步步延伸海外。

二是,安倍一向仰仗的美歐盟友,已經變得有點不太「靠譜」了。根據日媒此前報導,安田被綁後,安倍最初是積極謀求那些中東北非國家的原宗主國(美歐國家)予以情報或營救支持的,但是,盡管安倍本人屢屢將「不可動搖的日美同盟」掛在嘴邊,日媒也不斷吹風「安倍與特朗普私人關係好得不得了」,到了救人的關鍵時刻,「老大」也好,「盟友」也罷,基本都是退避三舍,幾乎沒有任何實際作用。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在日媒看來,此次幫上大忙的土耳其和卡達,是兩個「政治獨裁、經濟沒落、社會腐朽、罔顧人權」的國家。河野太郎去年8月就任外相以來,一直高度重視並身體力行地推動日本對中東外交,短期內即與包括沙烏地王儲薩勒曼、約旦國王等中東各國政要建立了非常良好的信任與合作關係。

日本安保任務艱巨 亟須強化國際合作

明年,日本將做到年號更替,還要主辦大阪G20峰會、TICADⅦ峰會等;後年,日本將主辦東京奧運。安倍首相似乎有意借主場之利力推皇室外交、峰會外交和首腦外交等,配合實施對日本戰後外交的「總決算」,進而高度強化新時代、新形勢下日本的國家形象與全球地位。但很顯然,一切成功的前提和基礎,是各項盛事的平安、順利進行,安保工作則是其重中之中,不容有失。

10月28日,日本笹川和平財團的網路安全團隊提交政策報告,建議安倍政府至少斥資2000億日元,籌建政府機關「網路安全廳」,高度強化日本具備網路軍事能力、一體化運用的網路安全防禦能力,強力防禦包括針對日本基礎設施網路恐怖主義襲擊在內的各種網路攻擊。

10月29日,日本政府確定了明年6月大阪G20峰會的安保基本方針,成立由內閣官房副長官杉田和博(警察廳出身)主導、政府各部門要員組成的G20峰會籌備會議,並加強推進與外國治安與情報機關的情報交換,強化對重要基礎設施的資助警備體制,重在防范極端勢力可能實施的恐怖襲擊、網路攻擊、反全球化等各種威脅。

今年10月17日,日本一名負責反恐安保事務的外務官員在演講中認為,IS應該是基本被消滅了,但被打散的極端組織分子仍然存在,一方面可能潛伏在伊拉克、敘利亞等國,另一方面可能逃竄到周邊其他國家或乃至東南亞地區。最令日方擔憂的,是那些潛逃回母國並伺機作案的原IS雇傭兵或殘存暴恐分子。加強與各國的反恐安保合作,已成為日方的燃眉之急。

然而,日本媒體包括個別主流媒體近期的一些報導,跟著某些國家對中國一些地區的治理政策妄加置喙,甚至顛倒黑白。但事實上,在全球化不斷深化的背景下,各國跨越意識形態和社會體制,加速深化雙多邊經濟發展及安全領域合作,確保共同安全,做到戰略互惠,努力探索實踐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具有十分的重要性和緊迫性。

本報東京10月30日電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駐日本記者 張建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