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總理特魯多迎來「本命年」

過去這一年加拿大經濟可圈可點。譬如,做到了40年來最低的失業率、10年來最快的薪水增長,以及負債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在西方七大工業國中位居最低。但特魯多的2019年不會輕鬆。

如無意外,進入新年的293天後,即2019年10月21日,加拿大將迎來聯邦大選投票日。難民政策、環保、經濟,乃至種族及多元文化等,都可以成為影響大選民意支持度的熱點話題。

自2017年初以來,已有超過3.8萬人以「非常規方式」入境加拿大並申請難民身份。大量積壓的申請個案令官方勉力招架,也招致反對黨的屢次抨擊。

在安大略省、新不倫瑞克省、曼尼托巴省和薩斯喀徹溫省對碳稅或碳排放上限額交易政策缺乏合作、甚至明確反對的情形下,加聯邦政府10月宣布將在全國「強推」碳排放定價制度。這一話題預計同樣將影響到聯邦自由黨在各地的支持度。

由產油大省阿爾伯塔省延伸至太平洋沿岸卑詩省的跨山輸油管擴建項目對特魯多來說也是個棘手問題。利益之爭令兩省對立升級,甚至引發省際間的貿易戰,也令這項斥資約74億加元的龐大項目一度面臨夭折。為保住這項大工程,特魯多政府斥45億加元巨資從承建商、能源設施巨頭金德摩根手中「接盤」。但聯邦上訴法院卻裁定政府對該管道擴建項目的批准無效,並要求重啟環境評估和原住民咨詢工作。這對於尋求連任的特魯多無疑構成又一大考驗。

另一挑戰是在當前的國際經貿形勢下為加拿大經濟尋求更好的出路。盡管《美墨加協定》已由三國主管人簽字,但在加媒眼中,由於還存在著不能獲立法機構最終通過的風險,它仍是一個脆弱的協議。同時,作為最大貿易夥伴,美國對加拿大設置的鋼鋁材產品高額關稅尚未取消。特魯多仍然面臨來自產業界的不小壓力。

作為外向型經濟大國,加拿大出口貿易卻一向過於依賴美國。加高官近來在不同場合表示,加政府正積極尋求對外貿易多元化。由加拿大等11個國家簽署、但沒有美國參加的「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在2018年末生效。但加拿大市場分析者對於2019年經濟走勢仍缺乏樂觀。南方鄰國美國中期選舉之後,政局出現微妙變化,而其政治、經濟上的風吹草動,都會或多或少波及到加拿大。同時,英國脫歐對歐洲市場造成的負面影響仍難預料。加媒認為,經濟走勢將影響到2019年加聯邦大選政治辯論的基調。

加拿大的外交在2018年並不太順利。七國集團(G7)峰會不歡而散。特魯多訪問印度時因著裝問題及所邀賓客人選引發加國輿論批評,其令本人在接受電視媒體採訪時亦不得不承認,印度之行是他今年「最大的遺憾」。加方就人權問題對沙烏地阿拉伯的批評導致兩國關係驟然降溫。而加方在美方要求下拘押華為公司高管孟晚舟的做法,在加拿大輿論中也引發不少批評和擔憂之聲。

在近期不同機構公布的民調結果中,特魯多所率聯邦自由黨的支持率高低不一。特魯多及其團隊能否延續2015年大選斬獲大多數席位的勝勢,或能否連莊?目前恐無十足勝算。

雖然聯邦自由黨與省級自由黨並無關係,但省級選舉折射出的選民左右傾向變化,對聯邦自由黨仍具觀察意義。繼連續掌權16年的卑詩省自由黨在2017年省選中落敗後,2018年6月,安大略省進步保守黨一舉擊潰在該省已執政近15年的自由黨。新省長福特(Doug Ford)上任後即與聯邦政府在若干政策議題上互別苗頭。秋天,在加拿大政壇有著舉足輕重意義的魁北克省的省選中,成立僅6年半的魁北克未來聯盟(CAQ)擊敗了半個多世紀以來輪流坐莊的自由黨和魁北克人黨。在大西洋沿岸的新不倫瑞克省,進步保守黨也以微弱優勢取代自由黨。

一位聯邦自由黨議員今年宣布轉投該黨最大對手聯邦保守黨,引起輿論關注。但特魯多的政壇對手似乎尚不夠強大。保守黨亦出現分裂,其資深議員卞聶爾(Maxime Bernier)與39歲的黨魁希爾(Andrew Scheer)產生分歧而另立山頭,組建了立場更為偏右的「人民黨」。

「讓明天比昨天更好,今年比去年更好。」特魯多在2019年新年致辭中對加拿大民眾的這句祝願,大概也是對他自己和他的團隊的「本命年」期許。(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