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獨立戰爭的第二階段,英國有機會打敗美國嗎?


作者:哥倫比亞大學美國史教授艾倫·布林克利

至少從表面上看,美英戰爭的優勢在英國一邊:他們擁有世界上最強大的海軍和裝備最好的陸軍;他們擁有帝國的資源;他們有統一的組織結構。而相比之下,美國的劣勢體現在要在作戰的同時創建一支新的軍隊和一個新的政府。

但是美國具有潛在的優勢。美國人在本土作戰,而英國人遠離自己的國土(和資源);美國的「熱愛家園者」總體上全心投入戰爭,而英國人對戰爭的支持三心二意。就像托馬斯·潘恩所說:「英國無法以軍隊去戰勝一種強大的信念。」而且自1777年起,美國在外援方面占有很大優勢,獨立戰爭成為規模更大的世界戰爭的一部分,在這場戰爭中,英國要面對歐洲強大的勁敵,尤其是法國。

美國獨立戰爭

然而,美國的勝利不僅僅簡單地基於上述優勢,也不僅僅依靠偉大的精神和豐富的資源,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英國人在戰爭初期的一系列重大失誤,結果使英國本來能夠(或許也本應該)取勝的戰爭以失敗告終。最後一個原因是,這場戰爭歷經三個不同階段轉變一種全新的鬥爭,在新的局勢下,英國無論怎樣強大也無法獲勝。

戰爭的第二階段是從1776年到1778年初,這是英國勝算幾率最大的一個階段。的確,如果不是一連串的失誤和運氣不佳,他們可能已經平息了這場「叛亂」。在這個時期,戰爭大都轉變為傳統的常規戰爭。而此時美國人與敵人力量相差懸殊。

英國人從波士頓撤退後快速重組。1776年夏,在《獨立宣言》發表之後的幾周之內,紐約周圍的水域就排滿了有史以來英國派出的規模最大的兵力。在和藹的總司令威廉·豪(William Howe)的率領下,幾百艘軍艦和3.2萬名訓練有素的士兵到達海灣。豪對美國人沒有什麼特別的敵意。他希望不用打仗僅靠威懾就使他們屈服,他相信,只要給他們機會,大多數人都會向國王顯示他們的忠誠。在與大陸會議高級代表的會談中,他讓後者在投降以獲得王室赦免與在勝算極小的情況下開戰二者之間做出選擇。

為了對抗豪的強勢部隊,華盛頓在聯合了大陸軍和各州的民兵之後,才湊出了1.9萬名裝備很差、缺乏訓練的士兵,而且根本沒有海軍。即使如此,美國人還是立刻拒絕了豪提出的條件,選擇繼續作戰,這個決定不可避免地帶來了一連串的失敗。英軍把抵抗者趕出長島,美軍被迫放棄曼哈頓,然後從新澤西平原一路撤兵,跨過特拉華河,最後進入賓夕法尼亞。

對於18世紀的歐洲人來說,作戰是一種季節性行動,一般在寒冷的季節戰鬥就會停止。所以英軍停下來準備在新澤西的各個據點過冬,只在特拉華河邊的特倫頓(Trenton)留下一個據點由黑森人(德國雇傭兵)守衛。但華盛頓並沒有休戰。在1776年聖誕節晚上,他再次勇敢地越過冰河,以突襲戰術打敗了黑森人,並占領了城鎮。然後他又在普林斯頓趕走了駐紮在校園里的英國軍隊。但華盛頓沒有守住普林斯頓和特倫頓,最後他在新澤西的莫里斯頓(Morristown)附近的山區度過了冬天。

美國獨立戰爭

在1777年戰役中,英軍對美軍採取分而治之的策略。豪將軍從紐約沿哈得孫河向北包圍奧爾巴尼,另一部分英國兵力則從加拿大南下與他會合。另一位年輕氣盛的英國軍官約翰·柏高英(John Burgoyne)任北方軍司令,計劃從莫霍克河和哈得孫河上遊兩路進攻奧爾巴尼。

但在計劃開始實施時,豪突然改變了主意。他決定進攻反叛中心—費城,希望此舉能挫敗「熱愛家園者」的士氣,聯合親英派,迅速結束這場戰爭。他經由水路從紐約調走大量士兵,在切薩皮克灣灘頭登陸,於9月11日在白蘭地溪戰役(Battle of Creek)中擊退華盛頓,然後繼續北進費城,沒有遭到抵抗便攻占了費城。與此同時,華盛頓在10月4日攻取日耳曼敦(就在費城外)失敗之後,就前往福吉谷進行冬季休整。大陸會議被逐出首都,到賓夕法尼亞的約克鎮進行重組。

豪轉戰費城後,留下柏高英獨自應付北方的戰役。柏高英派巴里·聖萊傑(Barry St. Leger)上校沿聖勞倫斯河向安大略湖和莫霍克河上遊進攻,自己則直接去了哈德孫。他行動極其迅速,輕而易舉地奪取了泰孔德羅加要塞(Fort Ticonderoga),並繳獲美軍儲存的許多彈藥和武器,這使大陸會議十分沮喪,代表們撤銷了北方軍司令菲利普·斯凱勒(Philip Schuyler)的職務,由霍雷肖·蓋茨(Horatio Gates)接任。

蓋茨做司令時,柏高英已經打了兩次敗仗。其中一次是8月6日在紐約的奧里斯卡尼(Oriskany),在尼古拉斯·赫基默(Nicholas Herkimer)的帶領下,一群德裔農民組成的熱愛家園者打敗了聖萊傑率領的印第安人和托利黨人。這讓本尼迪克特·阿諾德(Benedict Arnold)有時間去為斯坦維克斯堡(Fort Stanwix)解圍,並在聖萊傑之前封鎖了莫霍克谷。

另一場戰役發生在8月16日,在佛蒙特州的本寧頓(Bennington),新英格蘭民兵在邦克爾山戰役老兵約翰·斯塔克(John Stark)的帶領下,對一個英國分遣隊進行了沉重的打擊,這個分遣隊是柏高英派出尋找糧草的。柏高英因後路被切斷,軍需緊張,幾次戰役都傷亡慘重,只能撤退到薩拉托加(Saratoga),結果被蓋茨團團包圍。1777年10月17日,柏高英率領餘部約5000人投降。

對「熱愛家園者」和關注世界的人來說,紐約之戰取得了重大的勝利,而英國在薩拉托加的投降成為戰爭的一個重要轉折點,正是這一轉折促成了美法的聯合。

英國在這個占據絕對優勢的時期內失敗,主要還是因為他們自身的失誤,其中威廉·豪的責任居多。他放棄了最重要的戰役—北方戰役,使柏高英孤軍奮戰。在賓夕法尼亞他雖然選擇了對敵作戰,也有很多機會,但沒有對已經虛弱不堪的大陸軍進行最後的打擊,而是一再任由華盛頓撤退和重組,使美國軍隊得以在福吉谷休整一個冬天而沒有受到任何干擾,實際上,當時美國軍隊缺衣少食,英軍本可以輕而易舉地將其殲滅。一些英國評論家認為豪不想在戰爭中取勝,他在暗中同情美國的獨立事業;他的家庭與殖民地有著密切聯繫,他本人在政治上也與英國政府中的反戰人物有聯繫。也有一些人指出他性格上的弱點,如: 嗜酒成性,貪戀女色(他於1777年至1778年的那個冬天與他的情人在費城廝守,雖然他的很多顧問敦促他轉移到別處,但他置若罔聞)。但最重要的問題顯然是他不能理解戰爭的本質,甚至不能理解英軍真的是在打仗。

易洛魁人和英國人

紐約北部的戰役不僅僅意味著英國的失敗,也挫敗了很多雄心勃勃的易洛魁首領,他們希望以印第安士兵支援英軍,相信英國勝利後可以幫助他們阻止白人進犯部落的領地。易洛魁聯盟於1776年宣布在戰爭中保持中立,但不是所有成員都甘願在北部戰役中處於被動地位,一些人在戰爭中努力凸顯土著人的作用,其中就有一對名叫約瑟夫·布蘭特(Joseph Brant)和瑪麗·布蘭特的兄妹。二人都是莫霍克族的著名人物,約瑟夫是有名的武士,瑪麗是一位很有魅力的女性,是威廉·喬韓森爵士的遺孀(喬韓森生前是英國印第安事務總監,在印第安部落中很有名氣)。這對兄妹勸告自己部落的人支持英國,並讓塞納卡人和卡尤加人也一起加入。在柏高英戰敗的北方戰役中他們起了很大的作用。

但是與英國結盟也使易洛魁聯盟內部的分裂日益加深。六個同盟成員中只有三個支持英國;奧內達人和塔斯卡羅拉人(Tuscarora)支持美國;奧農達加人則分成了好幾派。這個存在了三個世紀之久的聯盟在法國和印第安人戰爭後勢力已經有所減弱,如今更加分裂。

與英國結盟還給易洛魁人帶來了其他一些不好的結果。奧里斯卡尼戰役結束一年後,印第安人和英國軍隊一同在紐約北部發起了一系列驅逐白人移民的偷襲行動。幾個月之後,熱愛家園者部隊在約翰·沙利文(John Sullivan)將軍的帶領下奮力反擊,摧毀了很多易洛魁人的部落,他們大批北上逃亡到加拿大尋求庇護,許多人再也沒有回來。

求得外援

英國沒能打敗大西洋沿岸中部各州聯合組建的大陸軍,加之美國在薩拉托加出人意料的獲勝,戰爭出現了轉折。這個轉折改變了戰爭的過程,使其進入一個新的也是最後一個階段。

戰爭變化的核心是美國成功獲得了國外的援助,包括來自幾個歐洲國家的間接援助,以及來自法國的直接援助。在《獨立宣言》發表之前,大陸會議就派代表前往歐洲各國首都與各國政府洽談商業協定。如果殖民地要脫離英帝國,就要尋找新的商業夥伴,而要簽署這些協定必然需要歐洲政府承認美國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約翰·亞當斯把早期美國的駐外代表稱為「民兵外交官」,他們和歐洲外交官不一樣,對正式的藝術和外交禮節沒有那麼多經驗。而且由於橫跨大西洋兩岸的信息交流速度很慢且沒有保證(一條信息跨越大西洋傳遞到對岸需要一至三個月),他們經常不得不對大陸會議的指示做自行解釋,甚至重要的事情也完全靠自己來做決定。

華盛頓

最有可能成為美國同盟國的是法國。國王路易十六1774年登上王位,他精明的外交部長維爾讓伯爵(Count de Vergennes)迫切希望英國失去其帝國領土極其重要的一部分:北美殖民地。通過一系列秘密的交易、一個虛構的貿易公司和雙方秘密的代理商(其中之一便是著名的法國戲劇家博馬舍[Caron de Beaumarchais]),法國開始提供大批美國需要的物資,但是法國政府尚不情願向美國提供他們最想得到的東西:外交認可。

最後,本傑明·富蘭克林親自代表美國到訪法國,他是一個天生的外交家,在法國很快成為一個英雄,不論是貴族還是平民都歡迎他。他的受歡迎程度在很大程度上有助於美國獨立事業的發展,對美國助益更大的是美國薩拉托加大捷的消息,這一消息於1777年11月2日傳到倫敦,2天後傳到巴黎。1778年2月6日,弗金斯擔心美國因為英國求和而放棄戰爭,為了阻止這種結果,法國正式承認美國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並且擴大了對美國的軍事援助。

法國的介入使這場戰爭變成了一場國際衝突。在接下來的兩年內,法國、西班牙和荷蘭全部卷入與英國在歐洲的戰爭之中,並且全部間接或直接地促進了美國獨立戰爭的勝利,但法國確實是美國必不可少的同盟,它不僅為美國提供了大部分資金和軍需品,還提供了海軍和遠征軍,這在獨立戰爭的決定性階段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編輯:季我努學社青年會會員桂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