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俠客夢 江湖再相逢

讀金庸小說,一個個有血有肉、個性鮮明的人物,自有一種人格的力量。喬峰是「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蓋世英雄,郭靖是為國為民的「俠之大者」,黃蓉的冰雪聰明,令狐沖瀟灑不羈的少年意氣,段譽的溫潤平和、仁厚善良,小龍女的超凡脫俗……他們並不完美,但那種俠骨柔腸、真情大義總能撥動人們心弦,讓一代代讀者為之熱血沸騰。

翻開金庸小說,如同鋪展一幅中華文化的多彩畫卷。「降龍十八掌」的招式名稱,多源於《易經》;《天龍八部》的回目連起來,是五首絕美的詞;「玉笛誰家聽落梅」「二十四橋明月夜」的新巧菜譜吃出了文化味道;更不用說那個方生方死、玄妙無比的珍瓏棋局,道盡了向死而生、退一步海闊天空的人生哲理。有人說,金庸小說呈現了中國文化雍容而美好的部分:儒的至大至剛,道的恬淡無為,佛的悲天憫人,就這樣浸潤在文字之中,滋養著人們的心靈。

不管是笑傲江湖,還是快意恩仇,抑或是兒女情長,那種浩然正氣、家國情懷,那種對公平正義的執著追求,總是讓人為之一振,喚醒我們心中的那個「俠客」。這是金庸小說的永恒魅力,是一代代人之所以神往武俠世界的精神密碼。

今年年初,《射雕英雄傳》英譯本出版。當越來越多的金庸小說走向世界,何嘗不在表明:金庸所講述的中國故事,也在打動整個人類的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