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舒吉事件後沙烏地內閣”大換血”,王儲權力進一步鞏固?

原標題:卡舒吉事件後沙烏地內閣”大換血”,王儲權力進一步鞏固?

土耳其記者卡舒吉遇害事件過去了快3個月了,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信誓旦旦要揪出殺手背後的大Boss,然而現在事件的進度條似乎卡住了。

我們還沒有等來最終真相,這時候沙烏地內閣大換血。

 

據CNN,沙烏地阿拉伯國王兼首相薩勒曼27日發布命令改組內閣,更換外交大臣、新聞大臣、國民衛隊司令等重要官員,並且重建沙烏地安全和政治事務委員會。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沙烏地正在面臨經濟下滑、原油價格下降的危機,但是此次內閣改組並沒有撤換能源、經濟部門的負責人。

 

土耳其廣播電視公司阿拉伯語頻道評論稱,從內閣和安全機構兩個層面改組的名單來看,這是沙烏地王室家族本身的某種權力再平衡,建國國王之子的後裔現在紛紛身居要職。

 

《泰晤士報》分析,美國參議院13日指控沙烏地王儲謀害卡舒吉,沙烏地內閣改組則是積極應對此事件產生的不良影響,同時通過安排核心人物進一步鞏固王儲的權力。

通過內閣「大換血」釋放改革信號

 

據路透社,這次人事變動中,外交大臣的撤換最引人註目。命令免去了朱拜爾的外交大臣職務,由前財政大臣阿薩夫接任。

 

而朱拜爾被任命為外交事務國務大臣兼內閣成員,實則遭到降級。

朱拜爾從1994年開始擔任沙烏地駐聯合國的代表,這段時間他大量結交了美國國會、政府要員。隨後,他做了8年駐美大使。2015年,朱拜爾擔任沙烏地外長,成為沙烏地建國以來唯一一個擔任外交大臣的非皇室人員。

 

在卡舒吉事件上,朱拜爾曾強硬表態,拒絕土耳其引渡涉及殺害卡舒吉的嫌犯,「我們絕不引渡自己公民」。

 

然而,朱拜爾沒想到自己在前線沖鋒,卻被降職。

 

據半島電視台報導,阿拉伯政策研究中心政策分析主管馬爾萬·卡巴蘭分析,在卡舒吉案件上,朱拜爾已經被當作替罪羊。而且他是已故阿卜杜拉國王時期遺留下的官員,因此被踢出核心圈並不意外。

 

據阿拉伯新聞,新上任的外交大臣阿薩夫是前財政大臣,也是沙烏地主權財富基金以及沙烏地阿拉伯國有石油公司的董事會成員,這兩個實體都在沙烏地王儲的監管之下。

阿薩夫1982年拿下了美國科羅拉多州大學的經濟學博士,他畢業後在沙烏地一所軍校做了15年的經濟學講師。

1995年阿薩夫才走上從政道路,擔任沙烏地貨幣局副局長,1年後就被任命為財政大臣,在內閣是最資深的官員之一。

 

不過,在2017年沙烏地王儲的反腐行動中,阿薩夫曾被短暫關押後釋放。沙烏地國王的任命名單中沒有一個人涉及去年的反腐行動,而阿薩夫是個例外。

 

沙烏地王儲的經濟顧問Mohammed al-Sheikh對彭博社說,沙烏地在外交領域需要進行徹底的改革,阿薩夫則需要承擔這一責任。

 

此外,王儲的親信、沙烏地體育局局長圖爾基·謝赫從體育局局長轉為沙烏地公共娛樂部長。

據《泰晤士報》,雖然公共娛樂部是2016年剛剛成立的,但是沙烏地王儲推行的《願景 2030》計劃中,重要一部分就是社會改革,而且致力於打造「娛樂之城」,因此這個部門將在沙烏地改革中起重要作用。

沙烏地國王對部分王室成員的官職也進行了調整,免去了米特卜·阿卜杜拉王子的國民衛隊司令職務,由阿卜杜勒·阿齊茲王子擔任。

 

國王還將自己兒子蘇爾坦由國家旅遊和遺產總局局長,調換為新成立的沙烏地國家太空總局局長。

 

渥太華大學外交政策專家卡姆蘭·包凱利表示,沙烏地想要通過內閣的大規模人事變動向國際社會傳遞信號,他們正在進行徹底的變革,而且還要確保核心職位上的官員足夠忠誠。

 

俄羅斯警告美國勿干涉沙烏地內政

 

在卡舒吉案件上,雖然特朗普多次強調美國與沙烏地阿拉伯結盟的重要性,但仍有一些美國參議員站出來反對沙烏地王儲薩勒曼,而且中情局表示確信沙烏地王儲參與了卡舒吉遇害案。

據今日俄羅斯報導,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共和黨主席科克爾稱,「如果王儲在陪審團面前,將在30分鐘內被判定犯有謀殺罪。」

 

據彭博社,俄羅斯警告美國不要試圖影響沙烏地阿拉伯的王位繼承,並對沙烏地王儲薩勒曼表示支持。

 

俄羅斯外交部副部長博格達諾夫在莫斯科接受採訪時表示:「我們當然反對干涉,沙烏地人民和主管人必須自己決定這些問題。」他補充道:「我甚至無法想像美國會以什麼理由干涉這個問題,也無法想像誰應該統治沙烏地阿拉伯。無論現在還是將來,這都是沙烏地自己的事情。」

當記者問及沙烏地王儲薩勒曼是否有權繼承他父親的王位時,博格達諾夫答:「當然。一切都已決定。我們正在與沙烏地方面接觸,我們認為不需要有任何特別的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