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飛馳人生》:男兒至死是少年

香奈兒的創始人可可香奈兒說過這樣一句話:”當你了解男人都是小孩子,你就了解人生所有的事情。”

從《乘風破浪》開始,韓寒似乎就將電影的重心放在了男人之間的情感上。為了理想義無反顧的小馬,為兄弟兩肋插刀的六一,倔強叛逆又情感脆弱的徐太浪,正直善良重義氣的徐正太。電影中有一句台詞:”我就像這個世界,這個世界是不會變得。”應和了韓寒曾經說過的話”男兒至死是少年。”

韓寒的第三部電影《飛馳人生》上映後,你會發現電影中沒有半個女主角,只有一群男人和汽車,有人還調侃直男的”英雄夢”是不是完全不需要女孩兒的存在?看電影的時候,你會感覺節奏略跳,有些笑點尷尬,缺少現實根基。但是看到最後,你就是忍不住熱淚盈眶。

電影中的張馳,人近中年,經歷過巔峰也經歷過低谷,開了個炒飯攤幾年下來攢了幾十萬,生活逐漸趨向平穩,就這樣過著平凡的生活不好嗎?拿著錢去湊一台性能比不上別人的賽車,去比一場沒有人看好的比賽,一旦輸了一無所有,張馳憑什麼一定要再去賽一把?

尹正扮演的孫宇強,半生碌碌無為,用他的話說他永遠都是人群中最不起眼的一個,只有在賽車里才能找到生命的意義。張馳出事以後,他完全可以投靠另外一個車手。但是他沒有,孫宇強堅信張馳會回到賽場上,他只是在遊樂場扮成一只綠色的恐龍默默等待。

影片的最後,張馳雖然在時間上領先,但是在賽道的末段,他的賽車失控沖出了賽道之外,在電影中觀眾看到他沖向的是一片海洋,很多人看見了《鬥陣特工》中有重生技能的天使,都覺得張馳沖進水里有生還的可能性,直到韓寒在微博上說:”巴音布魯克沒有海洋。”

天才賽車手艾爾塞納,曾被譽為世界上最偉大的賽車手,即便在遙遙領先的時候,也很少會減速,他享受的是職業車手那種飛馳的感覺。在某次比賽中,他與”車王”舒馬赫展開角逐,因為舒馬赫始終追得很緊,賽頓沒敢松懈半點,最終因為賽車失控而喪生,年僅34歲。

韓寒的良師益友徐浪,曾經中國的飛車王,也在一場比賽中因意外喪生,韓寒的文章中這樣寫道:”我們的生活依然像跳樓一樣往下延續,他是最先接觸到地面的人。我和你看到的人都在最好的時光里,我們都很開心,而你又在最好的時光里離開了,這也是最好的事情。好風光似虛似幻,多一分鐘又如何。”

張馳為什麼傾家蕩產也要執著於這場比賽?或許因為少年時,他便夢想著在機器的轟鳴聲中馳騁,長大後即便經歷過人生的巔峰或者低谷,仍然不忘當時的初心,仍然不忘少年時的執拗,他想把自己奉獻給所熱愛的一切。

他沒有想贏,他只是不想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