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大男人」「夾板男」「小男人」,男性視角打破家庭劇藩籬

文丨木木

如果你的生活中出現了兩個父親你會怎麼辦?

在《我的親爹和後爸》這部劇中,張譯飾演的大學教授李梁正面對著這個尷尬的問題,當幼年拋棄家庭、多年來音信全無的親生父親,在自己成名之後出現在陪伴自己成長、悉心照料自己的後爸家中,一個是有著血緣羈絆但是沒有盡到照顧自己義務的親爹,一個是盡到父親義務但是卻沒有血緣關係的後爸,兩個家庭在生活中產生的令人啼笑皆非的碰撞又該如何處理?

播出後,《我的親爹和後爸》憑借歡樂的劇情和對於家庭親情話題的探討在觀眾中掀起一番討論,從男性的視角呈現家長里短的故事,在之前女性化視角偏多的家庭倫理劇集中顯得十分獨特,也使得這部劇在2月份的家庭倫理題材劇集收視率排行中做到領先。

生動群像、溫馨氛圍,家庭劇憑煙火氣收攬觀眾

以家庭為核心、以親情為線索,通過家庭中發生的多樣化的戲劇性衝突來展現鮮活的人物群像,最終營造溫馨的家庭氛圍,是家庭倫理題材劇集努力呈現出的內容。

而在家庭倫理劇集中,聚焦的社會話題同樣十分豐富。早期展現婆媳關係的家庭劇集數量極多,如《媳婦的美好時代》《雙面膠》《婆婆來了》等;還有展現家庭中女婿與嶽母兩者關係的劇集,如《金太郎的幸福生活》《丈母娘來了》《知足常樂》《新上門女婿》等;還有展現家庭成員在多樣化衝突中的人物群像,探討婚姻真諦的劇集,如《中國式離婚》《裸婚時代》《蝸居》等。

縱觀電視中的家庭劇集,展現人物群像的劇集仍然占據大多數,這也正符合電視劇觀眾的畫像,女性觀眾偏向於關注細水長流的生活紀實,以女性視角入手,刻畫家庭成員間你來我往的交鋒互動的家庭題材劇集則更被觀眾喜愛。

回顧2018年播出的熱門家庭劇集,其中《幸福一家人》聚焦房家三姐弟的成長生活,鍋碗瓢盆的碰撞,衣食住行的瑣碎,溫暖質樸的家常,是這部劇在敘事過程中展現出來的內容。劇中董潔飾演的房天心在劇中是一位略顯「任性」的家中長姐,在劇中與翟天臨飾演的王爍上演了一次在外獨立在家卻十分懶惰的「不婚族」和龜毛的「獨身主義者」的愛情碰撞,劇中邱澤飾演的長子房天憶和任運傑飾演的房小龍,同樣面臨著不同的情感考驗,而李立群演繹的「空巢父親」房永福也為觀眾帶去了許多歡笑與淚水和滿滿的感動。該劇所打造的人物群像,為觀眾帶去了真實的生活感,正是這種「真」,讓家庭劇集最終能夠體現出自己的魅力。

改編自李焱的長篇小說《平安扣》的《那座城這家人》同樣如此,講述半路夫妻以及七個姓組成的九口之家,在震後40年間相互扶持,重建家園的故事。

劇中人物都具有十分鮮明的性格特點:馬元飾演的王大鳴和由童蕾飾演的楊艾都在地震中痛失所愛,隨後二人結成半路夫妻,在生活中風雨同舟、患難與共,也在生活中逐漸了解對方,更加珍惜彼此。重感情、照顧身邊弱小,想把一切扛在自己肩上的王大鳴和生活積極,有著堅強意志,堅定地奉行「如履薄冰也不後退半步」的楊艾,兩位主人公在劇中充分地展現了人性的溫暖。不同家庭成員之間的思想碰撞和彼此之間的生活觀念衝突,也使得這部劇更具有生活的真實感和煙火氣。

《暖暖的幸福》講述了生活在北京四合院里的重組家庭的故事,一家人為了能給失憶的奶奶營造幸福的晚年生活,便為其編織了一個善意的謊言,也因此推動了一系列歡喜故事的展開。這部劇同樣著重展現劇中的角色群像,而每個角色之間的戲劇性關聯更是助推整部劇劇情的展開。

展現家庭群像,凸顯不同的人物性格特徵,是家庭劇最大的特點,有血有肉的人物,現實主義的故事背景,這也同樣是家庭劇最能夠吸引觀眾之處。

從「大男人」到「夾板男」,男性視角家庭劇異軍突起

在影視劇領域,女性觀眾的數量遠高於男性觀眾,影視劇中對於「虛幻」關係的塑造時常能夠滿足女性觀眾對於美好事物的憧憬,家庭劇也同樣如此,難以相處的婆媳關係,難以捉摸的兒女心思,觀看作為現實生活的映射的家庭劇,便成為許多女性觀眾感受「完美家庭關係」的替代品。所以在展現鮮活的人物群像同時,以女性視角為主進行切入 ,敘事過程也會更為細膩,便成為家庭劇呈現故事的首選。

但是,隨之而來的題材內容同質化現象也變得越發突出,滿螢幕的「婆婆媳婦」之間的雞毛蒜皮的小事使得不少觀眾感到審美疲勞。這種情況下,從男性視角來呈現家庭故事便成為了近些年家庭劇集會採取的方法,相同的家庭故事但轉變性別視角,也使同樣的故事能給觀眾帶去更加新鮮的感受。

從男性視角入手的家庭劇和女性視角的家庭劇相比有著自己的獨特之處。

一方面,男性角色的符號化現象更為明顯。在家庭劇集中,男性角色身上的特質往往會被放大,人物形象也會被塑造的更具有戲劇衝突。從家庭劇中,可以看到男性的形象十分豐富:「大男人」、「夾板男」、「小男人」等角色設置存在不同的劇集中。早期的《不要和陌生人說話》中的安嘉和的偏執、扭曲人物形象塑造的十分生動,劇中他的「大男人」形象也被刻畫的深入人心,管控妻子、暴躁易怒、心狠手辣的形象給許多觀眾留下心理陰影;《蝸居》中的宋思明,在政界和商界開拓事業,在家庭中主導話語,在與人相處中幽默風趣, 將「大男人」形象刻畫的極其鮮活。

夾在嶽母和妻子之間的「夾板男」以及「小男人」形象,在男性視角的家庭劇中同樣十分常見。從這兩種男性角色中可以看到,男性對於現實的略顯無力的抗衡以及在家庭關係中的委曲求全。《我的親爹和後爸》中的李梁可以說是夾在「親爹」和「後爸」兩人之間的一個「夾板男」,如何處理和兩位老人的關係也在這部劇中成為限制男主角的因素。早期家庭劇如《金太郎的幸福生活》中的金亮、《裸婚時代》中的劉易陽、《媳婦的美好時代》中的餘味,則是更為生動的居家「小男人」角色。

另一方面,男性視角的家庭劇情感塑造則更為不同。與展現細膩的女性情感的家庭劇相比,男性角色占據主角的家庭劇中,情感的營造則更為粗線條,劇情發展也會更為輕鬆和快節奏。女性角色為主的家庭劇中的情感因素在劇中會被刻畫地更加細膩,她們在劇中也會有更為豐富的情感轉變,男性角色突出的家庭劇中則會將角色處於更大的環境背景下,將家庭內部壓力與外部事業壓力相結合,從而多維度塑造人物。

結語

家庭倫理劇集,作為對於現實生活的創造性再現,內容求真,情感求實,是家庭劇最終能夠在大批量同質化題材中突圍的重要特質。同時男性視角的家庭劇在女性化特質明顯的家庭劇集中仍然保持著一定題材優勢,唯有堅持真情實感的基礎上走差異化路線,最終才能夠做到劇集直擊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