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以妖怪命名的城卻擁有印度最美宮殿,末代藩王壕到吞鑽而死

麥索爾(Mysore)看點一:Maharaja’s Palace,也叫邁索爾皇宮( Mysore Palace),號稱是全印度最華麗的宮殿,位於市中心,門票200盧比/人。

看點二:Devaraja Fruit&veg. market,位於Sayyaji Rao Rd,距離皇宮很近,步行可及,這是一個堪稱美麗的蔬果市場。

我們在班加羅爾蘇醒之前起床,去趕清晨的火車。在異國他鄉的火車上,斜靠堅硬冰冷的鐵皮床板,窗外不斷交替著墨綠的椰林和金色的稻田,色彩艷麗的小樓房和正在耕種的農人點綴其間,偶有衣著鮮艷的行人成群結隊地打田埂上魚貫而行,仿佛濃鬱的油畫中最跳脫靈動的那一筆。

10點30分,火車準點到達麥索爾。上圖為麥索爾火車站。

關於邁索爾,傳說很久以前這里有一個名叫「邁赫沙索拉」的妖怪,生性殘冷,經常迫害百姓,搞得大家生活很不好混。感念民疾,女神查蒙迪將妖怪殺死,救眾人與水火。人們從此過上了幸福快樂的生活,並將這座城市稱作麥索爾,這名字演變於妖怪邁赫拉索拉的名字。

是的,你沒看錯,是妖怪的名字,而不是女神的名字,恩人打敗了仇人,仇人卻因此名垂千古。

講述邁索爾的故事得從藩王的塵埃落定前開始。

在推行閉關鎖國政策的清朝末期,有識之士大聲疾呼要以夷制夷;日本占領東北時,大清搞的是扶植賻儀政府幫忙維持社會秩序。這一套傳到了英國殖民者這里,就變成了與藩王狼狽為奸互相妥協後共同統治印度。

不管是上述哪種,其精髓都是一致的,那就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我是那幕後的王,坐享其成。

英國人把管理權下放給500多位大大小小的藩王,然後再通過軍事和經濟對他們形成制約。在棉花糖和大棒的雙重指揮下,藩王們開始了雙面人生:

在德里,他們是奴顏婢膝的議員;

回到各自地盤,他們就是法律、就是不可違逆的天意。

1947年印度獨立,英殖民者終於退出了政治舞台,藩王制度也隨之土崩瓦解。但是,雖然他們不再保有領地,卻仍然可以從國庫領取高額的免稅年薪,並享有許多特權,比如免費乘坐飛機、火車的頭等艙,比如購買進口物品免交關稅,比如免交水電費等等。這種種特權進一步加劇了印度的貧富差距,搞得天怒人怨。

直到1971年,鐵腕的印度總理甘地夫人宣布廢除藩王年薪,「藩王」徹底被掃進了歷史的故紙堆。

皇帝當久了,就會長出很多脾氣;貴族做久了,也會憑借其優越的家庭條件和相對來說優秀的遺傳基因,培養出特立獨行的末代代言人,比如下面提到的這位邁索爾最後的藩王。

邁索爾的末代藩王死得很藩王——他是吞鑽而死的,比中國古代盛行的吞金而死上了個檔次。但關於為什麼要吞鑽,坊間流傳原因有三:

一、沒錢。他不僅無法延續奢侈的生活,還欠了當地商人很多錢,只好以命抵債;

二、沒面子。他打了一場明知不可能贏的官司,然後因無法面對結果只好自殺;

三、沒地位。他發現人們直呼他的姓名而不是陛下。夢醒了,天下已不是他的那個天下,不得不死。

吞鑽事件發生在1974年。

前面說過,皇族當久了,就會養出很多不可思議的愛好來。

這位末代藩王生前最大的愛好是讀古書——尋找他所未知古廟的線索——尋找寺廟——再讀古書——再找寺廟。尋找神廟之旅每年都會有四、五次,每次至少耗時半月。

堪稱出身很高貴的旅行達人了。

藩王的出行方式是火車,更準確的說法是在正常運行的火車後加掛一兩節專屬豪華車廂,並帶齊家眷、侍衛、廚師和星相師。

顯然這樣的旅行是需要雄厚的經濟能力的。當藩王的時候,自然不用為金錢操心,普邁索爾之下莫非王土嘛;當藩王稱號被廢除後,依然不用擔心,因為還有年金和系列特權;但是,當年金也停發的時候,麻煩就來了,只會花錢不會賺錢的藩王同學立馬捉襟見肘起來,侍衛先炒掉,廚師再炒掉,星相師也得走人。

尋廟之旅,當然也就被迫取消了。

人生最大的愛好沒有了,藩王同志選擇了吞鑽自殺。

邁索爾皇宮就是上面提到的那位藩王的家 ,也是我們來邁索爾的唯一目的。

皇宮就位於市中心,是印度最大的皇宮之一,據說也是最華麗的一個。皇宮最初為木結構,1897被焚毀,1912年完成重建。這15年里,邁索爾地區所有最優秀的工匠都被征用,但負責整體設計的總工程師卻是來自歐洲的宮廷設計師,這就使得大皇宮的建築風格顯得更加多元,歐風,印度傳統格調和伊斯蘭裝飾都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皇宮大門的樣式,石柱,門廊,庭院以及牆壁的雕刻都是典型的印度撒拉遜風格!

一進門的右手邊就是這麼一座金燦燦像金山的「佛山」,佛佑世人,佑的是心,給的是「覺」,是做人的智慧,而說起做事,歸根結底還是要靠自己的努力。

可惜藩王,不懂。(2009-11-24麥索爾皇宮華麗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