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反映北宋現狀的名畫《水磨圖》為何會被冷落?

反映北宋現狀的名畫《水磨圖》為何會被冷落?

北宋後期,有一幅可與宋徽宋時的宮庭畫師張擇端所繪《清明上河圖》相媲美的名畫《水磨圖》。《清明上河圖》除因畫面宏大、技法精湛,還因描繪出了都市繁華、社會和諧的景象,而深受宋徽宗喜愛,因此名聲大噪,家喻戶曉。反觀《水磨圖》,則因針砭時弊,譏諷當朝,倍受統治者冷落,幾乎湮沒在歷史的煙塵中。

然而,從這幅被統治者冷落的北宋名畫《水磨圖》中,後人卻可以得到歷史的鏡鑒和啟示。

在這幅畫中,水磨作坊以及供官員們宴飲的酒樓,其建築等級很高。它們鬥拱高挑,回廊環繞,欄桿的望柱頭上有精美的裝飾,作坊的主體建築甚至做成了「十字歇山式」,其規格與宋代宮苑和權豪之家經常享用的建築形制相同;但同時,郊畿之外供運糧之用的道路和橋梁卻異常坎坷狹仄,車隊農夫們輾轉其間的極其艱辛,盡在畫中展現出來。

從這幅畫中可以引申出北宋的制度經濟問題很多。譬如:相關設施的奢華排場,與百姓所需基本公共設施的簡陋破敗,形成極之強烈的反差;又譬如:畫面上共有三十多人,其中官吏的數量與勞作者的數量之比約為1:4,這說明官吏人數所占比例大得驚人。

宋元祐元年(公元1086年),「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蘇轍,在對宋哲宗的諫言中,就說明了官營水磨作坊「豐厚利潤」的背後,是百姓和國家付出的慘重代價(見《宋史.列傳第九十八.蘇轍》)。

將蘇轍奏本中的一部分譯成白話,內容大致如下:近年來,因為在汴京(今河南開封)城外設立官營水磨作坊,遂使汴河水量日益淺滯,由此造成的航運能力劇減,給朝廷和百姓帶來很大的損失。更有甚者,為磨坊得水力驅動之利,而使下遊一二百里範圍內的糧田橫遭淹沒,並殃及漢高祖陵寢。皇上惻隱蒙難的百姓,於是調派修治黃河的役夫四萬人疏浚汴河,工程進行整整一個月。但因汴京軍民的糧茶消費全由官營磨坊供給而不許民營,所以,盡管水患嚴重,官營水磨仍不能因此停業。汴水含沙量很高,如果水磨不停,今年雖然疏浚了河道,而明年必然會再度淤塞,那時又要花很大代價來治理。僅以此次治河民夫的工價為例:朝廷支付每人每天二百文錢,一個月工程下來,人力成本就高達二百四十萬貫,而水磨作坊每年向朝廷上繳的利潤才區區四十萬貫。如此巨大的賠損之下,為何仍堅持官家的壟斷,而死活不允許民間經營磨坊呢?就是因為戶部侍郎李定以朝廷收入為幌子「惑誤朝聽」。

蘇轍的這段分析把官營工商業牟取壟斷利潤的方式,以及由此迫使全社會付出的「制度成本」有多麼巨大,說得再清楚不過了。由此,不禁使人聯想到,如今的壟斷企業從壟斷資源中攫取利潤的方式以及迫使全社會付出巨大制度成本,與九百多年前北宋官營水磨作坊何等相似爾!

《水磨圖》還說明了一點:當時的汴京人口超過百萬,其每日消耗的糧茶等全部由官家壟斷供給,這就不難推測出當時相應官營水磨作坊的生產規模有多大了。當官營工商業為了攫取利潤,而壟斷了整個民生必須品的時候,全社會為此付出的「制度成本」就更難以估量了。

《水磨圖》還告訴我們:當官營工商業攫取的利潤與全社會付出「制度成本」的平衡被長時間打破,當百姓的「衣食住行」被官營工商業長時間綁架的時候,社會就會出現動蕩。北宋晚期的社會動蕩就說明了這一點。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