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在這個網紅打卡地只顧看鹿,你會錯過整個奈良

臨行前,有個朋友就曾叮囑我:「到了奈良公園,先去春日大社,如果只顧著看小鹿,你會錯過整個奈良」。一直以為這個說法有失偏頗,遊玩過以後,才知道為什麼要把逗小鹿放在後面,因為— —它們實在太!可!愛!了,會讓你整個行程都被打亂了,擼鹿成了全部。

奈良公園的風景,不止是鹿

到奈良有兩種行進方式:一種是到近鐵奈良,一種是到JR奈良。區別在於,JR奈良站直行就是春日大社,近鐵奈良左轉就是奈良公園。

從京都站出發,到達JR奈良站,直行後,穿過奈良町繁華的商業街,浮見堂到達春日大社。返程則是走的奈良公園,奈良國立博物館,興福寺。本來打算去東大寺,奈何真的擼鹿時間過長,著急趕飛機,沒有去成,小有遺憾。

路邊的神社,偶遇兩只漂亮的貓咪,這身材目測體重不低於10斤,可能是平時有人打發小貓咪,給的夥食不錯。

鹿並不是奈良公園、若草山區域特有的,在進入整個公園區,都可以看到小鹿。過了興福寺的馬路,一兩只鹿就開始出現在路邊。當然,你也可以看到園方為了安全給的提示牌。

有點怕生的小鹿會躲在森林里和各種神龕後面,暗中觀察來往的行人,不怕生的鹿則會大大方方的走在馬路上,向來往的行人走來,等待你給它喂小鹿餅乾。

奈良公園里的小鹿,小屁股都是個類似白色心的形狀,看起來相當呆萌。

春日山作為春日大社的神山,千年以來都被禁止砍伐,因而遍布著以槲樹、米儲類樹木等為主體的常綠廣葉林的原始森林。小鹿、森林和神社一起拍攝,很有一種大自然和諧的美感。

在這里,還可以見到另外一個日本的神物,烏鴉。它被日本人作為吉祥之鳥所供奉。烏鴉是日本的國鳥,是日本人心中至高無上的神鳥。據說,鴉在日本的文化中是超度亡靈魂的使者,日本文化認為但凡人死都會成佛,但是無法成佛的,就會成為在人間徘徊行惡的怨靈,而鴉的工作就是超度這些怨靈。日本足協的徽標是三足烏鴉——八咫鴉,在這里還可以遇到烏鴉和鹿同景。

春日大社:誰把虔誠寄存於此

步行到公園的盡頭,就是春日大社。奈良春日山的春日大社,是日本全國各處的春日大社的總部, 與伊勢神宮、石清水八幡宮一起被稱為日本的三大神社。

春日大社於768年為了守護平城京及祈禱繁榮而建造,是藤原氏一門的氏神,由武翁槌命乘鹿而來的傳說,把鹿作為神的使者。這也是為什麼奈良公園有很多小鹿的原因。在這里小鹿受到保護,所以它們並不怕人。

春日大社始現有的建築都是江戶時代重建的,里邊的樓門、石燈籠、石佛、鎧和胄等都是歷史遺跡。社內供奉的神明包括武甕槌命、經津主命、天兒屋根命和比賣神,神社例祭日為3月13日,即春日祭。

春日大社每年都會舉行社火活動,期間,上千只小鹿漫步其中,一幅悠然自得的樣子,與行人、原始森林相融,是一抹獨特的風景。

與其他神社一樣,春日大社也是朱紅色的,朱紅色的回廊和神殿與翠色蒼山、安靜的小鹿、屋簷下的市民贈送的吊燈籠、社內的3000座石燈籠,都彰顯出這個1300年的建築是多麼受人歡迎。

殿外朱紅色的柱子也是遊人們熱衷拍照的地方,今天可能是某個特殊的日子,很多家長帶著穿著日本傳統服飾的孩子過來拍照,還有解簽的人。

如果你願意,還可以購買祈願的禦守,寫一個繪馬或是抽一只小鹿簽。

我也有試著搖過簽筒,不知道是語言不通還是心不誠則不靈,簽筒的竹簽並沒有跳出來,低頭看到案板上寫著勉強不出簽,就放棄吧,就沒再嘗試。也許冥冥中自有注定吧。

好在,春日大社的風景還是很美的,在里邊行攝一圈,自然生出不虛此行之感,彌補了沒出簽的小小遺憾。

朱紅色的大殿,形態各異的吊燈、石燈,神情莊重而虔誠的信徒,悠然行走的體態輕盈的小鹿,構成了春日大社一幅溫暖相融的畫,簡單而不失韻味。就像梭羅在《瓦爾登湖》里說的:「我願意深深地紮入生活,吮盡生活的骨髓,過得紮實,簡單,把一切不屬於生活的內容剔除得乾淨利落,把生活逼到絕處,用最基本的形式,簡單,簡單,再簡單。」

【作者】韋宇教,行者,出版散文集《願無歲月可回頭》。媒體人,專注於旅行、攝影、寫作。獨立攝影師,多個微信公眾號特約撰稿人。搜狐自媒體,樂途靈感旅行家,百度百家、今日頭條、一點資訊、看點號、網易號等專欄作者,驢媽媽旅遊達人。輾轉流年,策馬揚塵,心向遠方,不問歸程。本文圖片和文字所有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署名,未經許可請勿用於商業用途。如有其它需求請與作者聯繫。(微信:weiyujiao1985 微博:@韋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