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外籍人士齊阿爾究竟在南京大屠殺中經歷了什麼?

在經歷整個南京大屠殺進程的外籍人士中,已經有不少人進入學界的視野,相關研究成果目前來看為數不少。然而其中還有些外籍人士,囿於資料限制,對他們的整體面貌還存在很多疑問。這其中,齊阿爾算是一個突出的人物。他的資料很少,且其在南京大屠殺整個過程之中發揮的作用,至今仍是一個謎。

日軍在南京屠殺暴行

齊阿爾的資料缺失,其主要的經歷已無可考,但是史邁士與馬吉在其書信中提及了齊阿爾的兩件事情。史邁士提及,在日軍侵入南京的第四天(12月16日),這些在南京活動的外國人搬運東西,而齊阿爾卻突然「在一輛小汽車里被日本人抓住,他嚇壞了,幾乎上不了路」 。而馬吉則提到,「今天,克拉和一位同我們住在一起的韃靼機械師齊阿爾走在太平路上,一些日本兵從旁經過,其中一位看了他們一眼並厲聲問道:‘是美國人嗎?’克拉用日語答道:‘不是,是俄國人。’他們繼續走去,還評淪著什麼。」 內容不多,且都是被動的行為,或者被日軍差點抓住,或者是日本兵對其有懷疑。

日軍在南京屠殺暴行

另外有關齊阿爾,有兩段史料值得關注。一是在《拉貝日記》中記載的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和國際紅十字會南京分會名單里,我們都找不到齊阿爾的身影。 但是,作為非官方的非國際委員會成員的齊阿爾,對拉貝的工作給予了認可。 另外,「今天在日本使館,科拉告訴我們.修使館汽車的齊阿爾可能會被派去上海弄些零件。他們把其中一部漂亮小汽車的軸承給燒了——士兵們往往在得到汽車的兩天內就把它毀掉。街上到處是被毀的汽車、卡車,還有屍體,沒人去清理。如果齊阿爾去的話,科拉覺得我們可以讓他帶些信.這樣我就可以讓你更多地知道我的情況。」也是一些旁證,沒有參加兩個團體的人,基本都認可拉貝的工作。而齊阿爾最直接的信息來自於克拉(引文中的科拉)的話語:齊阿爾給日本使館修車,和克拉工作、能力有些關聯;曾經去過上海。

《拉貝日記》

筆者《對南京大屠殺期間滯留南京的兩位外籍人士國籍的考證》(《抗日戰爭研究》2011年第4期)一文曾經指出,克拉和齊阿爾兩人都是白俄人,換而言之都是原沙俄時對十月革命不滿而逃離俄國的那一批人。然而上述引文又提到了韃靼和俄國,實際上都說明齊阿爾大致出生地是在俄國中亞及周邊地區。

另外,在筆者撰寫克拉這個人物時,根據一些細碎的細節,可以簡單對齊阿爾做一些描述:齊阿爾作為白俄人,和克拉一道,在日本侵略南京的時候,留了下來。相較於克拉而言,齊阿爾更加膽小,也很少涉及其他正義之舉,它的主要工作就是修車。不過他也肯定了拉貝等人的功績。南京進入相對穩定後,齊阿爾給日本使館修車,並曾經去過上海。結合克拉之後曾經開了家修車行的信息,不難揣測兩人之間應該有不少聯繫和交往。

不過,齊阿爾主要作為機械師,做的都是一些零碎的基礎性工作,來維持安全區和委員會的運作,南京穩定後,也只是修車來維持生活。或許是這樣的緣故,齊阿爾並沒有成為十多位美國傳教士論述的焦點。

來源:《南京大屠殺與西方國際友人》

編輯:浙江大學中國近現代史研究所研究生 蕭宸軒

季我努學社青年會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