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我為什麼不進布達拉宮:缺乏藏族人的信仰,文化底氣又不夠

為什麼有人說去拉薩旅遊,一定要去布達拉宮,否則就白來了呢?布達拉宮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我相信不管有沒有來過西藏的人,對這座神奇宮殿一定都不陌生。

它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集宮殿、城堡和寺院於一體的宏偉建築,是西藏最龐大、最完整的古代宮堡建築群,是藏式古建築中的傑出代表,也是藏族人心目中的聖殿,是每一個朝聖者這一輩子終極朝佛的地方。

對於遊客而言,布達拉宮是拉薩的首要一站,不論是進去瞻禮還是近處觀望,這座宮堡的建築外形與內在文化都太震撼人心,我遇到的凡是進去參觀的每一個人都說那里值得一去,在聽導遊講解之後,更是認為不虛此行,是非常值得一看的聖地。

那麼事實真是如此嗎?從1994年12月,這座宮殿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之後,它就受到矚目。當時的拉薩旅遊還不像今天這般火熱,成熟,但絲毫不影響朝聖者們的神往。2013年,國家旅遊局列其為國家AAAAA級旅遊景區。那一年,正好是我第一次來到拉薩。

站在世界海拔最高的廣場之上,於晚上八點鐘的落日之下,我面朝著它,淚水難掩。但這與心靈淨化無關,我從不認為西藏會淨化人的心靈,它沒那麼神奇,可它依舊吸引著我,因為文明性的東西使得這里太不一樣了。我的淚水,是因為結束了人生中最為瘋狂的一次冒險。自此,一年一次西藏,今年是第七次,有人說這是一場輪回。

我像七年前一樣,站在廣場之上面朝著它。七年光陰,它仍是未變,我仍還沒有進去里面參觀。每次只是站在這里看它一眼,或是去那白塔之上拍一張。

這座紅白相間的古老建築,於我而言是一本厚重的吐蕃王朝歷史,它的建成、繁盛、衰落、廢棄、重生,每一段時期都是一幅重要篇章,每一章頁里的宮殿、壁畫、佛像、人物都在這古老的歷史長河里,刻畫著深厚的文明遺存。

那里面,對我充滿無限向往。但我,仍不會進去。至少目前是這樣的。在藏族四大教派中,我最敬畏的是「格魯派」,這是15世紀宗喀巴大師對宗教改革後創立的,是對藏區影響最大的一支教派。

雖然我並不信仰佛教,但隨著對原始苯教和古象雄文明的探索令我對藏地的宗教文明,歷史文明產生無限向往。而布達拉宮作為藏傳佛教的聖地,它恰好是屬格魯派,因此它在我心里的地位不亞於藏族人對它的虔誠。雖然朝向不同,但我不敢輕易踏入其中。亦如「朝聖」二字是不可輕易說出口的。

幾年前,我還曾等著某一天會有一個人來,於我在這塵世如潮的凡間,踏入這古老的聖殿。當然,文藝的心理總是充滿幻想,年少懵懂時被倉央嘉措的詩所「迷惑」,但在不斷深入藏地文明後,這份幻想如風一般,吹向了遠處那雪白的山。

八廓街的瑪吉阿米,匆匆一眼,不再停下腳步。我只希望,當有一天我徹底讀懂西藏,了解了這里的歷史文明,我才有可能如朝聖者一般,有足夠底氣去邁向那道歷經歲月的大門,跨入那歷史的屋梁之下。

這是我對布達拉宮的敬畏,是對格魯派的敬畏,是對藏傳佛教的敬畏,是對藏地文明的敬畏。

公元前7世紀,眼前的它因松讚幹布迎娶文成公主和赤尊公主而建,距今已有1300年歷史。而我要讀懂的西藏遠遠超過這1300年。昔日這平凡的紅山之上,頓時萬丈光芒。據史料記載,紅山內外圍城三重,修建的宮殿有999間,加山上修行室共1000間,是一座規模非常宏大,氣勢宏偉的宮堡建築群。

在一頁藏地文明中,這1000間宮殿內所有的歷史都可能需要我用一生的時間去解讀。如果有一天,我邁進了這道大門,那麼那一尊聖觀音像(藏語魯格肖熱)是必然要最先去瞻禮的。相傳它本在遙遠的尼泊爾南方原始森林,於一棵檀香木中自然生成。

但在公元7世紀後,它卻駐留西藏,成為所在佛殿歷代主人崇拜的本尊神,與布達拉宮禍福相隨1300年。在這期間,它曾數次遭遇劫難被帶出藏地,最終都神奇的回歸瑪布日紅山,守護著西藏這一方水土和這神秘的布達拉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