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把「路人甲」演成高光時刻,這是現實版《喜劇之王》吧?

《演員的品格》成績揭曉時刻,《神秘的藥》一組喜提「奇跡」:整組逆襲,從被甄別的「死亡」邊緣一直殺進高排名區。

甚至有人從D班扶搖直上躍入A班,這樣的刺激之旅可還行?

節目頓時成了大型「勵志本志」現場。

我們反復說過的困境,小哥哥小姐姐們用實際行動,搏出了最美好的可能性。

「小」演員的自我修養

第一,沒有小「角色」,每個角色前生今世的延展都是大戲。

《神秘的藥》里馬睿涵的戲份很少,從功能性的角度來看,純粹是以第三方眼光驗證女主「美了有魅力了」,順便在浪漫愛情的節奏里、增添一點漫畫表情包式的調劑。

演員本人一旦心態垮下去、一旦頹喪下去,這個角色就會徹底淪為「路人」,毫無亮點。

但你看馬睿涵是怎麼做的?他非常出彩。

「店還要不要開?一個人都沒有」這麼簡單的一句台詞,他卻籍此充盈了非常完整的人物肌理。

首先,方言設計、習慣動作設計都很自然、也很紮實。在一個整體偏浪漫、偏校園偶像、偏幻想風的故事里,他這種連著根的質感,既可以沖淡故事的懸浮屬性,又能形成反差萌笑點。

其次,人物情緒很飽滿,細小面相中透露了「我是個有故事的人」。這麼簡單的一句詞,馬睿涵反復琢磨反復練習,呈現效果很有代入感,他嘆氣的時候能讓人腦補一萬字小論文「某漂小鎮青年的都市沉沉沉沉浮史」。

上場時間很短,但「呈現密度」高、記憶點深刻。

隔壁吳瑞淞也同樣喜提「戲份少但玩出高光」時刻。

這也是我們要說的第二點,沒有「吃虧」的角色,刻板、負面角色同樣有可能被創造出新的鮮活生機,甚至更能加持反差萌效果。

一切看起來不圈粉、沒路人緣的角色,都有可能反轉。

吳瑞淞這次的角色是個媽寶男,梳著油膩膩傻fufu的髮型上線,活生生把顏值往下降了幾個檔次、把年紀往上拉了幾大圈。

但,就是非常討喜啊!

一上線的笑容傻憨、笨拙,自帶「我是超級宅男」BGM,迅速將刻意的「醜醜」外貌,轉化成良善憨實訊號。

和女主張嘉希一通雞同鴨講的相親對話里,吳瑞淞幾次「?什麼?什麼鬼」的表情包都很有喜劇效果。

為常年被嫌棄的「媽寶男」刻板印象,掰回了一分。

同樣,女主的表演非常生動,「醜小鴨」這樣的吃虧設定,她演出來魅力一點不輸拉風的美女階段。

真實指數很高,共情能力很強,大寫加粗的優秀。

彩虹屁走一波,吳瑞淞、馬睿涵、張嘉希以及一系列小可愛們,要麼把「龍套」角色路人甲演成了高光時刻、要麼把「醜小鴨」演出比白天鵝更動人的觀感,這是《喜劇之王》式的真.「演員的自我修養」啊!

當然,所有優秀的呈現結果,都是需要「代價」的。

第三,願景與現實之間的無數波折。

陳翔宇也是把「路人甲」演成高光時刻er,但「難處」也很明顯。

他的角色在劇本上只有兩句話:第一句是日料店老板一臉緊張,第二句是興奮喊了聲yes…

講道理,這和當「背景板」也沒什麼區別吧?

但陳翔宇real爭氣,反復琢磨格外入戲。

上線時第一個鏡頭里緊張又期待、忐忑又緊繃的眼神,讓王洛勇老師直呼我好喜歡、誇獎「太值錢了」。

但事情哪有那麼容易呢?

拍攝前陳翔宇反復準備了半天,結果卻差點慘被日料店員工轟走。

他一度以為自己的戲份要被刪掉了,瞬間弱小可憐孤單又無助。

確實,很多事情我們確實無法控制,但你若不努力做好準備,就永遠不會有峰回路轉的那一天。

隔壁張開泰也同樣很難很波折。

換上一身精致西裝、圍上一條風騷圍巾、架上一副「變態」式斯文眼鏡之後,整個人都變了。

平常節目里他都是一臉堅硬陽光的模樣,突然切換成胡說八道的虛榮驕傲「渣渣」模式,轉變很大。

幾個眼神壓得很有力度,設計的一套油膩手勢又莫名很萌。

大段大段餐飲行業專業台詞甩得風生水起,橫看豎看都很優秀,然而實際上,他的準備過程也是非常艱難的。

忘詞、吃不出「啊好美味」的感覺、畫風不對,從導演到同組小可愛,幾乎人人擔心他。

但這種壓力,他扛住了。

隔壁丁禹兮的角色雖然是「幕後終極大boss」,但一大早爬起來化妝、等到深夜也沒等來戲;

李則慧大冬天穿超短裙超短褲,薄薄一件真.凍成狗,仔細看看她的這雙鞋子不太合腳、腳趾塞進去應該非常不舒服,但她一副「當演員吃苦是天經地義」既視感。

你看,路永遠是九曲十八彎的,無論戲份多少,想要演好都需要格外辛苦格外投入的付出。

無論結果多花團錦簇,艱難殘酷始終如影隨行。

但「雖然艱難卻依舊熱愛依舊奉獻」的過程,不就是演員的真正品格真正高光嗎?

這一集《演員的品格》在高光之下,同樣也揭露了很多新人演員要面對的殘酷境況。

真正的殘酷,其實不僅僅是甄別的結果,甚至不是賽制本身、不是競爭本身,而是氛圍和壓力對一個人心態的摧毀、對心志的碾壓。

第一種境況,是在對宏觀規則、普世境遇的懷疑里,放棄自我調適

《演員的品格》賽制「殘酷」,投射貴圈演員往往處在被動環境中的真實困境:等劇本難、等角色難、等機會難,除了「演技」這一硬核能力之外,還需要機緣、團隊、人氣等種種因素加持。

盡管節目組處處願景溫和,但節目投射出的「單純演技排行」不等於「最終成績排行」現狀,依舊時時刻刻催生著新人演員們普遍的焦慮感和懷疑情緒。

這種負面情緒一旦發酵,就會循環出一套「公平無存、努力無用」的消極心理暗示,進而屏蔽掉更好的可能。

更要命的是,這種情緒會像「心理瘟疫」一樣迅速傳染。

越短線、越片面來看,就越容易覺得偶然性高、公平性小,越不容易看出實力、努力和成功之間的「正比例關係」。

劉天池老師的「暴走」,就是被同學們沒的大型「消極」現場觸發的。

一旦開始消極,就連很簡單的作業都無心完成,新人演員們的自我辯護里並不存在「沒有時間」這一客觀因素,所傾訴的大多是沒有信念感的頹唐與迷惘。

你看,所謂失敗從來不可怕,起起落落是人生尋常事,可怕的是「害怕失敗」。

井柏然學長的「深夜談心」,操心的也正是這種負面情緒,他的建議非常實用:懷疑可以有,但不要因此耽誤自己。

第二種境況,則是壓力之下,自我約束、自我管理能力的間歇性失靈。

素來表現優秀的薑嫄小姐姐,這次忽然出現在了「扣分黑名單」里。

監控鏡頭記錄之下,她違規在宿舍飲酒,又飄到走廊里、啪啪啪拍門、高喊黃米依。

被井柏然抓現行、開始談心之時,薑嫄完全是失憶狀態:喝完酒以後什麼也不知道。

(所以何炅和井柏然態度則會是如此罕見的嚴厲)

在節目里不再喝酒當然很容易做到,難的是長期的、嚴格的、複雜的自我管理,和滲透進意識深層的自我約束。

公眾人物的一言一行都被無限放大,吃瓜群眾對負面傳聞的高度「嗜血」性簡直堪稱饑渴,全民皆「自媒體」的態勢更是讓傳播趨勢和速度呈現出前所未有的瘋狂態勢,在這樣的格局之下,一點小錯誤都可能引發山呼海嘯一般的災難效應。

某一個演員的負面新聞發酵,連鎖反應會影響到與之相關的大量影視劇項目,連累產業鏈上無數利益相關者,極端情況是「一個黑點、損失幾十億」。

在這樣的「殘酷」現狀下,對於行為的約束就顯得格外重要。

所以何炅、井柏然都一反常態、一副山雨欲要好好說道說道的架勢。

然而對薑嫄來說,一次10分的扣分反而可能成為警鐘一般的烙印:以後只能有加分、不會再扣分。

以「懲罰」的代價換取鞭策的力量。

一個很有意思的細節,是井柏然和小可愛們談話時,鏡頭里出現的背景牆,摘錄著《肖申克的救贖》。

表演不僅僅是記住台詞、念出句子,更是要培養出真正強大的信念感。

有了這種信念感,「跑龍套」一樣能出高光時刻,倘若沒有,恐怕永遠活在自己患得患失的牢籠里。

《演員的品格》最重要的意義,不僅僅是傳授技能,更在於埋下信念感的種子。

舒心結語

甄別時刻固然虐心又殘酷,但正是這種「慘烈」、才讓付出更有意義。

很多只能get一丟丟表演時間、「戲份比特約還少」的演員,真正做到了「哪怕演一具屍體」也要認真分析三生三世人物小傳,背水一戰完成了最浪漫最有力量的逆襲之旅。

認真對待表演、認真打磨角色,不論是悲劇抑或是喜劇,不論戲份多少、不論是留是走,不曾辜負自己、不曾錯付時光,每一位就都真正有了演員的品格。

原創文章,嚴禁抄襲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