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於正劇「集大成」《延禧攻略》之後,《皓鑭傳》恐成一次平庸復刻

文丨星河鷺

媒體曾形容范冰冰的「收獲多大的讚美,就要經得住多大的詆毀」,用在於正身上,大抵也是恰當的。這位在電視圈浮沉近20年的編劇+制片人,深陷過千夫所指的抄襲案件,聲名與創作都陷入低谷;也通過魏瓔珞完成「鹹魚翻身」,在2018年的夏天最終「封神」。

年度驚喜《延禧攻略》之後,於正操刀的又一部古裝劇《皓鑭傳》於1月19日播出。有《延禧攻略》原班人馬加持,《皓鑭傳》首播之日熱度非凡,但口碑卻不似前者堅挺,大量網友在豆瓣打出了較低評分,與《延禧攻略》的滿屏讚譽之聲大相徑庭。

上線一周有餘,《皓鑭傳》在豆瓣上的評分漸趨穩定,萬餘網友綜合評分4.8,對劇集的不滿集中在吳謹言演技、趙姬與歷史不符等方面。表現不及預期,《延禧攻略》所積累的觀眾緣,被《皓鑭傳》日漸消耗。

針對網評,於正多次發聲正面剛,力挺《皓鑭傳》,還直言「這屆黑子不行」。拋開他的招黑體質,《皓鑭傳》和《延禧攻略》,到底哪個才是於正最真實的做劇水平?

從「走錯片場」到「洗白趙姬」,於正所背負的「數宗罪」

啟用《延禧攻略》原班人馬拍攝的《皓鑭傳》,本有大樹好乘涼,卻在略顯套路化的劇情中,被眼尖的觀眾指出從演員到人設都太過相像,以至於「像看了一部《延禧攻略》番外篇」。

盡管故事發生的歷史背景截然不同,但《皓鑭傳》的故事本質,依然是一部靠「打怪升級」不斷逆襲的大女主故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設定,正是《延禧攻略》「黑蓮花」的迷人之處。

從劇情走向來看,被繼母陷害的李皓鑭不僅母親被殺、聲名被污,還數次與死神擦肩而過,一開始就處在隨時「領盒飯」的危機之中。強烈的求生欲讓她不斷依附更強大的力量,來不斷完成「反殺」。在人生低谷之中逆襲,自己主宰自己的人生,反派接連「下線」,《皓鑭傳》的劇情走向,是對大女主劇「打怪升級」的一次復刻。

從人設到演員的相似,還讓觀眾有「走錯片場」的感覺。李皓鑭與魏瓔珞都是敢怒敢言的耿直性子,不似《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中盛明蘭的隱忍性格,兩個角色都是睚眥必報、剛烈要強卻又極富主見、絕不退讓的狠人物。為了上位,李皓鑭與魏瓔珞都會曲意逢迎王后/皇后,在步步危機的後宮里站穩腳跟;為了活命,李皓鑭與魏瓔珞甚至還都會裝瘋賣傻,來逃過一劫。

有趣的是,不知是刻意為之,還是恰好雷同,《皓鑭傳》中因妒忌而陷害李皓鑭的舞姬,在《延禧攻略》中也是不值一提的小反派;就連為李皓鑭打抱不平的小侍女,卻也是《延禧攻略》中守護魏瓔珞的好姐妹——如此相似度,網友吐槽「兩部劇竟然‘撞梗’了」。

對秦始皇生母趙姬的描繪,則是於正被批評的又一宗「罪」。網友指出,從司馬遷的《史記》中記載,趙姬是一個連名字都不詳的舞女,被奇貨可居的呂不韋獻給異人之後,誕下秦始皇。這位趙姬是歷史上淫亂後宮的女性代表之一,甚至還在野史中流傳她與呂不韋誕下「祖龍」的傳聞。

在《皓鑭傳》里,趙姬取名李皓鑭,出自於趙國禦史之家,從小知書達理,既會彈琴也會跳舞,是既有智謀又有美色的女中豪傑。於正對趙姬的全新改編,被網友稱之為替歷史上的淫婦「洗白」。於正雖在微博上回應,稱「淫是丈夫去世之後的情史」,但還是沒有停止網友對此的爭議。

發生在戰國末期的《皓鑭傳》,還有一些歷史常識上的硬傷,也被眼尖的網友挑了出來,如劇中出現造紙術,角色使用「識時務者為俊傑」、「滑天下之大稽」等後世才有的俗語等。

可以說,「走錯片場」與「洗白趙姬」是觀眾對《皓鑭傳》最不滿意的兩宗罪。

「黑蓮花」爽感的再次運用,追求強情節是否該適可而止?

《延禧攻略》的火爆,來自於「黑蓮花」人設的使用,也少不了快節奏、強情節的爽感。不斷看著反派一個接一個的下線領盒飯,成了觀眾追劇樂趣的一大來源。《皓鑭傳》算得上是《延禧攻略》的「升級版」,在劇情推演上更要迅捷。

開局向觀眾灑出密集的劇情乾貨,《皓鑭傳》幾乎成了「七分鐘定律」的最佳范本。剛剛露面的趙國禦史李皓鑭,就遭遇了自己沉塘被救、母親投井而亡等家庭巨變,並由此遭遇了「買櫝還珠」的巨商呂不韋,報仇之旅就此展開。

戲劇衝突強烈的《皓鑭傳》,在此後的每集中幾乎都有針鋒相對、跌宕起伏的劇情。如第五集,瑤姬銜恨在心,與呂不韋父親一同栽贓李皓鑭,李皓鑭在呂不韋的幫助下強力反殺,顯示出咄咄逼人的態度;第七集,能言善道的李皓鑭已經貴為王后身邊的女官,兩人大庭廣眾之下唇槍舌劍,當著王后的面撕破臉皮;到了第十三集,李皓鑭已經能左右軍國大事,與之互懟的不是舞姬也不是貴婦岫玉,而是魏國使臣——憑借三寸不爛之舌,不戰而屈人之兵,李皓鑭的成長之快令人咂舌。

可以說,若要復刻《延禧攻略》的成功,吸取其經驗自然是理所應當,強情節與快節奏的使用也迎合了時代審美。但如果缺乏基本的人物交代與劇情鋪陳,突如其來的戲劇衝突與情緒爆發,反倒會讓觀眾有點不知所以。在《皓鑭傳》中,李皓鑭原生家庭的悲劇就交代較少,陡然來臨的殺母情節,讓觀眾對戲劇高潮生出「來得太快」的觀感。

總的來說,對比《皓鑭傳》與《延禧攻略》,如果《皓鑭傳》在《延禧攻略》大火之前播出,或許會有不一樣的口碑。兩者「黑蓮花」設置、對爽感的追求、以及大女主一路逆襲的劇情走向,頗為相似。只是大熱的《延禧攻略》被觀眾反復研習之後,《皓鑭傳》卻難逃「套路」之嫌。

至於戲說歷史的爭議,這幾乎成了於正操刀歷史劇的「標配」了。《王的女人》《陸貞傳奇》《美人心計》等借用歷史背景創作,進行時代新編是於正創作的慣常操作。在《皓鑭傳》中,正史里的趙姬因語焉不詳,反倒給予了後世較大的創作空間。人設從淫婦到大女主的極端反轉,看來確實挑戰認知常識,但從於正的微博回應來看,後世史書為了抹黑秦始皇,也確實有連帶摸黑趙姬的潛在動機,其改編邏輯當屬成立。

於正微博所言的「尬黑不接受」,實際上也是這位總有無數爭議纏身的電視人,對自己所做的一次合理性辯解。

《延禧攻略》之後盛名難副,《皓鑭傳》還缺乏天時地利

從2002年成立工作室至今,於正所操刀的劇集,大多是為女性觀眾量身定制的劇集,因而有瓊瑤之後看於正的戲言。其作品大多有大女主、強情節、重情感、喜虐戀等諸多要素。被稱作「集大成」的《延禧攻略》,算得上是於正作品的一次階段性總結。

同樣出自於正之手的《皓鑭傳》,與《延禧攻略》相近的時間創作,有較強的相似度,也不難理解。正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平心而論,豆瓣4.8評分的《皓鑭傳》雖難言佳作,但其口碑也或多或少受到了《延禧攻略》的影響。

因為《延禧攻略》席卷內地,甚至輸出海外,跳票多時的《皓鑭傳》已經是翹首企盼,觀眾的胃口被高高吊起。若《皓鑭傳》能完全擺脫《延禧攻略》的影子,走出截然不同的創作路數,那將是於正作品的又一座高峰;而倘若不及期望值,觀眾對劇集的負面情緒會被超高期待所放大——對比《延禧攻略》低調開播,再憑借內容逐漸為人關注,熱度直線爬升,再看《皓鑭傳》如今的局面,就多了一份耐人尋味的意味。

《皓鑭傳》還有同類題材搶占了先機。彼時《延禧攻略》在暑期檔播出,比更受期待的《如懿傳》要早,對後者的優勢甚至保持到了劇集完結。同為古裝題材,《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已經穩定了收視基本盤,雖台詞受人詬病,但整體處在高位的質量保證了它搶得市場先機,又有《小女花不棄》等分食市場,《皓鑭傳》也有觀眾分流的現實。

來源:貓眼專業版

面對不及預期的《皓鑭傳》,於正雖在微博上力撐,但也沒有《延禧攻略》後多次接受訪談的自我剖析與正名。如今,《鬢邊不是海棠紅》新劇已經開機,於正的主要精力,已然放在後者身上;而《皓鑭傳》,只不過是高峰之後,對《延禧攻略》的一次「復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