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晚清經濟不是很發達,哪來那麼多錢買軍艦?

從乾隆年間開始,清朝國力的就江河日下,逐漸衰落。到了晚清時,情況更是糟糕。內有起義動亂,外有列強逼迫,一種快要朝代滅亡的感覺,湧上清朝統治者的心頭。

從國防角度講,西北邊塞直接面臨陸地威脅。廣闊的海岸線,又讓列強的艦船可以直接登陸。所以,清朝一度在「塞防」,或者「海防」的問題上爭論不休。

可是,誰也說服不了誰,畢竟都很重要。最終決定,同時防守。可是,兩邊都同樣棘手。尤其是海防。中國自元朝以來,就開始推行海禁政策,朝廷對海軍的發展,一直不是很投入。

雖然有水師,但更適合在江河上捉拿盜賊,完全不適合在海上作戰。尤其是面對工業革命後的西方艦船。完全不在同一個時代的差距。

除了技術的差距,經費上,清朝也有明顯不足。不管在世界哪一個國家,任何時候,想要籌建海軍,都必須投入大把銀子。充足的經費是發展海軍的必要條件。

可是,晚清時,國庫已經十分困窘。尤其是東南經歷戰火後,十幾年都無法正常交稅,對國庫是一個很大的打擊。每年國庫,基本只能做到收入支出持平,甚至還常常虧空。

可是,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清朝籌建了北洋、南洋、福建、廣東四支海軍。這四支海軍,雖然實力各有不同,但並不都是特別差。其中,南洋、福建、廣東三支水師使用的艦船,基本以國產為主。占據經費較少,但實力較低。

北洋海軍的艦船,基本從國外採購。戰鬥力最高,但費用也是最多的。因為艦船是外國人造的,在價格上,清朝根本沒有什麼談判的餘地。除了前期購置艦船炮彈需要很多錢,平時訓練、維護、官兵軍餉,也要耗費一大筆軍費。

光緒元年五月,由執掌中樞的恭親王奕訢帶頭,以皇帝名字下令,由李鴻章籌辦海軍事務。但是,如何籌集這筆軍費,依然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既然國庫沒錢,又不打算向外國銀行借外債,就只能向地方籌錢了。同年七月,恭親王奕訢會同戶部商議,從沿海關稅以及各省厘金中,每年劃定400萬兩,交給南洋海軍、北洋海軍充作軍費。

具體來說,就是從粵海、潮州、閩海、浙海、山海關五個關口,以及台灣滬尾、打狗兩個港口抽調兩百萬兩左右的關稅。各省厘金,主要從較為富裕省份中抽調。

按照計劃,江蘇、浙江各提厘金每年40萬兩,江西、福建、湖北、廣東各提厘金30萬兩,也是兩百萬兩白銀。

如果按照兩支海軍的軍費投入,不能算充裕,但也勉強足夠支配。更何況,當時南洋大臣沈保幀願意把南洋軍費先劃撥北洋,供北洋海軍發展。

不過,在實際情況中,卻出現了很多問題。沿海關稅拿出來比較容易,但厘金的抽調卻很難。因為厘金的款想,原本是各地督撫自行征收的賦稅。

晚清時,朝廷國庫沒錢,厘金占據地方收入很大一部分。現在要他們痛快把這筆錢拿出來,肯定沒那麼容易。雖然還是要拿,卻可能出現拖延,或者少拿的情況。李鴻章雖然是北洋大臣兼直隸總督,卻沒有足夠的權限,逼著各地督撫交錢。而且,海軍軍費,也常會被挪作它用。

光緒三年三月,清朝決定,把原本從沿海關稅中調撥給海軍的200多萬兩軍費調撥一半,充作西征軍餉,增加西北「塞防」的力量。除此之外,各地騰挪海軍軍費的情況也不在少數。

山西、河南遭遇災荒,朝廷從海軍軍費中挪走20餘萬兩。河南需要買米賑災,又挪去4萬兩。甚至同治皇帝去世後,為他修建陵墓,也從海軍軍費中挪走4萬兩。其餘細瑣款項,各是不勝列舉。

這樣一來,海軍軍費必然出現不足。再加上各地厘金拖欠,軍費只能從其他辦法入手。為了補充軍費的不足,李鴻章從淮軍和長蘆運庫銀挪116萬兩,又動用直隸海防捐112.8萬兩。

光緒十一年,海軍衙門成立,由李鴻章擔任,因此權限提高,可以逼著各地督撫認繳軍費,這才總算勉強填補上的海軍軍費的不足。清朝才有了後來海軍的成立。

對歷史感興趣的朋友,可以關注一下微信公眾號:腦洞外星人,一個研究地球歷史的外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