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武則天為了延續武周皇朝,不惜殺光兒孫,只是被太平公主阻止!

武則天稱帝,改唐朝為周朝時,是真心想過要成為武氏家族的開國太祖,絕不甘心將皇位歸還李氏的兒子的。然而朝野人心的阻力實在太大,武氏家族的子侄也並無出類拔萃的人才,她最終選擇召回被自己廢掉的李顯,立為太子,正是面對現實無奈的認輸和妥協了。

武則天年幼時,被異母兄弟虐待,和武氏娘家人關係極差,因此當她成為大唐帝國的輔政皇后之後,整死了一個哥哥,又借著侄女賀蘭氏被毒殺一案,殺掉兩個侄子,還殺了娘家的嗣子、外甥賀蘭敏之,把其餘武氏族人盡數流放。

如此自毀親族的舉動,也令唐高宗李治十分放心,才會不遺餘力地和她分享各種權柄,培養她的政治經驗,扶植她的政治勢力,在遺詔中更授予她輔政大權。確實,從一個正常皇帝的角度,這樣一個孤家寡人般的皇后,如果不向著李唐皇室,還能向著誰?

只是隨著武則天大權在握,野心不斷滋長,膨脹到非要以女子之身去奪取皇位,建立新朝成為開國太祖,因此,為改朝換代、加強親族需要,才將武氏家族的侄子們從流放地召回,授予高官顯爵。

同時,一個參政幾十年、各方面政績卓著的傑出女性,為了維系她這個名不正言不順的皇朝,才大規模清洗朝堂,任用酷吏,迫害忠臣良將,密網羅織,濫殺無辜,種種樁樁昏暴行徑,和早年的英察睿智判若兩人,皆是以保障其統治為第一出發點。

那些被武則天清洗屠殺掉的文武大臣們,如裴炎,如劉禕之,其實相當多數人,原本都是一直支持她以大唐皇后、太后身份參政的,只是她後來要做的事,實在太超出大家所有人認知底線了,才變成了其反對派。至於程務挺、黑齒常之等良將,更是無辜被牽連而受戮,導致邊關形勢大壞,敵國彈冠相慶。

如果武則天僅僅是想以李家媳婦的身份做個終身皇帝,死後便還位其子,那麼根本不用掀起如此多的政治風潮,更不至於大規模使用酷吏,敗壞政治風氣。她選擇稱帝其實就已經孤註一擲,做了如有必要時,哪怕將自己所有子孫盡數殺戮,也要開創武氏新朝的覺悟了。

這樣說武則天並非危言聳聽,她除了是母親、祖母,首要身份是一個帝王,無關性別。一如只要對自己皇位有威脅的,親兒子照殺不誤的男性帝王,歷史上簡直太多,甚至對他們而言,都基本不算是可以特別一提的劣跡。如漢景帝劉啟、漢武帝劉徹、魏孝文帝元宏、唐太宗李世民、唐高宗李治、雍正帝胤禛……這些都是貨真價實殺了親兒子的公認明君。

虎毒不食子】,對帝王從來不適用,甚至可以如漢武帝自滅三族,如李隆基一日殺三子那般酷烈。

所以,武則天為了自己的武氏王朝能夠千秋萬代,是根本不惜將自己那些流著李氏皇族血統、在男權社會體制下注定只會姓李的兒子孫子們殺光的。

她之所以暫時留著李顯、李旦等人不殺,絕不是出於什麼慈母之愛,而是因為她能夠順利稱帝,得到朝堂大臣認可的關鍵點,也就在於她是唐高宗李治的正妻,是唐中宗李顯和唐睿宗李旦(李唐皇位第一第二繼承人)的母親。

唐中宗:李顯

為了保證這個後路不被動搖,她當然要把李淵、李世民的後裔們盡可能去殺戮,以絕後患,同時相應的,她也不可能在武氏皇朝的根基還沒有真正鞏固之前,就自絕退路,自取滅亡。

所以就算是生前反對她最激烈的章懷太子李賢,武則天也只是株連其長子,留了李賢其餘兩個兒子沒殺,囚禁在宮中,不時打罵泄憤。這也是權作備份,比如萬一李顯李旦還不肯老實聽話,這兩個血緣上的孫子,又可以從死棋變成活棋了。

正如那些如有必要、可以無情殺子的男性帝王,有生之年一樣在殫精竭慮地給自己屬意的繼承人鋪路。武則天同樣一直在武氏宗族中尋覓合適的繼承人。她之所以要逼死太平公主的駙馬薛紹,也是打算把女兒嫁給最優秀的侄兒,然後,自己的血脈自然就可以通過女兒和外孫,永遠留存於大周皇朝的後繼之君了。

武則天與太平公主

然而,此舉遭到了太平公主的變相抵制,她拒絕嫁給武則天心中的皇儲熱門人選,魏王武承嗣或梁王武三思,而選擇了武則天的堂侄、沒有政治野心的定王武攸暨,令武則天的打算落了空。

魏王:武承嗣

太平公主之所以選定才具和人望平庸,血統疏遠的武攸暨,就是表明她是絕不甘心做武氏皇朝「將來的皇后」,為武則天生下可以傳承其血脈的武氏繼承人,而是進可謀取皇嗣之位,退可表明自己仍舊是李氏公主的立場,爭取李唐舊臣支持。

而無論是武承嗣還是武三思,他們掌管權柄,參政許久,卻根本不能像當年武則天那樣,真正得到朝堂大臣到天下民心的認可。然而這兩人,已經就是武氏家族能力最強的人物了。

梁王:武三思

整個武氏一族的鐘靈毓秀全都集於一個女子身上,而男人們實在是硬扶也扶不起來,否則的話,別說能出個劉秀、李世民這樣的天縱奇才,哪怕只是腹黑的政治天才,如她丈夫李治那樣,武周代唐之事,歷時十五年時間,也就妥定大功告成了。

如狄仁傑這樣的人,哪怕充分認可武則天的才幹,感念她的知遇舉拔之恩,也支持她終身享有皇位,對武周代唐這個底線也終究不能接受。

狄國老關於母子姑侄之別這種話,對政治家原本是沒用的,只是此時的武則天已經心灰意冷,對武周代唐之事已經不抱希望了,權當最後放棄之前的安慰之語聽聽。

武則天捕殺大將,自毀柱石,導致邊疆丟師喪土,從整個國家角度看,當然是大錯特錯,從武周王朝的角度則無可厚非。只是武家人實在不成器,白費十幾年功夫無數顆人頭,又把江山拱手還了回去,這才難堪。

君主和一眾大臣相持了十幾年後,在除武氏一族之外,幾乎天下所有人的一致反對下,武則天終於放棄,大批帝國頂級軍政精英白白枉死,丟失的國土和將士也不能復活,終究又是何苦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