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皇權與相權的博弈,兩千多年來相生相克的一對「冤家」

自秦朝開始,中國便進入了大一統的帝國時代,中間雖有反復,但終究都歸於一統。在統一的朝代,最高權力似乎都掌握在皇帝一人之手,生殺予奪,全憑皇帝一人喜怒。而事實並非如此,皇帝雖為最高領袖,但其精力和能力畢竟有限,所以事實上他往往要與他人分享一部分權力。以維持國家的正常運轉。承接這部分權力的,通常是宰(丞)相,是故這部分權力稱為「相權」。

但對於皇帝來說,自是不願與人分享權力的,所以皇權不可避免地要與相權發生爭奪。可以說,中國兩千多年封建政治中的一個重要現象,便是二者的相爭史。

圖1 歷朝皇權與相權的博弈

一、漢武帝:皇權VS相權的1.0版

漢朝自建立伊始,便是一個中央政權比較分散的朝代:與漢高祖劉邦共打天下的能人眾多,可以說,作為皇帝的劉邦並不是能力最突出的一個,甚至不是出力最多的一個,所以他不可避免地要分出一部分皇權。這點從西漢朝廷的機構設置上可見一斑:當時的皇帝和丞相各有一個屬於自己的類似於「秘書處」的機構,而兩邊的組織卻大小迥異——皇帝身邊有六個部門,即「六尚」服務於皇帝身邊的各種事務;而丞相這邊共有十三個類似的部門,即「十三曹」。由此可見當時的丞相職權之廣泛。

到了武帝一朝,情況發生了很大變化,皇權開始「膨脹」:武帝先是創造性地提升了原本只屬於「六尚」之一的「尚書台」的權重和地位,使許多政事由尚書台做出決策後再交由皇帝本人裁定。因為尚書台的官員只對皇帝一人負責,而且多從皇帝身邊的親近之人中選拔,故他們與皇帝的利益關聯更加緊密,使用起來也更加得心應手。這樣一來就繞過了原本負責這塊的丞相府,使得相權不斷被削弱,而皇權由此加強。

圖2 劉徹(公元前156年 -前87年),即漢武帝

這種做法還導致了另一個結果,就是「中(內)外朝廷」之分:由於尚書台的權責不斷加強,使得以其為班底、圍繞皇帝本人而形成一個「內朝」;而原本由官僚系統選拔上來的那部分官員則稱為「外朝」。

但漢武帝的這種做法也產生了新的問題:就是中朝權力的過度膨脹。由於皇權的集中,使得許多事情由皇帝親自處理,但皇帝本人的精力有限,所以不得不把一些事情交由中朝處理,這有進一步助長了中朝的權力;而中朝里的許多官員都是由「非正常」途徑選拔上來,故常常會危及國家治理。這也是為什麼兩漢會不斷出現外戚和宦官輪流把持朝政的原因之一。

因此,雖然漢武帝加強了皇權,但同時又形成了新的「相權」。可以說,這是一個「1.0版本」。

圖3 宋太祖(927年-976年),即趙匡胤

二、宋太祖:從「獨相」到「群相」

在中國歷史上,宋太祖趙匡胤是個十分傳奇的人物:他通過「陳橋兵變」當上皇帝,後又通過「杯酒釋兵權」解除了內部軍事上的隱患。而在對待相權的問題上,他也可謂「另辟蹊徑」。

宋太祖的思路就是「分而化之」,即把相權盡量分散,避免其過度集中。具體來說,就是將原屬於宰相的行政、軍事、財政職權分割開來,從而在實質上削弱了宰相的決策權。

首先,在沿用「三省」體制的基礎上,分設中書和樞密院,分別掌控行政決策權和軍事管理權。這里重點介紹一下這兩個機構。

中書,全稱中書門下,為最高行政決策機構,其長官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即俗稱的「宰相」;後又設「參知政事」,相當於副宰相,並讓其與宰相共議政事;而後又要求二者輪流掌管相印,從而避免一人專權而妄為。

圖4 北宋專制主義集權官制體系示意圖

樞密院,最高軍事機構,長官為「樞密使」,另設「樞密副使」若干為副長官。樞密院雖為軍事機構,但其正副長官均由文臣擔任,與中書無上下級之分,也不一起朝議,而是各自對皇帝負責。從此,宰相不再掌握兵權。

與此同時,宋太祖還設立度支、戶部、鹽鐵「三司」,掌管財政,其長官的地位僅次於副宰相和樞密使,不受宰相直接管轄。

由於「兩府三司」的開創性設置,使得相權難以獨大,令各個機構互不統屬又相互牽制,更便於皇帝掌控。

如果說漢武帝是「架空」宰相而奪權的話,宋太祖則是通過分權來「攤薄」相權。但這種做法同樣也有弊端:由於分權導致官僚機構增多,整個官僚隊伍迅速膨脹,使得北宋中後期的「三冗」(冗官、冗兵、冗費)問題十分突出,給國家財政背上了沉重的負擔,加上與遼、金的數次戰爭,使整個帝國不堪重負,最終轟然倒塌。

圖5 明朝中央集權制

三、明朝:皇權與相權的「拉鋸」

明朝最初沿襲元代制度,設中書省,置左、右丞相。洪武十三年(1380年),明太祖朱元璋廢中書省和丞相,將中書省之權歸於六部。這就相當於把最高決策權又收歸於皇帝,使「六部」沒有了主管機構,而直接對皇帝本人負責和匯報。也即是說,由皇帝直接掌管六部之事。在這種條件下,皇帝相當於兼任了宰相的職務。至此,皇權政治達到了頂峰。

但明太祖也遇到了和漢武帝同樣的問題:軍國大事非同兒戲,皇帝即使再能幹,也不可能「樣樣精通」、「面面俱到」。於是,「內閣」制應運而生。

內閣,設於明太祖時期,最初僅是做為顧問機構存在。隨著形勢的變化,內閣的權力不斷增加:明成祖時,內閣開始參預政事,即議事權開始增加;仁宗、代宗時,六部的尚書開始「入閣」,即執行權也歸於內閣;明世宗時,更將內閣大學士的朝位班次列於六部尚書之前。至此,原「三省」 中的中書省個尚書省的職權盡屬內閣。可以說,內閣就是實際上的宰相,並能對皇帝產生相當大的影響。經過一百多年,明代的相權又「蓋過」了皇權。

圖6 清朝官制表

四、軍機處:皇權頂峰和相權沒落

軍機處,創設與清朝雍正年間。雍正即位後,有感於年羹堯和隆科多的教訓,開始構思創設一個政治機構,這個機構只服務於皇帝,並又皇帝任命。雍正七年,軍機處成立。

在軍機處成立後,原有的議政王大臣會議、內閣被徹底架空,所有權力集於皇帝之手。軍機處的負責人稱為軍機大臣,由皇帝挑選內閣中的大學士、各部尚書、侍郎等親信大臣擔任。雖然名義上到軍機處上班是兼職,但軍機大臣都在軍機處辦公。

自軍機處設立後,軍國大事概由軍機處負責。用兵時,由軍機大臣制定戰略方針,皇帝批准後,發往前方;前方將領的請示,經由軍機處討論後,奏報皇帝批准,再發往前方。

圖7 清朝軍機處內景之一

同時,為防止軍機大臣獨大,軍機處亦設軍機章京若干。軍機章京負責的事務很多,如擬定諭旨、參與案件審理等。其中,擬定諭旨一項堪稱要害:一方面,它有利於軍機大臣專一於軍政事務,提高軍機處的工作效率;另一方面,讓軍機章京參預機要,可以分走一部分軍機大臣的權力,避免出現大權獨攬的情況。

由於軍機處不是正式機構,軍機大臣也非正式官職,故其一開始就不具備威脅皇權的基礎。同時,只有皇帝最親信的人才能進入軍機處,而軍機大臣處理的事務均由皇帝交付,所以他們體現的只能是皇帝本人的意志,而不具備任何主動性。故終大清一朝,從未出現如張居正、王安石般的權臣或名相,即便有權勢過人如和珅者,也只是靠討好、諂媚於皇帝而得勢,根本談不上對皇權的制約。

至此,中國歷經兩千餘年的專制政治達到頂峰,皇權徹底壓過了相權。

文:愛影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